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不知道會寫到什麼時候的文章, 不定期更新(一個月都唔一定出一篇)(應該依然是星期一/三/五), dser別看我,我是來亂的~ 喔!對了,也不要拿dse的準則來評價,這不是考試(就借題目用一下~)





熱鬧過後,我卻感到失落。

什麼是熱鬧?什麼是失落?我好像已經搞不清楚了。
即使是在人群中,也可以是孤獨的。我好像從來就不知道什麼是熱鬧,明明身邊的人都是高高興興的,歡聲笑語的氣氛圍繞著我,這樣的話,應該就是所謂的熱鬧了吧!只是,這都是他們的熱鬧,並不屬於我的。

我只是覺得他們真煩,卻不能把這一句心裏話說出來,一旦說出來了,他們的這種氣氛就會被打破了,這樣的話應該就是他們的失落了吧!

可能是從小就有些情感上的缺失,我一直都不能理解那些所謂的熱鬧,就好似在開派對的時候,他們都好像很高興的樣子,大家都笑得像個傻子,但是我站在原地卻格格不入,別人笑得忘我,我就靜靜觀察著那些站在原地尷尬的人,不是我不會笑,不是不會開心,我也是有情緒,有愉快也有傷心,會生氣也會難過,只是很多時候真的體會不到他們口中所謂的熱鬧。
距離熱鬧應該就是那一次了。





那夜凌晨,我在一座峽谷之中漫步,整座峽谷很大,但是總共就只有十個人,還有一些小小工人會在當中不斷走動。

剛來到這裡的時候,我就立馬跑到了下路之中的草叢當中,悄悄把自己藏匿起來,靜候對面的敵人來臨。

果不其然,才幾分鐘過去,兩方的小兵都已經交戰好幾次了,對面的敵人也忍不住從我對面的草叢跑了出來了,尚未發現我,卻差點傷到我,幸好被我躲開了,我身邊並沒有隊友,四位隊友,一個上路,一個中路,一個打野,剩下一個一開始就遊走,然後就掛機了,但是我並沒有就此放棄,上分的路上總是有很多阻礙,堅持下去總會有成果的!

只是沒有想到就這裡打幾個小兵都能引來了三位敵人,似乎是急著發育搶經濟才來的,情況似乎也有些不對了,明明下路這麼多人在,但是我的隊友們似乎也並沒有看地圖,還安心在自己的地方清理兵線,打野那位甚至還跑到了對方的野區,導致一直送頭,於是我就只好趁亂跑回到塔下,後面的追兵還不顧防禦塔的攻擊,追上來,我就一直跑到了水晶基地,此時也已經把對方甩開了,也逃跑了。

看到了這樣的情況,當然是認為這一次是輸定了,看著中路開始有敵人的聚集,直到五個人的頭像都已經出現在了地圖上面了,都已經是開團的時候了,我們這邊卻還是軍心渙散,別人都已經把中路第一座塔推掉了,我們還是...一言難盡...





就在我還想著有什麼方法可以不久回來的時候,掛機許久的那一位回來了,雖然素未謀面,但是他打出「對不起,剛剛網絡不好」的時候,我就有種奇怪的預感,這人肯定有點東西。

事實證明,是的,這分明就是個大神啊!他上場的時候,我們這邊幾乎是已經團滅了,灰色的畫面就好比我的心情,心如死灰,連他走出去的一瞬間都覺得是送頭預定了,但是他卻能夠在1v5的情況下,把情況逆轉,讓兩邊的戰況一下反轉,現在團滅的是他們了。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就是別人的發育都已經是很完整的情況了,道具也買夠了,但是這位大神應該是剛能夠開大技的程度,道具都還沒有買夠呢!光是憑著一波靚麗的操作就已經成功擊敗敵人了,等到我們這邊全員復活的時候,對面的中路一塔已經被他推掉了,當我走到那裡的時候,就是有一次的團戰了。

這應該就是我難得感受到的一次刺激歡愉的熱鬧了,在雙方的打鬥當中,光影的特效,血量條的增減,不斷增加的人頭,振奮人心的擊殺特效,這不是熱鬧還可以是什麼?

