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到星期四。

首先係我哋2A班對2D班。

呢場…以我哋嘅實力,唔炒對手十球,就當係輸。

不過…

只見觀眾席上阿琪舉起一塊寫住「男神軒加油!」嘅紙板幫我打氣。





我望住佢揮手尷尬咁笑咗笑。

使唔使咁呀…

回過神嚟,我返返去同隊友討論戰術。

阿恆話:「今次不如嘗試下啲新嘢。」

我話:「好啊,不過試乜嘢?」





阿正話:「我有個提議,你哋有冇聽過巴塞隆拿當年聞風喪膽嘅tiki-taka?」

阿恆話:「你都On9嘅,邊有可能冇聽過,不過呢個值得一試。」

我話:「好啊,記住淨係可以one touch。」

其中一個肥仔後衛疑惑咁問:「喂…你哋講緊係乜嘢?唔係好明。」

我擺擺手。「唔使你哋明,總之做好防守就得啦,進攻我哋搞掂。」





Patrick期待咁講:「嗱,信你哋㗎,一陣睇你哋表演。」

排好陣,球證係2B班嘅唔知邊個。

開波了。

阿正傳個波比我,我慢慢退後迎波。

以我嘅習慣,一定扭幾下再傳出去。

不過今次唔同…

對面隊迫上嚟,諗住搶我波。

以為我會扭?





大錯特錯。

我一下後腳,傳咗俾後面嘅阿恆。

然後即刻跑向右邊。

阿恆即刻塞個短直線俾我。

我已經走空晒,冇人mark。

阿正走埋嚟,我傳咗粒波俾佢。

佢再傳返比我,來回傳幾下又過咗一個後衛。





阿恆走埋上嚟,我傳粒波俾佢。

佢即刻彈咗粒波俾走咗落底線嘅阿正。

喺冇人防守嘅情況下,窩利傳中。

我再一次失驚無神咁避開兩個後衛嘅防守,走到嘅位諗住頂頭槌。

龍門走出嚟,諗住擋我頭槌。

太天真了…

我頭槌二傳俾側邊嘅阿恆。

佢輕鬆頂入空門。





咁就一球啦,輕鬆。

阿恆選擇唔慶祝,快啲執返粒波返去開波。

贏緊都仲要趕住執波,我發覺我哋都幾寸下。

只聽到對手隱約講:「點算啊…打唔到喎…」

啱啱嗰球入球,用咗26秒完成。

途中我哋傳咗10下,全部一腳過,冇控過波。

而對手完全係冇掂過粒波。





之後慢慢再入多幾粒波,又係用同一招。

我入咗兩球,阿正入咗兩球,阿恆入咗一球。

有個肥仔後衛甚至忍唔住衝上嚟頂頭槌,都入咗一粒。

由於入球太多,我就唔每一球都講解下啦。

對手完全踢唔郁。

佢哋基本上連我哋三個都過唔到。

後面嗰三個肥仔同Patrick根本上係企喺度食花生。

有兩球佢哋試下長傳。

有一球俾其中一個肥仔頂贏。

另外一球直接出咗界。

簡單講一句,對手而家俾我哋屌打緊。

好似曼聯炒修咸頓九比零咁,佢哋就同修咸頓一樣,毫無還擊之力。

我話:「下半場換個打法,我都要交下功課俾阿琪。」

今次改一個型啲嘅踢法。

一定可以令阿琪睇到更加鍾意我…

我要出必·殺·技啦!

對唔住,2D班,但係我下半場會繼續認真咁贏你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