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想過無數次如果有如果,我是不是能改變什麼?





  夕陽西下,天色越來越暗,海水拍打岸邊的聲音一陣一陣地傳來,少女靠着欄杆,感受着鹹鹹的海風。她烏黑的長髮被吹得有些許凌亂,裙擺輕輕飄起,垂着長長的眼睫毛,看着手中的手機。
「阿清,離開我吧。」
  黑色字在白色聊天背景的襯托下顯得格外清晰,阿清就靜靜地盯着屏幕,聯絡人名稱「海」,右下角還有一隻字,「好」,只是這條訊息,未送達,也永遠不會送達。淚水在她的眼眶打轉,睫毛是濕潤的,阿清抿著嘴,她不想讓眼淚掉下來,軟弱的人才會哭。
  她渾渾噩噩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彷彿什麼也聽不見了,唯獨不斷想起少年輕喚她名字的聲音一一一「阿清」。
  她被拋棄了嗎?是因為他做了什麼惹他不高興了嗎?前段時間忽然的冷淡⋯⋯也許是已經愛上別人了吧。他沒有告訴她為什麼分手,既然他不說,她也沒有去問,是一種尊重嗎?更多是不願面對事實吧。
  阿清走到一間小小的咖啡館門前,沒有理會門上掛着「close」的牌子,直接開門走了出去。咖啡館仍然亮着昏黃的燈,充斥着咖啡的香味,復古的裝潢,座椅桌子都是用木製的,因為已經打烊的關係,早已被收拾得整整齊齊,反倒是一旁的唱片機還播著優美的古典音樂。
  而在唱片機的旁邊,有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低頭一頁一頁地看著手中小說,腿上被了一張毛氈,頭上紮了一個小丸子,彷彿並沒有留意到阿清的到來。
「小米,我和他分手了。」
「嗯。」
  小米淡淡地點了點頭,繼續專心看着手中的書本。




「 ……你這裏有啤酒嗎?」
「廚房最右面往下數第三個櫃子。」
「咔!嘶⋯⋯」
  阿清拿着啤酒,一屁股坐在地上,將酒貼近嘴巴,抬頭一飲而盡。小米放下手中的書走到了她的身邊坐下,也拿起了一罐。
「為什麼分手?」
「不知道⋯」
「嗯。」
 小米長着一張十分可愛的臉,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唇,肉嘟嘟的臉。以她的性格卻與這張臉截然不同,臉上永遠帶着冷漠,好像即使世界末日,也與她無關。
 兩人在沉默中一罐一罐把啤酒喝掉,阿清面頰已經變得紅通通的,頭靠在小米的肩膀上。
「他還是愛我的,對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