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點0  石榴 7月1日
      「請到我家裡,讓我幫你處理一下傷口吧。」
         血淋淋雖使我感到害怕,但我對他感到一股熟悉感,也許他的到來可以使我喘息片刻。
        或許這故事亦是誰共你的故事吧。我父母就是所謂的虎爸虎媽,對我自小有極高的期望,密密麻麻地為我的生活安排妥當,課外活動、補習作為每日的標配,把我的一切榨乾,無論是快樂、興趣、朋友。崇敬儒家思想的他們對我的人際圈子亦異常嚴格,所謂「無友不如自者」,他們往往會趕絕一些不合格的朋友。一旦學業成績不如理想或是我做了些惹他們生氣的事,等待著我的只有鞭打和辱罵。但另一方面,他們強調飲水思源,每個晚上都要求我把論語中的《論孝》倒背如流,經常數算他們為我所作的犧牲。我也曾妄想終有一天會到來的自由,但缺乏勇氣的人始終會在現實面前妥協。
       近來頭痛得厲害,本來今晚要通宵達旦地補習,但照顧受傷的人應該可以成為不錯的藉口吧。
       按了門鈴,沒有回應,今晚父母應該晚歸。我連忙把他安置在沙發上,先擦去臉上的血跡吧。究竟為何傷勢如此重呢?......等等,傷口怎麼這麼小?可以癒合得怎麼快嗎?這......可能嗎?奇怪的是,擦去血跡後,並沒有如我想像般嚴重,反而顯現一臉俊俏的輪廓。
      他意識倒是清晰不少,向我道謝。
     「我叫石榴。呃,你不介意的話請告訴我發生了什麼,看看我可否幫得上忙?」
      遲疑了一下,接著無所謂般說道:「就是被人揍了。」
     「校園欺凌嗎?」




     「每一次遇到他時,身邊也沒有人。也許是單純的針對吧。」
     「那......有人可以幫到你嗎?」
     「不,我沒有朋友。」這樣呀,真是難相處的傢伙。
     「要不......我當你的朋友吧?」
     「哈?」
     「我也沒有朋友......真正意義上的朋友。」
       也許我的故事在別人看來是多麼千篇一律,多麼沈悶無新意,但我仍然決定把我的故事分享給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