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嬸好像有個女兒,住在鄰村,不時會回來看她,平時則一個人生活。

她說早上爺爺告訴她我會來吃飯,特意去買了鮮魷做炒麵。我看了看,整碟麵都五彩繽紛,飄出來的香氣叫人口水直流!除了鮮魷,還加了很多新鮮蔬菜、淋上了香濃的蕃茄汁!

她叫我先坐坐,進去拿甜品出來便可以開吃。我讚嘆居然還有甜品!太豐富了!她笑著說來到這裏,一定得嚐嚐這裏的豆腐花,否則不可算是來過:「這是外頭嚐不到的味道。」用的黃豆是村民自己種的,加上清澈乾淨的水源和他們的獨門秘技,造出來的豆腐花特別香滑,是真正的豆製品味道,城市那些太假了。

我很急不及待!

雖然八嬸叫我先吃,但爸爸教我大人未坐下都不可開吃,這樣很沒禮貌,再肚餓都得等長輩先坐下。





她端著豆腐花出來,又替我盛麵。雖然我吃慣意大利麵,但這碟比什麼星星主廚的有過之而無不及,醬油加上鮮魷、還有新鮮蔬菜,簡直好吃得停不了口。我看這裏有個隱世廚神呢。

她看我喜歡吃,叫我多吃點。

但我得嚐嚐她說非吃不可的豆腐花。本來以為平平無奇,誰料一吃便驚為天人!果然滑得直接溜進喉嚨,而且豆味濃郁,很是真材實料,還帶著一股清甜,想必是她提到的清澈水源。吃完這個便知道城市的完全不入流,就是一塊白色的無味果凍,騙錢的東西。

只是簡單地加上黃糖,便造出令人難忘的味道,我現在覺得連雪糕也很假。

她見我吃得那麼開心也很高興。我謝謝她。





她叫我以後多點來看爺爺,再給我做些別的菜。

其實我也想來,可是這裏真的太遙遠,叫他搬出來跟我們住也不肯。爸爸提議過他跟舅公住,年紀差不多也有個照應,可是他們兩個都不肯。雖然他們感情不錯,間中有講電話,但說一起住便無謂了。

吃完飯她收拾,叫我自己開電視看。我說要幫手,她叫我不用,看電視就好。

那就聽她話吧,反正家務事我也不太會。

幸好剛播完新聞,不然肯定悶死,現在在播廣告雜誌。





接下來播那些幾分鐘的政論和訪問,都在說些環境保護、老人福利等社會問題,又是悶死人...八嬸還在洗盤子,我連個說話對象也沒有。

悶到有點想回家睡覺,吃飽覺得睏...但是一吃飽便走很難看,我還是得坐坐。

那些又悶又不知所云的訪問終於結束了,八嬸也洗完盤子了,問我要不要吃水果,忽然電視畫面一轉:「東風呀!」我大叫起來,嚇了八嬸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