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個正常人的內心糾結





        香港的鐵路網絡盤根轇轕,像極了夜空的星座。
        我堆在黑壓壓的人群裏,抬頭仰望黏在車門上的線路圖,一顆橙色的星星在綠色線上閃爍,旁邊寫着「黃竹坑」。
        煦暖的陽光從窗戶流進車廂,風景不住倒退,窗框的影子在旋轉。
        列車冉冉停下,車門開合,又復前行。
        橙色的星星在閃爍,旁邊寫着:金鐘。
        車門徐徐打開,我隨着身旁的行人邁步而行,身邊的行人儼如湍急的激流,催促着我的腳步。
        我順着人潮流到對面月台,在荃灣線玻璃門前魚貫佇立。
        列車緩緩駛進月台,人流再次將我迫往車內,車內的人摩肩擦肘,髣髴要搾乾車內的所有空間。
        瘖默使人尷尬,為了避免尷尬,我掏出手機,讓螢光幕打發我的時光。
        車門合上,列車伊始前行,我的身體微微一晃,腳下踉蹌,身體擠向背後的人群,人群如床褥般支撐住我,我腳下使勁,又站住了。




        橙色的星芒接連閃爍,殞落。列車駛到佐敦。
        車門甫開,車廂裏的人數登時銳減,身旁兀然變得寛敞,我注意到站在對面的女生。
        那個女生穿着一襲白色校裙,裙尾在颺颺飄動,修長的雙腿時隱時現。那女生的腰間束了條黯紅的皮帶,使那身材玲瓏有緻。那學生妹昂頭望線路圖,烏黑而筆直的秀髮被橡皮圈束縛住,安詳地躺在滑嫩的頸項上。那女生長着新月眉,眉梢微微往下垂,她那雙靈動的眼波兀自盯着牆上閃動的橙燈。
        那女生旁邊站着另外兩個女生,面容卻是平庸的,彷彿是為襯托那女生而存在,就如綠葉襯托鮮花。
        我斜眼䀎睨那襲白衣,女孩仍目不轉睛地盯着上方。
        列車駛進地下,陽光驟然消散,白燈映在女孩銅古色的皮膚上,顯出一種健康的美。地鐵悠悠停下,廣播以機械式的口脗道:「下一站,油麻地⋯⋯」一連串的警示聲響過,車門打開,女孩的朋友相繼下車,列車繼續前行。
        「下一站:太子,乘客可以轉乘觀塘線⋯⋯」
        「啊!」我心中暗驚,「到站了。」
        我依戀地望着那女孩,彷彿想在最後的時間裏欣賞這個美若鮮花的女孩,她依舊昂着頭,望着車門上方。
        火車漸漸減速,時間似在無止境地壓縮,車門將我放逐。我隨着疏落的人群移至觀塘線的玻璃門前。




        我走到齊整的隊伍裏,那潔白的身影再度映進我的眼簾,我排在她身後。
        我貪婪地端詳她在玻璃牆上的倒影,玻璃上的倒影或虛或實,和軌道上的屏幕廣告重疊,添上幾分神秘色彩。
        我內心浮起了一個念頭:「我要不要問她的ig?」
        列車掩蓋廣告的疊影,飛速略過的光芒模糊了她的樣貌,車門打開,人流推進。
        那女孩站在門旁的扶手位置,回眸一瞥,我們對上了眼。
        「她的眼眸竟如此澄澈!」我心中不住暗忖。
        那雙晶瑩透亮的眸子彷彿蘊含着不可褻瀆的神聖,我不自覺地將那膚淺的念頭骨碌一聲吞進肚子裏。我低着頭,廢然走進車廂。
        我的身子一晃,列車又再開出,那女孩的目光再次回到線路圖上。
        懼意稍逝,那念頭又再萌生。我心道:「去找她吧,沒事的!能有甚麼事?」這念頭稍縱即逝,我依舊站着發愣。
        車門打開,石硤尾,車門閤上。




        列車繼續前行,學裙在風中飄揚,望着她的倩影⋯⋯
        我邁步上前,拍拍那女生的肩膊,那女生轉過頭來,看着我。
        我嚅嚅道:「請⋯⋯請問,我可以加你的ig嗎?」我飛快地將句子道出。
        那女孩噗哧一笑,道:「當然可以咯。」我心中大喜,那女孩給我展示手機屏幕,繼續道:「我的帳戶名稱是⋯⋯」
        嘟嘟嘟嘟嘟⋯⋯生硬的聲響將我的思緒帶回現實,她依舊站在我跟前,距離卻彷彿不怎麼遠了,像在咫尺間。
我又在心中模擬搭訕時的可能:「如果失敗呢?失敗又會怎樣?」
        我頓了頓,繼續想:「如果她說:『我不會給ig陌生人』,如果她說:『不要』,我又該如何是好?」
        我兀自沉吟:「如果失敗了⋯⋯不就莞爾一笑,然後回到現在站着的位置,不然怎樣?」想到這裏,我心中昇起一陣無名的勇氣。
我又偷偷瞟了那女孩一眼,狠下心腸,踏前一步,張口欲說⋯⋯
        嘟嘟嘟嘟嘟⋯⋯生硬的聲響凝固了我的行動,車門打開,湧進了一堆人。
        我和她的距離斗然多了幾個陌生人,我膽怯了,不自覺地退後一步。
        我在人群裏看着她的身影,我已失去冒昧撘訕的勇氣。
        看着跟前黑壓壓的隔幕,我不住愀然發愁:「現在怎麼辦?若我上前問她拿ig,被眼前的群眾瞧見,他們以為我是狗公怎麼辦?」
        說罷,我又暗暗好笑:「我現在做的的確是狗公行徑。」思緒稍稍中斷,我又想:「先別想這些瑣事,我要上前問她拿ig嗎?」
        列車駛到樂富,人群對我施以無形的壓力,我心中惴惴,列車在行駛,時間在流逝。




        列車駛到黃大仙,下一站便要下車了,我心中杌隉不安,我看着那女孩,那女孩也像在壓迫我,人群也在壓迫我,彷彿所有眼睛都在盯着我,批判着我的呼吸、批判着我的心跳。火車繼續往前行走,時間在剝削我的靈魂。
        車廂內傳來一陣冰冷的聲音:「下一站,鑽石山,車門⋯⋯」
        我心下怔忡,伸手揪着心口前的衣服,我望向那女孩,她也望向我,我們的目光再度相接,我怦然心動,她柔弱的眼波在撫摸我殘破的靈魂。我問自己道:「要上前嗎?最後機會了。」
        「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要⋯⋯」我的內心兀自糾結。
        車門代替我回應靈魂的拷問,我身後緩緩而開的車門彷彿在說:「走罷。」
        我憤煞然轉身,暗許誓道:「如果她也在這站下車,那便問她好了。」
        我踏出車門,走進前方的人群,回眸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