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點-1 自在守 7月2日
       放學後,雨悄然地灑著,我本要接妹妹放學,卻有一幫十餘人在路上迎接著我,他們手持武器,殺氣騰騰。
      妹妹常常說司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而我就是武術界的巔峰。坦白說,我和司自小便察覺自己,在芸芸眾生中拔群出類,司是在智慧方面,而我偏向於力量體格方面。但生活無憂無慮,也沒必要對此尋根究底。但即使如此,有時候我也愛打抱不平,伸張正義,例如上星期我便擊倒了正要打劫的歹徒,大概我是著迷當這種正義的夥伴吧。
      現在這些不速之客是來報復我的嗎?
      在武打片中,所謂一打十或群毆,實際不過是車輪戰,不斷通過移動來製造一對一,其餘的人則在不斷划水。印象最深的莫過於特攝,例如decade一人虐殺其他騎士的圍毆的那一幕,kabuto就在戰區外圍遊手好閒,相當滑稽。
       不過現在我要面對的可是一群能爭慣戰的打手,如果是富有經驗的內行,則會背對牆壁,令攻擊不會由四方八面而來,只集中應對前方,這樣尚有一絲勝算。
       但對於我而言,大可不必。
       他們朝我沖來,帶頭的人更是凶神惡煞。待他們離我兩米左右時,我極速的躍起,迅雷不及掩耳,我的拳頭襲向他的臉龐。但隨著他的倒下,我被重重包圍起來,對此我先推開左方的敵人,把手肘頂在他身前,盡全力衝刺,以此暫時突破了他們的包圍。此刻我與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在我解決了被我推開的敵人時,刀鋒已離我不足數十釐米,但這點時間對我而言足矣,一個轉身我完美的拉開了距離,並且藉著旋轉的動能我踢出一擊兇暴的後旋踢。 
      「呀啊!」口沫橫飛的他被我踢飛撞向他的同伴。趁此良機,我風馳電掣而去,對本來較為遠離我的敵人拳打脚踢,速度之快,他們根本難以擋格。背後有沈重的腳步襲來,也許是所謂武者的意識(一個司教我的詞語),轉身一個全憑感覺的肘擊,無情地重創了要來偷襲的敵人。
       自此他們潰不成軍,慌忙逃亡。




       無可否認,我也受到了他們的攻擊,但對於我而言微乎其微,即使流血了也會快速地癒合。
     我繼續著接我妹妹放學的計畫,一位白髮少女正在路口遙望天空,喃喃自語:「命運的齒輪轉動著,天之端即將到來。」
       我想起王菲的《暗湧》。
       就算天空再深 看不出裂痕
       眉頭 仍聚滿密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