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話說,今日或曾經發生的事...





話說我曾經是在銀行分行工作的,每天番工都接到不同的人,大部份都是老人,也有年輕人的,但絕大部份是老人。當然正常一個中年/年輕人不會經常來銀行,有正職是自然不過的事。

我想說的是很多老人是很有趣的,有些每天來拿現金,然後說:「無錢啦,無錢啦,比人攞哂D錢。」

如果認真問他們是誰來拿他的錢,會說是屋企人偷哂佢既錢。

雖然不知真假,但這種老人其實是想人關心他們一下。所以也沒甚麼特別的。

也試過有個和工人姐姐一起來的婆婆,拿着拐杖,很有氣勢地問。「主持人係邊?搵主持人出黎?!!」





婆婆是不是以為這裏是歡樂滿東華的電視節目。

算啦,問她發生甚麼事。

婆婆拿着一些銀行月結單的信,大叫:「點解你地可以將客人的信拆開再寄比我。你知唔知我地客戶係有私隱?!」

神馬,婆婆好明顯是傻的。

好有耐性地跟她說我們不會拆信來寄的,問她是不是被家人拆過信呢。





工人姐姐是正常人,跟婆婆說:「唔係啊婆...」

還未說完,婆婆一個拐杖打在工人姐姐的小腿,喝她:「唔好出聲,唔好同我講野!」

這個阿婆有老人痴呆,還要心地壞過一個爛蘋果。

最後還是不斷跟她解釋,煩了近半小時,阿婆累了才回去。

有個伯伯來到銀行,其實他走得很慢,也拿拐杖,自己一個人來的。





他去完櫃檯,坐在凳上,竟然失禁在凳。

大小二便全部發洩在銀行的大堂上。

救命。

也沒辦法,趕快叫白車,勸他不要移動,不然他會把所有的大小二便拖行到其他位置。

伯伯全程話不多說,都是發呆的狀態,最多應嗯、啊。

白車來到接走這個老人家,我們的清潔姐姐滿懷不慎地清潔板、椅子。竟然連大小二便都不能控制,就不要出街沒公德啦。

但過了幾天,有個婆婆告訴我,自己老公剛剛去世了,想問怎樣拿戶口的錢。

在問了幾句後,原來這個婆婆的老公,就是失禁在大堂的伯伯。





伯伯為了最後拿一些錢,特意出來銀行。但送上白車後不久便離世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況,可能要充份理解,才作判斷/評論比較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