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繼續。

係我哋嘅界外球。

我一掉出去,大軍即刻又衝上嚟。

啱啱俾佢撞一撞嘅阿正驚到即刻將個波傳走。

結果比對手截到。





「回防啊!對手打反擊啊!」我大喊。

對面嘅中場大腳長傳俾佢哋嘅前鋒。

但係佢控定之際,我哋嘅後衛將粒波清走。

角球。

我走入禁區mark人,利用我嘅身高優勢防止對方攻門。





大軍都走上嚟。

我當然盯住呢個可惡嘅對手不放。

對面嘅翼鋒大腳一斬。

粒波飛到有啲高。

作為全隊最高嘅人,我當然要率先將粒波頂走。





我一下跳高…

點知,皮球係我頭頂掠過。

Oh Shit…

後面嘅大軍攝咗我後面嘅位。

佢側身一頂。

皮球直飛網窩。

0-1。

當我們眼白白咁望住係網入邊嘅足球,大軍就衝咗去慶祝。





慶祝完之後,仲要以一個不屑嘅眼神望看我哋。

豈有此理…

呢個可恨嘅對手激嬲咗我。

都激起咗我嘅戰意。

今場比賽,我哋一定要反敗為勝。

一定唔可以俾佢再咁得戚。

中場我哋開波。





我哋三劍俠定立咗一個策略。

而家開始,自己推進,見人就扭。

不過如果大軍殺到上嚟,就傳走粒波。

阿恆攞到波,fake過咗對手嘅前鋒。

見大軍跑緊過嚟,就傳粒波俾我。

我又係推落底線。

見到有後衛埋緊嚟,就用一招朗拿度扣球過咗佢。

準備推大位射門…





只不過大軍已經跑到過嚟。

如果喺呢度射,好大機會俾佢封咗到…

忽然見到阿正加速走位。

眼見大好機會,我裝作射門。

大軍成個人挨向右邊。

佢中計了。

我即刻喺射門嘅前一刻停頓。





然後即刻用腳趾尾彈粒波俾阿正。

阿正空晒,冇人mark。

佢準備起腳拉弓射門…

大軍即刻轉身。

飛鏟埋去。

喺大軍即將飛到嗰一刻,阿正完成射門動作。

皮球急勁咁飛向死角…

龍門飛撲都掂唔到…

「砰!」

中柱彈出啊…

似乎阿正呢球攞得太盡。

只不過。

飛鏟緊嘅大軍仍然未停低。

「啊!!!」

隨住阿正一下大聲尖叫,佢俾大軍鏟到人仰馬翻。

觀眾席上嘅阿善尖叫。

阿正喺地下碌黎碌去。

有冇搞錯!

仆你個街大軍,咁樣剷落去都得?

十二碼啊!!!

我即刻向球證投訴。

個死人球證話:「你個隊友已經踢咗個波出界,呢球冇十二碼。」

我不滿咁講:「咁樣剷落去,好容易會斷腳,連犯規都冇?至少俾番張紅牌啦!」

黑哨球證冇理我,示意龍門球。

嗰下真係好嬲。

想走過去打個球證。

阿恆阻住我。「你已經有一張黃牌,唔好咁衝動,冷靜啲!」

然後佢自己走咗去鬧個球證。

結果得到一面黃牌。

呢個時候,阿善衝咗入球場。

我同佢一齊檢查阿正嘅傷勢。

「好痛…」阿正不斷呻吟。

見到佢腳腕嘅位,腫到成隻豬蹄咁。

唉…

睇嚟佢都係唔可以繼續比賽啦。

我臨時喺觀眾席度,搵多個我哋班嘅男仔換入。

隨着阿正嘅離場,我哋三劍俠嘅合作暫時告一段落。

意味着,下半場得返我同阿恆兩個主力。

仲要落後緊一球。

雖然如此。

我都唔可以輸。

除咗要為阿正報仇之外。

更加係唔可以喺阿琪面前輸。

殺人王,你睇住嚟。

你上半場剷得咁開心。

下半場我就要你俾我哋羞辱一番!