那些人在派對中的熱鬧應該也就如此吧!





「Victory!」

在一聲乾脆利落的音效之後,我的心也總算是定下來了,手中的鍵盤也終於能鬆下來了,看著自己的排位又上升了,我好像還是很開心的,就好像是仍然處於熱鬧當中一樣,但看向窗外,緩緩升起太陽,彷彿提醒著我,距離上學還有三個小時,失落的情緒一瞬間湧了上來,這...應該就是熱鬧過後的失落了吧!

失去了讓人激動的音效,生活中的bgm是安靜的,熟睡中的家人們為我帶來了一點點的聲響,爸爸的扯鼻鼾聲,媽媽開始做早餐的吵雜聲,妹妹磨牙的聲音,還有街道上面飆車的聲音,晨早出街散步的阿伯身上收音機的聲音。

現實中的聲音總是安靜又吵雜的,不似峽谷中的音效,總能讓人情緒激昂、亢奮,所以...我才總是失落吧!
但是這樣的熱鬧,這樣的失落,似乎並不是常人所認為的。

後來,我花了很多時間去學習他們的情感,甚至有些時候也覺得自己就像是個沒有情感的外星人一樣,連這些本應是與生俱來的事情都需要去觀察學習。

我嘗試走進人群之中,演唱會、跨年倒數、大型慶典,嘗試著去感受他們的熱鬧,只是,我好像還是不懂,頂多也就努力配合著他們的歡呼聲,卻好像是怎麼都沒有辦法融入他們,即使是在人群中,也可以是孤獨的,有時還有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幻覺。

這可能是一種絕症吧!可能也不只有我一個人是這樣的,但是大家都很會演戲,很會裝,可是我這個傻子連「假high」都不會…





直到了某一天,我被朋友帶到了K房,在場的都是中學同學,還有幾個是他們剛認識的大學同學,我很自然地走進去,盡量自然地打了一聲招呼,然後坐在了最角落的位置。

旁邊的人好像都跟我差不多,都不說話,都不唱歌,偶爾舉頭賣個笑,低頭玩電話,幸好今日來的人不少,才不至於冷場。

剛開始的時候大概有一半人都是反應冷淡的,到了後段的時候,場面就開始失控了,大概是他們所謂的熱鬧了,原本我身邊那些冷靜的人們都走出來表演了,而在場就只有我還有身邊的另一個女生面無表情的玩電話,不是他們無視了我們,只是我們兩個都玩不起來。

當他們大部分人都已經站起來的時候,就只有我們兩個坐在原本的位置了,「默契地」對視了一眼之後就繼續玩手機了,在對視了幾次之後,她就向著我的方向悄悄移動,我也挪過去了。

他們好像是玩了整整一夜的時間,但是後來我就沒有參與下去了,而是和那個女生中途離場,到了附近的海旁,吹著海風,她說:「點解你唔同佢哋出去唱嘅?」

「冇興趣。」

她點頭,沒有說話。

「咁你點解唔去?」我問。





「無聊。」停頓片刻,她問,「阿V叫你黎?」

「嗯。」

「一樣。」她笑了一下,我不懂,也沒問,就這樣安安靜靜地吹著風,此刻的我好像就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夥伴一樣,原來我也算不上是孤獨的,至少有人是跟我一樣的。

太冷靜了。
那晚之後,我們仍然有繼續聯繫,也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原來她也跟我一樣,對所謂的熱鬧不能理解,更不懂那些失落的瞬間。

關係不斷進展,我們嘗試著結伴去學習他們的歡愉時刻,他們的熱鬧場面,很多時候,一個人站在人群之中,即使再怎麼開心,跟周圍的人打成一片,可你還是會發現自己是孤獨的,對我而言更是尷尬,但是兩個人就不一樣了,我們站在一起就好像是在身旁築成了一道圍牆,一道結界一樣,儘管尷尬,也不是一個人的錯。

