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哥倒很沒所謂,說就帶我去看看。爺爺立即關店,不理爸爸大叫我會礙著別人了。

我和爺爺跟著新哥上他的船,先是去了他的養殖場,就是一個像魚排的地方,只不過是養蚌而不是養魚,然後去看他的珍珠加工場,工人都在採珠、植珠、分級、加工、包裝等。看得我眼界大開!聽過珍珠是怎樣形成,但從沒親眼見過。看到工人取出珍珠的時候像是開獎,或是嬰兒出生,到底是怎麼樣的呢?顏色、形狀和大小都在取出那刻才知道,叫人萬分期待!開到只是小顆或者不完美的也由不得嘆口氣。

後來新哥送我一條小珠鏈。我看到好像很貴,不敢收下,但新哥說沒關係,因為這條顏色很普通,形狀不規則,所以不值錢,就送給我玩,當紀念品。

雖然說是形狀不規則,有些大有些小、有些是長形的,像鵝蛋、有些是幾顆圓形擠在一起,奇形怪狀,但每顆都不一樣,我覺得很特別,所以很喜歡。

之後爺爺帶我去吃茶果當下午茶,順道買了些海鮮回家。





我看到爺爺的錢包裏都是大鈔,本來有點吃驚的,但他們這裏珍珠都隨便送人,他有大鈔有什麼奇怪?聽說珍珠很貴,才不是不值錢。

回家後爺爺便進了廚房煮海鮮,叫我自己看電視,過了一會爸爸便回來了。他比之前更髒、頭更亂,像個大鳥巢。我哈哈哈哈起笑起來。他怒瞪著我:「笑什麼笑?還不進去幫爺爺的忙?」然後進了廁所洗澡。我忘了爸爸有潔癖,搞成這樣子心情一定很惡劣。我只好逃進廚房。

只見爺爺做了很多好菜:有茄汁大蝦、薑葱蟹、清蒸大海魚、還有炒蟶子等。

爸爸洗完澡出來了,我幫忙擺碗筷。然後大家坐好便開吃了。

爸爸像旋風一樣吃個不停,明顯很肚餓;爺爺也滋味地吃著,很喜歡各種醬汁;唯獨我沒怎麼吃過,都只是少許少許地拈著吃,興趣缺缺的樣子。





爸爸見狀問我怎麼不吃:「不好吃嗎?」

我有點難以開口地答不是,因為下午茶時吃了幾個茶果,現在還在肚子裏滯著,吃不下。

怪不得以前的人上路會吃那些大餅大塊糕,原來這麼飽和消化那麼久,真是吃幾件便半天不用吃。

爸爸聽後很生氣,罵我爺爺煮得那麼辛苦,我卻不吃;但我不是不吃,而是吃不下,我也不想的,哪裏知道茶果這麼飽的?我現在肚子也很辛苦!

爸爸罵我不尊重爺爺、又懶又不努力讀書:「一天到晚就知道看偶像!」說回家後要把所有東風的物品丟掉,也要扣我零用錢不許再買,罵都罵到我哭了。這時電話響了,是舅公打來的,本來想問我在爺爺這裏玩得開不開心,但我哭著說被爸爸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