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投無路了——11小時,連半天也不夠。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說好今天派小測的老師突然缺席。

我這樣的「月光族」只要有一事不在意料之中,生命便危在旦夕。

我死了,恐怕這個世上連一個記得我的人也沒有。







我雖然常厭世地聲稱想死,但死到臨頭,我發現自己並不甘心。


不甘心做有錢人的替死鬼,不甘心因為老師忽然請病假而死。

我不想死。

至少我嘗試過,不會留有遺憾。
至少我是因自己而死。






「你在做什麼。」他突然出現在課室門口,以完全沒有疑問的語氣說。
「既然你知道,為什麼要問。」我以同樣的語氣回敬他。

「我會舉報你。」他慢慢走近,把我逼在死角之中。
「請便。」我站前了一步,鼻尖差點要碰到他,然後我做了個「請」的手勢。
「除非你答應我一件事。」他把插在接收器的USB拔了出來,放進他自己的褸袋。

我沒有理會他,手掌向上地向伸手。





「還給我。」我冷淡地要求。

他冷笑了一下,搖搖頭。

「還、給、我。」我一字一頓地說,直視着他那充滿笑意的眼睛。

「跟你賭一盤,你贏了的話,我送你五元。」他掏出一個硬幣。

他把玩着硬幣,上面鋪了層綠鏽。

「漂亮吧。公是英女皇頭像的現在已經幾乎絕跡。」他沾沾自喜地說,把硬幣放在我掌上。

「哪來的?」在這個年代,現金已經成為古董,不要說印有英女皇頭像,縱是印有洋紫荊的硬幣也非常值錢。

「秘密。」他彎着眼眉說,把食指放在唇上。





硬幣被他捂熱了,很暖。

「輸了呢?」我放下手,低着頭用食指在描繪硬幣的紋理。

「輸了,你加入我們。」

「加入什麼?」我被硬幣分了心,漫不經心地問。

「加入,我們。」他說。

我抬頭,看到他眼中毫不掩飾的狡黠。

我才意識到,原來這是一個局,我已經全然不覺地陷進去。





原來成為學渣是有原因的,因為我是根本是個徹頭徹尾的智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