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嗰個神祕人講完嘢之後 自己一個人返屋企

我踏巴士返去

喺踏緊車嘅途中

我打開我部電話 睇下我同阿 yan 嘅對話記錄

唔知點解我好想喊……





我心入面嘅苦澀蠶食緊我同阿 yan美好嘅回憶

我嘅理性嘗試將我拉返返嚟

我:無事嘅 件事唔係咁樣 一切都係誤會

但係……但係……

我嘅感性 將我心入面嘅一絲妄想都破壞





我好清楚如果我對佢有足夠信心嘅話

我根本唔需要苦惱

甚至唔需要思考

亦都唔需要陷入呢一場理性與感性一面倒嘅角力

我以為我哋嘅愛情好似磐石咁堅固





但係現實往往同心入面諗嘅嘢相反

原來只係好似玻璃一樣咁脆弱 根本經唔過一個考驗

我嘅眼淚如同一條小河

冇黃河氾濫一樣嘅悲憤

亦無長江之水一樣咁連綿不絕

我呢刻嘅心情 恐怕得自己明白 亦都只可以由自己承受

點解? 點解我嘅眼淚會喺我鼻翼停頓

點解要有落葉堵塞我嘅小河





唔通 呢個卑微嘅願望 都唔值得被滿足咩?

我究竟做錯乜嘢? 點解我要咁樣畀人傷害?

唔通呢個係報應 報應我應承咗阿 yan 間接傷害Lilly

定係我根本唔配享有呢段情

我所擁有嘅點數只係夠我兌換伴隨我一生嘅孤獨

或者我應該慶幸 有一樣嘢可以伴隨我一生

呢樣係家人 朋友 戀人 都帶唔到比我架





下一站孤城(巴士廣播聲 )

呢個係我將來會去嘅地方

孤獨人住孤獨城

睇嚟呢個地方就係我嘅歸宿之地

生存去到死都係喺同一個地方

咁對我嚟講都係另一種安穩

……………………………………………………………………………………………

下回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