上半場完咗,我離場休息。

我同阿恆講:「條友真係痴線㗎!」

阿恆話:「係囉,有冇搞錯,咁樣踢傷人,犯規都冇?球證真係黑哨!」

阿琪擔心咁講:「阿軒,你一陣要小心啲,唔好俾個垃圾整親。」

我話:「下半場,我會出我嘅終極武器。」

阿恆有啲驚訝咁問:「吓,你平時好少用嗰招喎。」

我冷笑:「睇住嚟。」

下半場,到我真正爆發嘅時候。

球王軒,歸位!

對手開波。

大軍即刻長傳。

我退後防守,頂贏對面嘅前鋒。

粒波俾咗阿恆,佢塞咗一球直線。

過咗半場少少。

我向右邊推大位。

只見大軍跑緊埋嚟。

我唔打算單對單突破啦。

右腳拉弓。

腳指公一下踢落個波嘅側邊。

射出嗰一刻,猛力扭轉腳腕。

呢一招就係「香蕉球」。

亦可以被稱為「腳趾公拉東」。(作者嘅筆名😛)

呢招好多人用,望落去好老土。

所以我平時唔多用。

只不過,佢發揮出嚟嘅實力,先係最勁嘅。

喺關鍵時刻,唔好再諗展示球技。

贏咗佢就算啦。

大軍嚟遲一步。

皮球喺佢頭頂飛過。

喺空中畫出一條美麗嘅弧線。

就好似雨後嘅彩虹,彎得如此漂亮。

雖然看似偏離目標,但係粒波喺接近底線時候突然改變方向飛向龍門。

對手嘅龍門飛撲去死角。

但係都掂唔到粒波。

眼見就快飛入網之際…

***

咁啱講到我嗰招「腳趾公拉東」,心血來潮想講下我嘅筆名。

一開始喺紙言寫文嘅時候,改過幾次筆名。

但係都唔啱我心水。

直至諗到呢個「腳趾公拉東」,先一直沿用到而家。

相信如果各位讀者都有踢開波,一定知咩叫「腳趾尾拉西」。

「腳趾尾拉西」就係用自己嘅腳趾尾抽落粒波度,製造旋轉。

然後粒波就會飛出去。

向外面彎走。

呢一招如果學識,喺比賽中用,一定好多人話你勁。

只不過,「腳趾尾拉西」除咗難學之外,實用性亦都唔高。

雖然觀賞性的確係比較高。

但係失誤嘅機率,或者係旋轉嘅威力,除非你掌握得勁好,否則好少人會喺比賽中用。

「腳趾尾拉西」嘅相反,就係「腳趾公拉東」,即係所謂嘅「香蕉球」。

即係用腳趾公踢粒波出去,粒波會向內旋轉。

呢一招,基本上99%踢過波嘅人都識得用。

就算你係初學者,練幾次都會識。

「腳趾公拉東」非常之簡單,就算識得用,都唔會有人話你勁。

只不過,佢簡單得嚟,發揮到嘅威力又好大。

係比賽中嘅實用性,一定比「腳趾尾拉西」高。

有好多金球,都係用呢一招射入。

好多人嘗試用新技術,展示自己嘅球技。

但係獲得真正勝利嘅,往往將簡單嘅技術發揮到極致嘅人。

我係一個中五嘅學生,自問文筆比一般更加一般。

係一啲專業作家嘅對比下,我一條毛都唔算係。

寫文嘅目的,除咗係為咗自娛,訓練寫作之外,最重要係想帶俾讀者一啲娛樂。

我寫作嘅能力,淨係可以駕馭到一啲好簡單嘅寫作技巧。

就好比踢波嘅時候淨係識用「腳趾公拉東」呢招雕蟲小技。

不過,我希望可以透過我簡單嘅文筆。

寫出一啲唔平凡嘅故事。

即使文筆唔出眾。

都希望可以為各位讀者寫一篇好故事。

為大家喺亂流下帶嚟快樂。

再次衷心感謝睇到嚟呢度嘅讀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