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死,想一了百了,今天依舊一樣是灰白色的,我拿起刀,卻又把它給放下了,始終沒有勇氣。今天依舊是日復一日的一天,已經數不清是我想自殺卻又放棄了的哪一天,就是如此平平無奇的一天。
 
為這平平無奇,灰白色的一天所點綴的,只有窗外那嘩啦地下著的暴雨。雨水無情地拍打著樹枝,令脆弱的它快要斷掉,啊,斷了。我的心思也隨著斷了的樹技拉回了屋內,我正換上畢挺的西裝,準備到那差不多的公司,做著差不多的工作,那一成不變的氣氛,無一不使我對其感到煩躁,但看在這份工作的薪水意外地高,我一直都沒有交出我寫了已久的呈辭信,一邊抱怨,一邊前往公司。
 
回到公司後,我坐在我靠著窗子的位置,漫無目的地凝視著窗戶外的雨點,衣服是乾的,卻有種正在淋雨的錯覺。我徐徐地將目光拉到電腦螢幕上,今天要處理的檔案,我打從心底對日復一日的公司,一成不變的工作,可有可無的同事關係,感到煩悶,彷彿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去刺激到我的人生。
 
若真的要說現在還活著的理由,不說因害怕已無法自行了結,就只有偶爾被溫柔對待的一剎吧,被溫柔相待甚至已經讓我覺得死已足惜,我自己也偶爾會取笑這樣可悲的自己,我竟然真的這樣想。
 
我的胡思亂想直到工作完結的一刻亦尚未停止,我關掉了電腦並與和同事們留下了「再見」二字,但明明毫不這樣想,單單是一種習慣而己,在離開前看了一看窗戶外,雨依然在下。
 




走在街上,來往的人群意外地不多,地上積了水的地方或許比街上行走的人們還要多。我故意避開了有積水的地方,卻在一個大的水窪前停了下來。垂頭凝視著那個水窪中的倒映中的自己,然後一腳將那已經死去的臉踩碎,唉今天又失敗了,沒有死去,沒有找到活著的意義,又是沒有意義的一天。
 
今天沒有死去,依舊活著的原因就只有對明天的憧憬而己,也許明天會遇到更好的邂逅,我抱著明天會更好的一絲絲期待苟延殘喘,但每一個活著的清晨也正消耗著我對生活的希望,而這些期望在今天也消耗殆盡了。
 
走在街頭,雨水彷彿正在附和我的心情般愈下愈大。我注意到早上被雨水打下了到地面的樹枝,早已被人清理掉,這不禁讓我想到,若果我也在某個風雨交加的日子死去,我的屍體會不會也像那樹枝一樣,草草地被某人所清理掉?雨水之後會沖走我死去的痕跡,不留一分,我是不是從始會漸漸被人忘記,徹底地在世界上消失不見呢?
 
一陣突如其來的強風把正在放空的我手中的雨傘吹走,我就這樣任由雨水拍打在我的身上,那冰凍如寒徹骨的雨水滲透在我身體的每一個角落,無情的雨水就這樣拍打在我的臉上,但這是我第一次不是對下雨感到憂心,我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深陷雨中的我即便被延綿不絕的雨水拍打,雨水彷彿在印證著我的存在,告訴我此時此刻我正活著。我能忍受冰冷的雨水,憑什麼我不能去忍受人生的痛楚,它所帶給我的空虛,悲傷,一切的一切都會被這場大雨沖走,當這場雨停了時,總感覺我會變得不再一樣。
 
明天會成功還是失敗? 是下雨還是放晴? 有著新的邂逅嗎? 是選擇活著還是死去呢? 我真的不知道,但明天如此不可預測,那何必將希望寄託在明天呢?在傾盆大雨中,我能夠找到活著的理由嗎? 下一個水窪中看到的自己,是怎樣的模樣的呢?
我實在是沒法回答這些問題啊,但關於未來我只有一件事能肯定。在未來的某一個下雨天,我會指著雨天說道:「說起來曾經也有過這樣的雨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