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點0 石榴 7月3日
      我是多麼希望這只是一場夢啊。
      直到昨天,還令我那麼愉快的風景。
      所有感動,都已經遙不可及。
      下體一片血紅,我甚至感到噁心,為自己感到噁心,為自己感到羞愧。
      我已不再被束縛,我忍著痛走到窗戶,坐上窗戶,賞析著夜色。
      天之蒼蒼,其正色邪?天空明明是黯淡無光,太陽偏偏照亮天空,帶來光明。神啊,為什麼你要這樣做呢,這是你作樂的習慣嗎,帶給我曙光,再狠狠地奪取它。
      你們看一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在倉裏存糧,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們。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現在看來是多麼的諷刺呀?如今的我比螻蟻還卑微,
      微微蠕動的……螻蟻
      被蔑視,被踐踏,被虐殺。




      微笑而對,那是多麼可笑。
      若說我對世界毫無留戀,那是假的。只是我已經放棄掙扎這種毫無勝算的事了。
      即使天空再美麗,它也不是為我而設的,它也不是屬於我的......但也許......在這片天空後,有一個彼岸世界,在那裡我可以和喜歡的人幸幸福福地生活下去,在那裡我和天焚情愛歷久彌堅地永遠相守在一起。又或許另外一個世界,在那裡我逃離了父母的魔爪,我經歷了一個平凡但美好的人生,嘗試到失戀的滋味亦感受到愛情的美好,為生活奔波勞碌同時體會到生命的充實,委屈在劏房裡仍然艱困地生存。即使是這樣,我也已經心滿意足,但為何,為何連這些我也沒有?
      ……
     在永夜下,我吟唱著一首小學音樂堂的曲子。
There is a castle on a cloud
I like to go there in my sleep
Aren't any floors for me to sweep
Not in my castle on a cloud
There is a lady all in white




Holds me and sings a lullaby
She's nice to see and she's soft to touch
She says Cosette I love you very much
I know a place where no ones lost
I know a place where no one cries
Crying at all is not allowed
Not in my castle on a cloud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