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點1 卓天焚 7月2日
      向著身處校門前的她步步靠攏,但石榴卻離我越來越遠,尖銳的雜訊聲如同漣漪般在我腦袋擴散,痛楚奪取了我的意識,世界離我而去。

甦醒的瞬間。
時間開始流動的瞬間。
一切都感覺那麼的遙遠。
    
       陽光普照,人群熙攘,但她卻已經消失在我眼前。為思索這種違和感的可能性,我先回校看看時鐘,一點十分,時間沒什麼奇怪,證明我並沒有長時間地痛暈了過去,但為何我感覺到一種不連續性呢? 
      「卓同學,你也來觀測時間的運行嗎?」我悚然發現一位白髮少女也在觀看時鐘。但我不願理會這位電波系的,轉身就走。
     「卓同學,人會為了逃離痛苦同情他者和他人共享痛苦,對吧?」她說的不就是我嗎,她怎麼會知道?我猛然回首,死死的盯著她,她那透切的眼瞳宛然看穿世事般,令我望而生畏。




     「但人又如何確定當中的必然性呢?這種方法仰賴著人與人之間的連接,卓同學,人又該如何確認自己的存在呢?」
       她給我一種知曉萬物的感覺,但我不應該害怕她,這並沒有什麼可怕的。我回應:「我思故我在。」繼續與她對話也許可以為我帶來解答,我壓抑心中的恐懼,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說出來。
     「 即使可以證明此刻的你存在,那上一秒,下一刻的你呢?他們還是你嗎,還是已經不復存在了?」滴滴答答,時鐘的運行尤其沈重,每一秒,時針彷彿竭盡全力般,才能迎來下一刻。我想起那些煩人的雜訊聲,它的出現總會中斷我一直以來的連續性。對呢,失去了記憶感覺的連續性,我還能證明我是一直存在的麼,或者,我是一直存在於這個世界的麼,或者我一直存在在的這個世界是一直存在的麼......
        好亂,一切都雜亂無章。但至少,現在有一點我想知道,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吆喝眼前這位看似知曉萬物的人:「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我的名字是彩名。」平淡的回應,冷若冰錐。
        ……「不,我是問你究竟是什麼?」
      「我是彩名。」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