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

我苦笑。

佢係想點?

「佢叫我嚟,係想解釋返,之前嘅事。」阿正話。

仲有嘢可以解釋咩…?





算,等佢講咗先。

「你講啦。」

「其實呢…佢哋兩個之間嘅事,唔係你諗得咁簡單。」

我無奈咁講:「吓,唔係就係佢唔話我知,自己約個女仔去拍拖,令我帶咗一頂綠帽咩?」

「唔係唔係…」阿正慌忙解釋。





「其實呢…嗰個女仔係佢小學嘅初戀情人。」

吓……!

乜…我唔係阿軒嘅初戀咩?

我仲以為佢係A0!!!

點解佢唔同我講㗎?





有冇搞錯啊!

咁大件事點解似乎得我一個唔知???

「Errr…阿琪?」

電話內阿正嘅聲音,令我喺迷糊嘅腦海中醒起嚟。

「喺度喺度…」

阿正話:「其實呢…嗱戴定頭盔先,我係跟阿軒咁樣講嘅。」

「好,你講啦。」

「佢話呢,嗰日係去書店買練習嘅時候,咁岩撞見佢。」





嗯,的確我係本身約咗佢去書店。

咁喺書店撞到熟人都唔出奇啦…

至少佢唔係故意約佢出嚟。

「跟住佢哋兩個一齊食飯啦。點知之後…」

「之後點啊?」我緊張咁問。

「阿軒話,個女仔喊住咁同佢講,佢放唔低佢哋之間嘅感情。」

我啞口無言。





會唔會太快啊…

咁啱撞見,跟住就話想復合。

我打斷阿正嘅說話。「咁你信唔信佢講嘅嘢?你唔覺得成件事有啲唔合邏輯咩?」

「其實我都係咁諗,件事太離奇。」

阿正頓咗一頓。

「不過,我相信阿軒。」

我而家心中有百般疑問。

「咁你又解唔解釋到,點解佢會唔推開個女仔?」





阿正話:「大佬呀,佢當街無啦啦推開個女仔,唔係會顯得好核突咩?」

我話:「吓,邊會呀?有個變態佬過嚟攬住我,我都會即刻推開佢叫救命啦。」

「但係嗰個係佢好熟悉嘅人嘛,唔係一個三唔識七嘅人啊。」

「再講啦,無啦啦比個我識嘅人攬住,我都會被嚇得不知所措,邊有人會即刻推開佢啫,除非本身對佢好厭惡。」

好似又有啲道理嘅…

「你望見佢哋攬咗幾多秒呀?」

「5秒左右啦。」





「咁咪就係囉,成件事顯得正常返未?」

「咁…我都唔可以排除佢其實係想同個女仔復合,根本佢哋想攬埋一齊。」

「哈哈哈…」阿正笑住咁講:「救命…」

我不滿咁講:「講緊正經嘢呀,笑咩啫?」

「其實你知唔知道,阿軒有幾鍾意你?」

咩話…

「你講啦。」

「佢平時咪就對住我哋寸寸貢咁,成日懶型咩?」

「Errr…係呀,佢對住我好多時都係咁。」

「你有所不知啦…」阿正嘅語氣突然變得有啲狡猾。

「吓…咩話?」

「佢對住我哋,一講起你呢,就變到成個癲佬咁。」

「即係話點啊?」

「會成日唔自覺咁傻笑,心不在焉咁。成日都會話你好可愛,好得意,變咗成個女仔咁。」

我聽咗啲咩…

原來阿軒都有咁嘅一面…?

「仲有好多其他㗎,不過我就唔講啦,等你自己去發掘下啦。」

我一面茫然咁講:「點樣發掘?」

「咁梗係你快啲搵返佢先啦,佢話你已經唔理佢,佢唔知點算好。」

「哦…好啦。」

阿正叮囑我:「千其唔好將我啱啱同你講嘅嘢,講俾佢聽,唔係嘅話佢實殺咗我。」

「哈哈好啊,我唔會講嘅。」

「阿軒係一個好男人,你絕對冇睇錯人,信我。」

「我信你…而我去搵佢,拜拜。」

阿正唔知嘅係,我現時已經流下眼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