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除夕夜,我和父母,去酒樓參加大家族的團年飯。

我的舅公是家族中最有輩分的長者,也是一個非常有錢的人。他說:「這一頓飯我付賬,不過這次民主一點,讓大家各自點一道菜。」

各人聽到,固然高興。往年都是誰付錢誰選擇,這次居然可以自己選擇。

菜單上有很多菜式,包括炸子雞、紅燒大鮑翅、清蒸大沙巴……真的是琳琅滿目。

我看到這裏,已經垂涎三尺了🤤。





我的父母平時不吃茄子,但是我很喜歡吃串燒店中的蒜蓉燒茄子,所以這次我點了一道紅燒茄子,希望可以有新的味覺體驗。

各人都選好了。

舅公看看點的菜式,皺起眉頭說:「唔……」

他說:「你們選的菜式,很多不太適合呢。炸子雞、椒鹽豆腐,這些油炸食物,不太健康,而且我有高血壓不能吃……換成清蒸的好了。至於糖醋鱸魚,我就不太喜歡吃甜食的……也換成蒸魚好了。還有……」

又說是民主地選擇?何來這麼多限制呢?





我不滿地插嘴說:「不是說好讓大家自己選擇菜式嗎?」

舅公吃吃笑地說:「這樣……是我付錢的,也要我喜歡吃的才行呢。」

雖然他笑着說,但是以凌厲的眼神望着我。

我想反駁:「但是……」

此時,爸爸向我打眼色,示意我不要和舅公繼續爭拗。





媽媽在我耳邊輕言道:「不要冒犯長輩呢,否則是會遭天譴的!」

舅公見我沒有再說話,向眾人問道:「我稍微改一改就下單了,有沒有意見呢?」

沒有人回應。

「沒有意見就好了,我下單吧,侍應姐姐……」

各款菜式上菜時,仍然是堆滿整個圓桌,不過都換成了清蒸的菜式。

我看着面前的清蒸茄子,心想:總覺得與串燒店的不太一樣……

我夾了一塊茄子嘗一嘗。

「噗!」





難以入口,我把它吐了出來。

「還真的夠難吃,這茄子是怎樣弄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