漸漸地,我們越來越熟悉彼此,雖說是對於社交這方面已經沒有從前恐懼了,但很多時候,去人多的地方時,也都是一起去的。

哦,對了,我們在一起了,認識三個月的時候就已經在一起了,現在也有半年多了,剛好1月1就是200日紀念日了,再過幾天就到了。





本來我們就約好了那天去維港倒數,為了那一天,我還專門準備了很多的驚喜,雖然也知道她不會有太高興的表現,可能還會很尷尬,但是單身18年,想對第一個女朋友好也是很正常了。
12月31日,晚上6點,我們如期在約定的地點吃晚餐,一如既往的平靜,但我總感覺今天的她好像是有些不一樣的,好像是有些話想要準備說出來,但卻遲遲沒有開口一樣。

一直到了最後一分鐘的時候,我們跟一般的情侶一樣緊握著彼此的手,與身邊的人不同的是,他們正在熱烈激情倒數著,我們連嘴都懶得張開,只在心裡數著。

聽說,在倒數十秒的時候,跟最愛的人親吻,直到跨年完,到了另一年的話,兩個人就會永遠在一起,於是我一直等待著,也感覺到了她手心裡的汗,似乎都是緊張的。

最後十秒…

我的全身好像僵硬了一樣。

九秒…

「點解郁唔到嘅?」,我想。





八秒…

「好慌!點算!點算!」

七秒…

「手心好濕啊!」

六秒…

「我宜家另轉頭仲趕得切嗎?」

五秒…

「好刺激!心跳好快!」

四秒…

「第一次跨年啊!」

三秒…

「唔好錯過啊!」

兩秒…

「宜家點搞…」

一秒…

「死就死啦!」

我立刻轉頭吻向她,怎知她卻鬆開了原本緊握著的手說...
「happy new year!!」

歡呼聲把她說的話完完全全的擋住了,可是我卻好像能完完全全聽到她的聲音。

光是看著她的嘴形,還有比平時更決絕的表情,我感覺這一瞬間在天上綻放著的煙花在下一秒都通通扎到了我的心裡了。

身邊的人都是開開心心的,有的成雙成對,有的家人團聚,有的三五知己,我呢?她說完之後低頭笑了一下,也沒有管我有沒有聽清,就擠開了人群,朝著反方向離開了,我連追都追不上。

她沒有留下一個原因,只剩下一個孤獨的我留在人群之中,我是不是該配合他們,假裝很盡興嗎?

煙花結束後,人潮也開始慢慢散去了,我的情感卻像是被高高掛起一樣,一顆心懸在了半空之中,任由冷風敲打著,連煙花的餘溫也感受不到了。

香港的冬天什麼時候冷過了?我自問是一個全年穿短袖的人,這一刻卻比全裸還冷,都要冰封了吧!

一直站在原地,連掃地的阿伯走到我身邊的時候,也還是不為所動,「喂!後生仔,天冷啊!返歸啦!」

「啊?」好似突然被打開封印一樣,我僵硬回答,默默轉頭似殭屍一樣看著阿伯。

「返歸啦!」阿伯繼續低頭掃地,然後抬頭看了我一眼說「嘩!𡃁仔你失戀黎啊?」

我好像解鎖了很多的感情一樣,忽然之間就懂了什麼是失落,我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只說了一句「係咁先啦!走先!」,然後就直徑離開了。
好奇怪,正常的我怎麼會說出這種話,重點是,怎麼會跟一個陌生人說話,不是應該假笑一下,然後閃人嗎?

我家距離尖沙嘴不算太遠,現在凌晨兩點半的時間,街上還是有人的,坐的士又貴又難截,地鐵就不了,其他也不方便,那…I back to home on foot 算了。

一直走著,我竟然有些想念剛剛倒數那一刻的熱鬧了,也不知道是想念一個人,還是那一種氣氛,這應該也是我為數不多裡在現實世界感受到熱鬧的瞬間了。
而後來的失落,也許是是回歸到了一個人的空虛、寂寞、凍吧!

第一個人,她是第一個能夠讓我在現實世界裡面感受到熱鬧與失落的人,也許與環境有關,也許與身邊站著的是誰有關。

反正在這之後,我好像是重生了一樣,擁有了與人共鳴的情感,或者說,我終於學會偽裝自己。



這是一篇厭世文,不愛社交的宅宅的熱鬧。

題材來源:2016DSE中文paper2第一條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