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嚇得連眼淚也飆出來,哭叫着喊救命,乞求他的憐憫,希望他放我一條活路。 

他嗤之以鼻 ,似笑非笑地說:「算了吧,別嚇人家。」

話畢,他搖搖頭,歎了口氣,走了過來:「連一個小女生都打不過。」

什麼小女生?女瘋子、女魔頭、女變態,隨便選一個都更為貼切吧! 

Alkali鬆開了我,站在一旁掩着嘴在偷笑。






瘋子!全部都是瘋子! 

我愠怒,抓起書包想走。 

「懦夫。」他在我背後不熱不冷地說。

 我腳步一滯,Alkali就已經早我一步,蹦蹦跳跳地奪門而出,「回頭見!」  

「過來吧。」他翹着腳,對愕然的我說。 





我心不在焉地走過去,視線卻離不開大門。
誰知道那個瘋子會不會忽然打開門回來?

「她沒惡意。」
 哈,一句沒惡意就可以當什麼事都沒發生嗎?

我勉強地點頭,他挽起我的手臂,把手搭在上面,低頭全神貫注地凝視着。
他皺着眉用手指輕柔地磨起上面被Alkali捏出的紅痕,激起我一身抖栗。





變態! 

我馬上把手縮回去。 

他眼神裏的認真立刻被玩味取而代之,好像一切都只是惡作劇,是我過於敏感反應才會如此大。 

他笑了起來注視着的雙眼,仿佛在無言地等待什麼,空氣靜止了許久,我終於敗下陣來把手伸出來。 

他在給我時間。 一分一秒留進我的倒數器裏,我感受到滾燙的氣息,感受到血液的流動,感受到生機。 

我忍不住在眨眼時把雙眼閉上更久來享受細味。

當我睜眼,他只剩三十秒。

「你做什麼!?」我驚慌地把手甩開,卻怎麼也逃脫不開他的桎梏。





我焦急地把手臂翻轉,力氣卻怎麼也不比他大。 

「你在想做什麼!?」我大吼着想推開他,他的手紋絲不動,拑制着我的手臂,

「別動。」他冷靜地制止我。 

他不是想自殺吧!? 他不是想死在我臉前吧!? 難道這是什麼自殺俱樂部!? 

我屏着氣,緊盯着他臂上的倒數器,3…2…1… 我閉上眼睛不敢看下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