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00

值得慶賀嗎?

這個分數不差,能換36個小時,如果有滿分的話就有72小時。

區區那個「亻」就讓我喪失了一半應有的時間。

明明已經這麼努力了……





早點解脫不是更好嗎?

我灰心冷意,但還是走去排隊兌分。
當世界各地都在宣揚人權,為什麼他們可以眼睜睜地看着人因沒有時間在他們臉前死去,卻不伸出援手,好像「學渣」根本不配生存。 甚至連他們的父母也不傷心,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歷史教科書上,對這個制度只有推崇,沒有眨低。

它是我們社會的教星,是根治風會好逸惡勞的良方,這個制度帶給我們的是文明和進步,是光明的未來,是人類的福址。

這個想法從小植入腦中,比太陽由東邊升起更不能質疑,到現在已經根深蒂固。 政治學家奧霍在二百年前首次提出這個貨弊制度,他的論點是沒有價值的人根本不應在地球生存,浪費資源,尤其是人類長生不老,使用的資源有增無減,如果不減少無用的人口,最終什麼都不剩。

當時這個方案根本無人支持,所有人一笑置之。





一百年後,地球上可用的資源真的所剩無幾,幾大國家爭先恐後研發新資源的同時,這個制度不知怎樣又被重提。

一時之間,社會分裂成兩派。

一派上流社會人士支持沿用這種新貨幣。
一派基層人士反對。

地位懸殊,大勢所趨,三年後,美國率先採用這個制度,引發恐荒和大批移民潮,推行得不理想,但政府還是穩穩地壓下來,漸漸地,這個新政度推向全球。

我不是不想努力,我只是不想無完無了的拚博,活於恐懼之中,被分數支配,連一絲喘息的時間也沒有。





拚上的不是什麼升級留級,不是高薪厚職的工作,而是生命,無法逆轉的生死,沒有人敢兒戲對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