房入邊部電腦…

一直播緊咸片…

而家姐…

佢竟然淨係着咗條底褲,同戴咗對bra…

以奇怪嘅姿勢訓喺張床上面。





究竟發生咩事?

家姐從來唔會係屋企着到咁。

「係唔係細佬?」家姐半睜眼,氣若浮絲咁問。

佢面色泛紅…應該係飲醉酒。

我有啲驚咁問:「家姐,你發生咩事?」





佢開始哭喪臉咁講:「阿煒…佢唔要我…」

「吓?佢俾綠帽你戴?」我驚訝咁問。

「唔係呀…佢話成日扑嘢好辛苦…仲鬧我係臭妓女…」

我搖頭嘆息。

「你嘅性慾有咁強咩?」我忍唔住問。





「係呀…」

果然係酒後吐真言。

一輪沉默。

家姐開口講:「細佬…不如你嚟幫我…」

「咩話?」我唔係好明白家姐講咩。

「幫我…解決啱啱我嘅問題…」

What the fuck…

佢嘅意思即係…





要我同佢扑嘢?

我急忙講:「家姐你飲醉酒,好好休息下啦。」

然後打算轉身離開…

「細佬…」

我回頭一望。

只見家姐將剩低嘅衫都除埋…

一絲不掛進入我視線…





佢玲瓏浮突嘅身材盡露喺我眼前…

睇嚟…家姐真係認真嘅…

佢似乎真係好有需要解決…

「幫我…解決下…今日我安全期…」

家姐擺出一個誘人嘅姿勢。

我個腦開始一片混亂。

「咁樣唔係幾好喎…我未夠年齡…仲有會係亂倫喎…」我含含糊糊咁講。

「唔驚啦…冇人講出去冇人知…」





我支支吾吾咁講:「但係…我哋係姊弟關係…」

「你當係幫下我啫…可以有性冇愛㗎…你望下你下面…」

我望下我條褲,發現我原來已經扯起左旗。

呢一刻忽然有一鼓衝動,想撲落家姐度。

自己不知不覺間行前咗幾步。

自己口入面話唔好,身體卻好誠實。

「細佬…你就當幫下我…求下你…」





面對家姐嘅誘惑,我心入邊嗰鼓衝動越來越大。

「咁…我唔客氣啦…」我控制唔到自己,講出呢句話。

身體一邊顫抖咁慢慢向前行…

腦袋一邊嘗試尋找克服自己衝動嘅理由…

犯法…?亂倫…?阿琪…?

係喎,如果我真係咁樣做…

阿琪會點樣諗我?

我會唔會好對唔住佢?

撇除姊弟關係…家姐雖然真係好正…

但係…我心入邊嗰個唔係佢…

而係阿琪…

我停住咗腳步。

「細佬…你做咩啊…快啲過嚟啦…」

「家姐,都係對唔住啦…我唔可以咁做。」我深感歉意咁講。

擰轉頭,頭也不回咁跑出房間。

走去廚房,擸咗罐啤酒,一飲而盡。

然後跑返入自己間房,就倒頭大睡。

***

「起身啦,已經十點啦。」

我打開雙眼,見到家姐喺我面前。

我嚇咗一跳,家姐佢又…

「呃…你唔記得…尋晚發生咩事?」我戰戰兢兢咁講。

「吓?尋晚我六點就瞓咗,你唔係返到屋企嘅時候,我已經瞓咗咩?」家姐疑惑咁講。

應該…佢飲得太多酒,咩都唔記得晒。

咁樣仲好。

「冇…冇嘢啦。」

家姐以奇怪眼神望住我。

「細佬你今日咁奇怪嘅?幫你煮咗早餐,快啲刷牙去食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