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問我肚子還有沒有不舒服,給我拿了一瓶藥,聽爺爺說很見效:「成人吃兩顆,小孩減半...」再開蓋想倒出來。我叫他不用,隔了數個小時沒事了;他也問我肚子餓不餓:「趁村口的食店還沒打烊,可以買白粥...」爺爺吩咐過他我吃的話便去買。我也搖頭。

他見我什麼都不要:「那早點睡吧。」說他也要睡了,今天幹了一整天活,累死了。

我點頭,除此之外也沒什麼可做。爺爺洗完澡也睡覺。這裏跟很多鄉村一樣,沒有夜生活,老人的生活都是那樣--早睡早起。

我重新躺下後,爸爸背著我開口:「...海報舅公說先留在他那兒,等妳下次默書一百分再過去拿...」

默書一百分不是什麼難事,我說沒問題。





爸爸脫下了眼鏡,打算進自己的被鋪,經過我的床:「看妳,都十歲了,連被也蓋不好,萬一著涼了舅公又會問我是怎麼照顧妳的...」一屁股坐在我床邊替我蓋:「妳要用功讀書,學會照顧自己才行嘛,老是靠爸爸和舅公嗎?...」

舅公也叫過我,不要生爸爸的氣,因為他都是緊張和疼愛我,才事事這麼大反應:「他自幼父母都不在身邊...」他雖然一臉嚴肅,但很愛身邊的人,只是不懂得也羞於表達。

我也知道他的個性,也沒有生他的氣,只是:「爸爸,被子都蓋到我的鼻子上了...」

 
第二天爺爺沒叫我起來喝早茶,而是拉了爸爸去村口的食店買了白粥和油條回家吃。我起來時他們都快要吃完,有點趕著出門的樣子。他們叫我自己吃,吃完收拾乾淨,今天天氣好像不太好,也叫我不用跟他們出去,在家做做暑假作業和溫習功課,晚上回家給我做雞翅膀。至於午餐,已經拜託了隔壁的八嬸,中午我過去跟她一起吃。

說完他們便出去了。臨走前爸爸叫我要乖。我說知道了。





我就真的拿暑期作業出來做,好多天沒碰了,假期剛開始時做了一點。其實我該聽爸爸的話,認真一點唸書才是,不要叫他老是生氣。
果然認真起來,效率也高一點,我一口氣做了三分之一,因為這裏很清靜,也沒有上網、唱片、漫畫書這些誘惑。除了電視和收音機便沒有其他娛樂,但我從來都不愛聽收音機,平日早上電視都沒有好節目,不是悶死人的股票現況,便是老掉牙的電視劇,再不然便是新聞。

做完作業便快到中午,八嬸過來叫我去吃飯。

八嬸也是個看起來很可愛婆婆,應該跟爺爺差不多年紀吧,都是那一代人,但她的可愛跟爺爺不同。她沒爺爺的大肚腩。我覺得她的笑容很甜美、很平易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