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修仙路途崎嶇險惡,機緣與危機只有一線之差。面對茫茫前路,最終只能以殺入道,修成劍仙。





陽光溫暖柔和散落。

香江一街道甚是熱鬧,一支數十人的迎娶隊伍浩浩蕩蕩地出發去迎接新娘。

在香江甚少有如此浩蕩的娶妻隊伍,就只有大家大族才有如此本事,因而沿途吸引眾多鄉親圍觀。

人群中一小子問道:「爹爹,今天何許人家以如此浩蕩之勢去娶妻?」那文士道:「今天乃宋文兩家聯姻之日,如此浩蕩實屬正常。想當年為父娶你娘也就數人和一轎子。」那小子道:「我以後要出人頭地,用大轎娶妻,才不要像爹爹般寒酸。」那文士聽見後也是搖了搖頭嘆了口息。

香江中存在六大家族,宋、文、鄧、廖、侯、彭,六大家族掌管著香江主要命脈。





宋家為武家,握有香江部份兵權,世代子孫不從軍就是成為武者,文家則世代從商,擁有大部份港口碼頭,兩家聯姻勢必為雙方鞏固政商兩界地位。

當眾人的焦點都放在迎娶隊伍時,有兩矮小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向著文家前進。

小男孩一邊牽著小女孩的小手一邊跑著道:「今天是南哥哥娶妻之日,但還沒見過新娘子,也就只有爹娘見過,等本少爺去見見她,幫南哥哥把把關。」被牽著手的小女孩道:「真的要去嗎?成婚之日可不是開玩笑的,要是闖禍傑哥哥你可不是只被禁足這麼簡單。」那男孩回頭笑道:「凱琳妹妹,我可是香江鼎鼎大名的混世魔王,這點事會難倒我嗎?真的闖了禍萬大事還有哥呢。 」看著露出如此天真爛漫的笑容的小男孩,宋凱琳有如失去抵抗力般默默地跟着他。

約一炷香的時間,兩小孩就到了文家。

他們轉了一圈,到了一處沒人的位置開始翻牆而入。





小男孩一躍而起,翻身就坐到圍牆上,小手伸向宋凱琳,示意她捉住,宋凱琳也純熟地捉小男孩的手一躍,也坐到圍牆上。

他們如此純熟迅速,明顯不是第一次翻牆了。

他們雙雙從圍牆上落下,發現四周種滿花草,遠處有一池塘涼亭,小男孩觀察了四周道:「此處應該是中庭,四周也無人,我去找文大小姐的閨房,你幫我看風。」宋凱琳點了點頭就與小男孩一同行動了。

不用多久他們就發現了一間佈置精美的房間,此房間十有八九就是文大少姐的閨房。

小男孩輕輕地把一扇窗拉開,鬼鬼祟祟地探頭而出,在一瞬間,他的目光就被坐在不遠處正梳頭的文大少姐吸引著,她那烏黑亮麗的秀髮及腰,抬手梳頭
的動作何其優雅,手袖輕輕滑落,潔白的玉手無意間露出,其苗條的身材在身子前傾時更為突出,如花似月的嬌容連懵懂的小男孩都為之而心動。





只需一瞬間,小男孩就已看到失神,宋凱琳問道:「喂,方大少姐長得怎樣?」小男孩毫無反應,隔了數息小男孩都沒作出回應,小女孩就一把捏著小男孩的腰,「啊」的一聲瞬間從小男孩口中發出。

小男孩的一聲驚動到方大少姐,方大少姐大聲地問道:「來者何人?」

聞言,小男孩嚇得下意識藏起來。

但數息後,小男孩破窗而入道:「本少爺乃混世小魔王!」宋凱琳見狀立即跟上,面上露出一絲憂慮輕輕拉了拉小男孩的衣袖道:「我們這樣闖進來沒事吧?還是快點離開吧。」小男孩依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道:「我來看看我未來嫂子有何問題?身上又不會掉肉⋯⋯」

正當小男孩還在一本正經地說歪理時,方大少姐一手抱住小男孩一手摸著他的頭道:「真是可愛的小孩呢~你是宋二少宋傑吧。今闖進姐姐的房間所謂何事呢?」

就算是被稱為混世小魔王的宋傑,在被如此漂亮動人的大姐姐以「摸頭殺」進攻,都馬上開始害羞起來。

害羞的宋傑吱吱唔唔地道:「姐⋯⋯姐姐,此行本⋯⋯本少爺只是來幫吾兄把把關,看看方⋯⋯方姑娘你張相如何。」  方大少姐微笑道:「別驚,那弟弟覺得姐姐如何呢?」方大少姐這一笑顏可傾城,幸宋傑年紀尚淺,不然又一男拜倒在方大少姐的石榴裙下。





看到這笑顏的宋傑頂著早已通紅的臉道:「本⋯⋯本少爺覺⋯⋯覺得姐⋯⋯姐姐如天女降世般美⋯⋯美麗動人,都快讓我覺得南哥哥配不起你。」方大少姐笑道:「呵呵,真是口甜舌滑的孩子呢。見也見了,快回去吧,這裏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

宋凱琳再次拉了拉宋傑的手袖提醒道:「快回去吧,我們出來太久被大人們發現又會被罵的。」宋傑有點不情願地道:「知道了~那我們先了喔嫂子,一會婚宴上再見了~」說完就拉著宋凱琳的小手轉頭離開。

