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公哄我不要哭,說託人給我拿了東風的簽名海報,回來的時候送給我,可是爸一手把電話搶去,叫他不要給我,說我不乖、成績又退步。

舅公說他:「這麼動氣幹什麼?」說我乖不乖,心裏知道:「你老是對女兒這麼兇,我何時對你這麼兇過?...」然後他便一直聽舅公唸,一句話也沒說。

舅公是他唯一不會發脾氣的人,只要舅公說話,他便會閉嘴。

舅公是爸爸的舅父。我聽說爸爸是由舅公帶大的,所以他比爺爺更像他的爸爸。至於具體原因,我不知道。

舅公也不像爺爺住得那麼遠,離我們很近,只是距離兩條街。我小時候都是他接放學,直到現在當然也常常見面。比起爸爸,舅公風趣得多了,我寧願跟舅公過上一整天,也不要跟爸爸坐十五分鐘,感覺很窒息。舅公不但不反對我看東風,還陪我一起看,也會玩音樂,拿著電結他狂飊,型格得很!他好像只比爺爺年輕幾歲,但還在跟朋友玩樂隊,東風的歌他們都會彈會唱。爸爸什麼流行歌都不會,正牌老悶蛋。這張海報就是舅公託樂隊裏的朋友要回來。





我說要是舅公他們年輕五十年,一定會很紅!可惜以前沒有歌唱比賽這些。他說當然有:「怎會沒有?」但他們在唱片公司工作,按例不能參加:「加上當年有個強勁的對手...」

原來他以前在唱片公司工作!我完全不知道,也沒聽過。我出生時他便退了休,偶然幫人在表演裏伴伴奏,靠爸爸養。正叫他多講一些的時候,爸爸便非常不適時地出現了,說我這樣問長輩的過去很不禮貌,快點回房間做功課,之後也沒機會再問了。

當爸爸正被舅公唸時,爺爺哄我不要哭,說知道我很乖,待會會罵爸爸,替我出氣;我向他道歉,說不是不喜歡他做的菜,只是吃了茶果很飽...他連忙說知道,不要介意這些。

爸爸掛電話時已經是二十分鐘之後。爸爸鼓著腮瞅了我一眼,但什麼都沒說;爺爺則又開始唸:「你剛剛對她那麼兇幹嗎?她不吃便我們自己吃囉...」爸爸只是坐下,一邊看電視一邊繼續吃,爺爺打手勢叫我回房間休息,說待會我還是覺得不舒服便給我拿藥。

我這就回房間了。其實我很想吃爺爺煮的海鮮,只是無能為力。





我在床上小睡了一下,睡醒已經是十時多。

平常這時候我還沒睡覺,可能在洗澡、可能在上網、或者邊在聽東風的唱片邊跟朋友網聊。爸爸也才剛下班,或者剛吃完飯在休息。而在這裏早早便吃完飯,連續看完兩檔電視劇,坐到屁股痛才進來睡吧。

他開了燈看到我坐了起來:「弄醒妳了?」我搖頭。

他告訴我想上廁所的話要等等,爺爺還在洗澡。我也搖頭,不是因為想上廁所而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