喺我等待嗰個約定嘅同時…

三日後嘅中文堂。

「何諾恆,蔡永源,你哋兩個企起身。」

中文老師鄧sir一入班房就叫人企起身,似乎準備要鬧人。

阿恆一面無辜咁望住我哋企起身。





到底發生咩事?

鄧sir打開投影機,將兩份工作紙俾全班睇。

嘩…

兩份工作紙嘅答案完全一模一樣,錯別字都錯埋同一隻字。

「我懷疑你哋兩個其中一個抄功課。」鄧sir嚴肅咁講。





企起身嘅蔡永源默不作聲。

佢係葉仆街嘅仔,上堂經常發夢,功課經常交唔齊,成績全班墊底,真係唔知佢點解會入到A班。

或者…係靠關係入?

總之,阿恆平時好認真做功課,咁今次應該都係蔡永源抄功課。

但係…阿恆點解會無啦啦借功課俾佢抄?





阿恆即係舉手。「阿Sir,我冇抄人功課,我都冇借份功課俾人抄。」

Ada亦都舉手講:「我收功課嘅時候,何諾恆係準時交,而蔡永源去到小息先交。」

Ada係中文科長,佢幫阿恆證明咗佢嘅清白。

如果蔡永源去到小息先交,抄功課嗰個毫無疑問係佢。

鄧sir好嬲咁咆哮。「蔡永源!你知唔知呢份功課我俾咗一個禮拜你做,你唔做不特止,仲要抄人功課,你讀咩書啊!」

佢鬧人,我哋已經見怪不怪。

就連我都俾佢鬧過。

呢個時候,有個女人喺出面走廊停下腳步…





Oh holyshit…

係葉仆街。

佢打開我哋班嘅房門。

「呢班發生咩事?」佢疑惑咁問。

葉仆街嚟到,一定冇好嘢。

「Miss Yip,你嚟得啱啱好,阿蔡永源佢抄同學功課。」鄧sir話。

「抄咩功課?」





「你睇下屏幕。」

突然有一種不祥嘅預感…

葉仆街望向屏幕,搖一搖頭講:「冇可能喎,我明明前幾日望住永源喺屋企做呢份功課。」

What the fuck…

咁即係話…

但係蔡永源仍然低頭,冇一絲喜出望外嘅表情。

鄧sir一面茫然咁講:「咁…到底係邊個抄功課?」

葉仆街露出冷酷嘅眼神。





「當然係另外一位同學啦。」

阿恆即刻反駁:「我根本冇抄過功課!」

葉仆街以斥責嘅語氣講:「同學,而家係咩態度同老師講嘢?而家證據確鑿,你點樣解釋?」

Ada幫阿恆出聲:「冇可能,明明佢係準時交,得你個仔遲交喎。」

竟然發生咁嘅事…

不過我相信阿恆。

唔通係…葉仆街講大話,幫佢個仔脫罪?





阿琪戰戰兢兢咁舉手:「老師…我相信只係一件誤會,我以班長之名保證何諾恆從來唔會抄功課。」

葉仆街話:「呢兩位同學,你哋頂撞老師,唔係想記過?」

仆你個街…

阿琪咁好語氣同你講,都算俾面你啦,你咁樣鬧翻佢轉頭都得?!

我即刻好火滾咁拍枱。

全班以詫異嘅眼神望住我。

我破口大罵:「你個垃圾教畜,你上屈完我都唔夠,依家仲要幫住自己個仔,老屈我嘅同學,你簡直唔配做老師!」

葉仆街竟然俾我嘅氣勢嚇得有啲面青口唇白。

佢似乎身有屎。

葉仆街有啲口窒咁講:「呢位同學你好大膽…你同埋啱啱嗰三個同學放學訓導處見我,我而家要開會,一陣先處理你哋。」

跟住佢就急急腳離開班房。

佢好嘢…

中文堂係最後一堂,落咗堂之後…

阿正走埋過嚟,氣憤咁講:「一睇就知葉仆街屈9阿恆!」

阿琪沮喪咁講:「咁而家點算…真係要落去見佢?」

阿恆話:「當然唔好啦,唔好俾佢先下手為強,我返去搵證據證明我係無辜。」

於是我哋幾個放學攝手攝腳咁,喺學校後門打算離開。

點知…

「你哋幾個唔係要嚟見我咩?諗住偷走?」

仆街了…葉仆街喺我哋後面出現。

我哋當然會就咁俾束手就擒。

三十六計,走為上着。

我即刻拉起阿琪隻手跑出學校門口。

點知Ada俾人嚇呆咗,企喺度唔郁。

「同學你好大膽!竟然打算逃走?」

眼見葉仆街就快追到埋嚟…

阿恆只好拉起佢隻手,拔腿就跑。

Ada一面又驚訝又有啲驚喜…

離開咗學校範圍之後,我哋氣喘喘咁停低。

阿琪擔心咁問:「而家搞到咁嘅地步…我哋會唔會有事㗎?」

Ada話:「唔驚,反正有全班做證,我哋冇做錯過咩。」

阿恆有啲內疚咁講:「真係對唔住,搞到大家咁麻煩。」

我忽然諗到一樣嘢。

「我諗到一個計劃,所謂解決唔到問題,就解決提出問題嘅人。」

Ada問:「即係…?」

「就係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