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暑假的時候,本來想跟歌唱社的同學去宿營,然後再去參加東風的歌迷會活動,爸爸卻忽然說要去探望爺爺,所以原本的計劃被迫取消,叫我挺失望。

我上次見到爺爺時是五歲那年,也就是五年前的事了。我們跟爺爺不太常聯絡,頂多在過年的時候,爸爸會打電話給他,順道叫我講兩句,他也會寄紅包給我。

爸爸跟爺爺的關係不怎麼好,講話時都像在吵架,粗聲粗氣的,也很不耐煩,通常講不過十分鐘便會收線,通常會講:「都叫你搬出來跟我們住啦,我家又不是沒地方。」,「我住慣這裏,不喜歡。」,「那邊有什麼醫生看?你的風濕腳現在怎麼了?上次你不是跌倒了嗎?」、「哎,我的事不用你管。有空就帶孫女回來看看我。」,「你住得那麼遠,她都不肯來啦...」

他真的住得超遠,又要坐車又要坐船,早上出發去到幾乎黃昏,最後下了車,都由爸爸抱著我走--我早已累得睡著。

去到爺爺的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手吃晚飯,其實我不想吃的,只是想睡覺,但爸爸不准:「爺爺特意做給妳吃的。」





我一看桌上的菜,忍不住哇一聲哭出來--都是鹹魚、蝦乾、蝦醬的菜式,跟我吃慣的漢堡包、意大利麵、炸雞塊等菜式完全不一樣。我討厭那陣很鹹、很腥、很怪的味道,只覺得很臭,更別說放入口裏了。

爺爺說我不識貨:「這全是這裏的特產,全是我們這裏的居民一手一腳捕撈和醃製,保證新鮮。」還說這些味道不是臭,而是香:「吃下去很滋味。」我卻看不出哪裏新鮮,連我這個五歲的小朋友都知道,鹹魚不是新鮮魚。

爸爸也說我這樣很沒禮貌。

但我就是不吃。他們一遞過來,我就別開臉。

這次也不例外。





最後爺爺沒我辦法,向鄰居借了兩條香腸和幾顆魚丸,給我下了個即食麵。

吃完便洗澡睡覺了。

他家裏我唯一喜歡的,就是那個蚊帳,掛起來後床便立即成了公主床,漂亮得很!我叫爸爸給我買一個掛在我家的床上,爸爸卻說沒必要,因為家裏開冷氣,也有電子蚊香,也叫我下床小心點,別不留神把蚊子放進蚊帳裏,也別踩到地上在點的蛇餅形蚊香,不然後果自負。

這一覺睡得不算好,因為那個冷氣機嗡嗡嗡嗡的,吹出來的風也沒有很冷。爸爸乾脆把電風扇對著自己吹。床板也很硬。爺爺說床得這樣才健康:「你們在城市的太軟啦,我睡了一晚便腰骨痛。」原來幾年前爺爺出過來市區辦點事,就在我家客房睡過一晚。我一點也不知道,爸爸後來才說他很晚才過來,本來想第二天一早帶我們去喝早茶,但爺爺說受不了我們家的床,也嫌冷氣很冷,所以在我沒起床便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