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一場四強賽完咗。

正式宣佈,我哋贏咗二十比零。

咩話?二十比零?

我都覺得我哋簡直係痴咗線,竟然喺60分鐘來炒咗對手二十球。

有啲似少林足球嗰套電影咁,周星馳嗰隊炒山西豆腐隊四十球。





實力完全太過超晒班。

同對手握完手之後,我哋行出場外。

即刻受到一大班「粉絲」歡迎。

唔止係我哋班,仲有其他班,甚至其他級嘅女仔。

「你啱啱好型呀!」





「係男神啊!」

「真係~又靚仔踢波又勁。」

甚至有人攞喺手機,問可唔可以同我影相。

面對眾多「粉絲」嘅要求,我當然來者不拒。

不過,我之後要搵返阿琪。





我慌忙喺人群中尋找佢。

唔見人。

眾裏尋他千百度。

回頭一望。

那人卻在。

燈火闌珊處。

只不過唔係「那人」。

淨係見到「男神軒加油!」嗰張紙板。





擺咗喺觀眾席度。

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跑上課室搵佢。

只見阿琪孤零零咁坐喺課室。

我慌忙跑入課室。「你冇事嗎?」

阿琪見到我,即刻開心起嚟。

「足球界男神啊!可唔可以同你影張相?」

似乎佢係特登扮啱啱嗰啲「粉絲」。





「Why not?」我講。

阿琪嘟起個嘴。

「喂,你啱啱對住你嗰啲女粉絲,你開心飽啦?」

唔通…佢見到我俾一大班女仔圍住,所以呷醋?

「唔開心呀,佢哋又唔係你。」我嘗試氹番佢開心。

「好啦。」佢簡單回答。

點解…我覺得阿琪今日有啲奇怪?

「阿軒,你過嚟一下。」佢突然講。





我行過去。

「你今日做乜嘢啊?係唔係有啲唔妥啊?」我問。

阿琪忽然攬住我。

我不禁漲紅咗面。

「俾啲溫暖我,我好凍。」佢喺我耳邊細細聲講。

原來如此…

「生理期?」我問。





佢點點頭。

呢個時候…

班房門口俾人打開。

我哋班啲人吵吵鬧鬧咁衝咗入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