方大少姐也對著他們的背影揮揮手道別,心道:真是對有趣的孩子呢。
 


離開方家大宅後,宋傑與宋凱琳二人就往著宋家大宅奔去,他們也是不敢怠慢,因他宋傑平常太常闖禍,今天又是兄長大婚之日,怕他們離開太久又會被質問受罰。

宋傑一邊奔跑一邊問道:「凱琳妹妹,你覺得方大少姐如何?」宋凱琳想了想道:「溫文爾雅,平易近人,會是個好妻子。」宋傑道:「本少爺也如此認為,只希望南哥哥歡喜。」

他們邊聊邊跑著,就在轉到小巷時,被數人擋着去路。

宋傑一眼就認出擋路的是彭家的彭浩康。





彭宋兩家雖同為香江六大家,但同為武家的兩家在明面上互不侵犯,卻暗中不斷較勁,爭搶地位及兵權。

作為兩家年輕一輩的他們也是鬥個你死我活。

宋傑眼看被攔路就道:「好狗不攔路,快到一邊去,本少爺趕時間。」彭浩康道:「宋方聯婚你這個宋二少偷偷溜出門口是做什麼呢?」宋傑有點不耐煩地道「辦個婚禮又不是坐牢,為何不能出門,而且本少爺是光明正大從正門出來的。快讓開,本少爺趕時間。」彭浩康指了指自己的褲襠奸奸一笑道:「要過去就從這裏過。」

宋傑被激怒地以方言道:「我過你老味!」語畢,宋傑向彭浩康揮拳而去。

彭浩康見狀亦不甘示弱與宋傑開打。

宋傑所學的宋氏拳法與彭浩康所學的彭家拳譜皆為普通武者能學習的基礎武技,並不需要以真氣驅動施展。

數十回合過去,雖功法上難分高下,但在功法的領悟以及對戰經驗上,宋傑都略勝一籌,在攻勢上漸漸把彭浩康壓下。





彭浩康見狀大聲對其手下道:「還不快來幫手!」眼看彭浩康叫人來,心中更怒,以方言道:「打唔贏就吹雞,夠姜就隻揪!」

彭浩康當然不作理會,對彭浩康而言比起打輸丟臉,以多打小的丟臉算不上什麼,而且白癡才有手下都不用。

不到數回合,宋傑就已處於下風,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此等差距不是經驗可彌補。

此時,於戰局外的宋凱琳開始擔心宋傑會不敵,也不再保持沉默了,她的武功並非十分優秀,可她在暗器的造詣精湛,她從袖口中取出數個麻布袋投向彭浩康他們。

數人中只有彭浩康閃避躲過,其餘人都被擊中。

擊中的瞬間,麻布袋瞬間爆出大量石灰粉,大量石灰粉進入他們五官,使其不適倒地。

就在彭浩康分神時,宋傑使出宋氏拳法第三式「珠江三角」,以後腿踢向對方膝關節,雙拳擊向雙肩關節處,彭浩康反應不及,硬接這一擊,失去重心的彭浩康被擊飛數尺遠。

宋傑對著倒地的彭浩康道:「本少爺還趕時間,這次就小懲大誡,下次在收拾你。」語畢,就再次拉著宋凱琳的小手離去。





宋傑和宋凱琳有驚無險地在無人發覺的情況下回到宋家大宅中。

宋方兩家的婚禮日舉行得如火如荼。

正當所有人都在宴會中大吃大喝,沉醉於婚宴的喜悅中,可宋傑和宋凱琳又再次溜開,一同到了後庭中一亭閣中賞月。

今天的月亮何其圓,月光何其光。

月光下,宋傑的輪廓更深刻突出,雖然青澀,但散發着一股英氣,有神的雙眼最為突出。

宋凱琳也有點看呆了。

他們從出生到現在一同生活了八年,除了睡覺梳洗外,基本上形影不離。

可這麼仔細地看著宋傑也是甚少。

看著看著,宋凱琳臉上出現了一抹紅霞,心跳開始加速。

她從未嘗有如此感覺。

一種表兄妹之情,兄妹之情,友情以外的感覺。

出生到現在,無論喜與悲,宋凱琳身邊都有宋傑陪伴,宋傑早已成為宋凱琳的一部份。

這是依賴?是親情?是愛?宋凱琳她不知道,也不懂。她只知道自己開始為宋傑而心動。

宋凱琳再次看向月亮道:「今晚的月色真美。」宋傑道:「對啊~又大又圓~」

或許由於今天有婚宴舉辦,宋凱琳有些許感觸,低着頭若有所思。

突然宋凱琳問道:「倘若那一天我成婚,你會怎樣?」宋傑道:「會祝福你吧,說到底也是婚姻喜事。」宋凱琳又問:「倘若我並不喜歡那人呢?」宋傑道:「那本少爺就去搶婚!本少爺才不會讓你做不喜歡的事~」宋凱琳再追問道:「那倘若沒人願娶我呢?」宋傑道:「那本少爺娶你便是了,本少爺絕不會讓我的凱琳妹妹孤單一人。」

宋傑不會覺得自己剛才的發言有何問題,對只有八歲的男孩來說,理解情愛還是太早了,可他不知此諾言對一女孩有多重要。他只想為何著平日沉默寡言
的宋凱琳今天居然有如此多問題。此時的他始終想不通。

宋凱琳輕聲地道:「謝謝了宋傑哥哥。你一定要記住今年的諾言。」宋傑伸出尾指滿面笑容地道:「一定會記住的!我們來打勾吧~」

在月光下,他們為對彼此的諾言打了勾,在天地印證他們兩小無猜的感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