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正話:「喂,搵極你都搵唔到,原來喺呢度偷情!」

我同阿琪尷尬咁互相彈開。

阿恆話:「比賽完咗,我哋贏咁多球,佢哋話一齊去慶功喎!」

班房爆出一陣歡呼聲。

我搖搖頭咁講:「入決賽姐,濕濕碎,使乜去慶祝,決賽贏埋先啦。」





Patrick話:「好啊,咁決賽我哋贏到,我就請大家食飯!」

即刻好多人拍手叫好,有啲人仲大聲嗌:「聽者有份!」

之後我哋班落咗去參與埋女子組嘅閃避球之後,就返歸啦。

阿琪今日有啲唔舒服,所以冇落場,淨係坐咗喺觀眾席度同我一齊睇。

比賽結果,我哋班輸咗,只可以打季軍戰。





返屋企路上, Patrick同我哋講:「你哋三個今日踢得咁勁,有啲似三個球星。」

阿恆疑惑咁問:「邊三個呀?」

Patrick話:「有啲似荷蘭三劍俠。」

阿正疑惑咁問:「邊個嚟㗎?」

我話:「咪就係打FlFA嗰三個好勁嘅荷蘭傳奇囉。」





荷蘭三劍俠,係指1980年代末期,喺AC米蘭踢波嘅三個超勁荷蘭球員,分別係雲巴士頓(Van Basten)、古烈治(Gullit)同埋列卡特(Rijkaard)。

佢哋曾經喺同一屆金球獎選舉入邊,包辦晒前三位。

絕對係球壇嘅一流名宿。

阿恆話:「咦,咁又幾似喎,但係邊個打邊個呢?」

Patrick話:「梗係你似列卡特,一樣都係打防中。阿正就似雲巴士頓,射門一樣咁勁。阿軒當然就係古烈治啦,兩個都咁鬼高。咁如果佢哋喺荷蘭三劍俠,你哋不如叫做2A三劍俠。」

