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開始明白爸爸的心情--街坊也這樣說他;他也只得以笑回應這些根本不認識,卻「好像」很熟的人。

我坐得很悶,連我這個小孩也知道,這種營業額是生存不了的,實在不明白爺爺到底靠什麼維生。爸爸給他錢也不要。他老是說有錢用,可以照顧自己。難道地板下面或者天花頂藏著金子?

我環看店內四周,這種舊房子能藏這種東西不是沒可能。尋寶遊戲都不是在這種落後的島嶼上舉行嗎?

但我又不能去問爺爺,他也一定不會告訴我。再說小孩子不能這麼貪心,更不能貪爺爺的東西。

除了聽店內的收音機,我唯一的娛樂就是看手機,但這裏的網絡不怎麼好,走走停停的,一支數分鐘的MV,十分鐘才能播完。我本來在看東風的新MV,但看得非常沒癮。





唯有安慰自己總比完全不能看來得好吧,不然真是悶死了。

爺爺也無所事事,就坐在門口看大街,有人走過便打招呼,可是來往的人很少。這裏本來便人煙稀少。

悶到要睡著了...

忽然收音機傳來東風的歌聲,我精神為之一振!這是我坐了一個早上最開心的事了!身體不禁跟著節拍和激昂的歌聲擺動起來。

東風的歌聲真是好聽,唱什麼歌都一流,簡直是天生的明星!不紅實在無道理!加上他人又帥、又勤力、對歌迷又好。要不是得來探望爺爺,我早就去參加他的歌迷會活動了。





可是爸爸說今次一定要來:「妳已經五年沒來過看他了。」枉爺爺每年都給我大紅包。其實他也一樣,自己也講不過去;加上今次是爺爺叫他回來辦點事,再忙也沒法推卻。

爺爺回過頭來,發現我在跳舞,問我怎麼了。

「爺爺,你沒聽過東風嗎?」我奇怪。

「什麼東風西風啊?」他也覺得奇怪。我答他才不是西風:「收音機裏在唱歌的這個。」他還是搞不懂的樣子,我便乾脆開影片給他看:「是個大帥哥!」

他瞇起眼來看:「很帥嗎?...」不以為然,又戴起老花鏡來看,但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





我十分奇怪他完全沒反應,就似一點都不知道。東風是當紅的偶像、娛樂圈的新寵、城中所有女性的夢中情人、男性的公敵。即使不喜歡他也沒理由沒聽過,連爸爸這個不看娛樂新聞的也說:「看都看到膩了。」

爺爺不認識東風,卻說他在唱的這幾首歌很耳熟。我說當然,這幾首可算是他那個年代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