阿正豎起手指公。「咦,呢個綽號幾正喎,反正雲巴士頓比古烈治勁啲,都代表我勁過男神軒。」

我冇好氣咁反咗一下白眼。「你真係唔識貨,古烈治咩位置都踢得,先係最勁呀。」

阿恆話:「你哋兩個都弱智嘅,我先係最勁。」





我同阿正同時講:「收皮啦你。」

阿琪若有所思咁講:「不如我又幫你哋整一塊三劍俠嘅紙牌,到時幫你地打氣啦。」

阿正笑吟吟咁講:「好啊,記住寫埋足球界男神王子軒,等佢啲小迷妹興奮下。」

我苦笑咁講:「佢哋興奮,我唔興奮。」

阿琪嘟起嘴講:「小心你一陣比佢哋迷走咗…」

「邊會姐,你放心啦。」我搖頭嘆息。「不過,有咁多小迷妹,我都冇辦法㗎,邊個叫我咁靚仔。」

我哋各自返屋企之後,我即刻喺屋企練下tik波。





希望聽日可以贏啦。

因為似乎會有個好勁嘅對手…

***

第二日。

放咗學之後,又去到熟悉嘅球場。

觀眾席上,阿琪同Ada舉起兩塊紙牌。

佢真係整咗塊「2A三劍俠加油!」嘅紙牌。

仲要畫埋我哋嘅樣上去。





畫得我尤其靚仔。

我不禁泛起微笑。

今日嘅對手將會係2B班。

望一望對手嘅人馬…

果然有佢…

「殺人王」梁大軍。

呢個梁大軍,係我哋校隊嘅成員。





佢同我差唔多高,大大份,不過踢後衛。

佢除咗防守技術幾唔錯之外,仲要出名踢波勁茅。

佢踢波成日剷傷人,試過兩次喺學界比賽攞紅牌。

就算係訓練嘅時候,佢都唔會收腳。

所以我哋幫佢起咗個外號,叫做「殺人王」。

我未見過有人可以扭過佢,因為如果佢防唔到對手,就會格硬扯低佢。

其實教練唔係好鍾意用佢,只不過隊長阿傑離開校隊之後,我哋缺少後衛。

雖然2B班冇其他校隊成員,不過呢個梁大軍已經得人驚。

班際足球比賽決賽,三劍俠大戰殺人王。

我哋屏息靜氣,等待比賽開始。

「嗶~」

哨子聲一響。

比賽開始。

阿正一傳個去後面,對手成隊即刻衝上嚟。

唔通呢個就係傳說中嘅「雪崩戰術」?

面對成班人沖緊上嚟,我只好將粒波傳俾最後嘅Patrick。

Patrick即刻驚到踢走粒波。

出界。

咁就失去咗控球權。

雖然對手實力應該唔太強,不過踢慣進攻足球嘅我哋,好少面對高壓逼搶。

所以呢場可能會踢得唔輕鬆。

大軍依然企喺後場,指揮隊友上前。

既然如此,我決定改一改踢法。

我企後少少去防守,淨係等阿正一個上前進攻。

對手冇勁嘅前鋒,全部人走晒上嚟,如果打防守反擊應該係最好選擇。

阿恆大叫指揮隊友:「大家退後啲,等佢慢慢攻過嚟!」

果然,對手技術一般般,只係嘗試喺底線爆落去。

俾我哋截到之後,我衝上去前場。

阿恆大腳長傳,阿正準備接應…

點知後面殺出咗一個大軍。

佢成份撞落阿正度,然後頂走粒波。

喂!犯規啊!!!

呢個殺人王真係好凶險。

粒波仲未出界,大軍企返起身將粒波傳咗比隊友。

阿正瞓咗喺地上面。

而球證仲未有任何表示。

我即刻跑上前同球證理論。

「球證!犯規喎!」

球證展示交叉手勢。「合法碰撞,冇犯規。」

我不忿咁講:「咁樣特登撞落去都冇犯規?球證你係唔係眼殘㗎?咁都唔吹咁你幾時先吹呀?」

球證諗咗諗,吹哨子暫停比賽。

然後舉起張黃牌。

唔係俾大軍,而係俾我。

有冇搞錯!你犯規唔吹,睇返你要吹就俾張黃牌我,係唔係收咗錢?

我好衝動咁想衝前繼續同佢理論。

點知阿恆過嚟撳住我。

「唔好同佢再拗啦,個球證傻㗎,小心攞紅牌啊!」

我冷靜落嚟,唸唸有詞咁低頭鬧咗幾句。

爭啲唔記得阿正仲瞓係地上。

我哋即刻去睇吓佢嘅情況。

阿正痛苦咁講:「啱啱落地嗰下拗到隻腳,有啲痛。」

阿恆話:「我哋慢慢扶你起身,睇下行唔行到。」

佢起咗身之後行咗幾步,應該就冇咩大問題。

比賽繼續。

我哋繼續退後防守。

對手罰球斬埋嚟,我輕鬆咁頂返俾Patrick接實。

既然對手全部上晒嚟,開始打反擊啦。

Patrick將粒波掉俾阿正。

阿正傳波俾我,我開始邊路推進。

扭過一個人之後,我傳波俾上緊前嘅阿恆。

阿恆踩定粒波,準備轉方向…

說那時快,大軍已經飛過埋嚟。

一下將粒波剷飛起咗。

皮球向我側邊飛緊埋嚟…

後面就係觀眾席…

出於自然反應,我即刻插水式飛身頂走粒波。

落地嗰一刻,觀眾席傳嚟「哇!」嘅聲音。

我回頭一望,見到觀眾席都係2B班嘅人。

包括阿善同紫紫。

紫紫面紅咁暗住塊面,似乎有啲驚慌。

唔知係因為佢爭啲俾粒波省中。

定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