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點1 卓天焚 7月3日
       我想起曾幾何時看過的一幕,他向她問到:「我算是你的什麼人?」如果她回答:「愛人。」他將拋開一切選擇平靜的生活,大概也會迎來幾乎全滅的結局。如果她回答:「家人。」他將繼續前進,迎來令人噁心的爛尾結局。大概哪一種回答都不盡如人意吧。現在,我知道我的回答舉足輕重,但依舊毫無頭緒,我在這神秘的空間思索著,會有曖昧的答案可以兩全其美嗎?
       像是看破我般,她說:「不要緊的,漸漸地,你的記憶會隨日子甦醒,而你的力量同樣。看,我們身處的這個神秘的空間正是你作為創造者的能力。」
       我像是參觀博物館般在這看似無限的空間來回走動,發現這裡竟然出現一樣熟悉的事物——時鐘,但時針運轉的速度卻慢的多,這裡的時間流動與現實的時間流動不同嗎?
       創造者的能力嗎?也許就像明晰夢般,正因為是在意識清醒時所做的夢,可以隨意創造和改變夢境嗎?如果我是這個空間的創造者,我也應該有很大程度的決定和控制權。我在心中默默許願——兩個椅子。
       果不其然,眼前出現了兩個椅子,我邀請石榴坐上去,剛坐了上去就聽到她的輕聲嘲諷:「呵呵,明明在這裡身體不會疲勞,你是這麼注重儀式感呀。」
     「是嗎?嘛......其實我應該還是一頭霧水,我可以理解成這樣嗎?你跳樓後砸到我,而你死了,我被你砸暈了,在我肉體昏迷期間,我創造並來到這裡。而你死後,因為一些原因,你的一部分記憶恢復了,然後不知什麼原因遇到我?大概是這樣?」我盡力整理所有事件,得出以上的理解。
      「差不多吧。我猜測我能和你見面是因為你『想』見我,回想看看吧,當時你應該想起我,所以我才會出現。至於是什麼原因我的記憶恢復,我尚未知道,也許只有你知道也說不定。」
      「確實是這樣呢。要不我們回歸最根本的問題,為什麼會這樣?不不不,與其我一直問問題,不如你由頭說起,解釋一切的來龍去脈吧。」
      「就我所知本來存在兩個世界,創造者存在於其中一個,破壞者存在於另一個,正因創造者和破壞者的不相容或者相斥,才需要兩個世界。而調和者則負責保持兩個世界的平衡和穩定,例如如果我們要令兩個星球保持一定距離,我們可以在兩個星球上建立一條堅固的橋,而調和者就像是用以固定那條橋與星球緊密連接的支柱。天焚,一條連接兩個星球的橋有多少個這樣的交點?」




       「兩個?」
       「對,而我就是其中一個調和者,那麼如果橋與陸地的交點上用以固定的支柱出現問題,那麼會發生什麼事呢?」
      「兩個星球會相撞吧?」
      「嗯,這正是兩個世界發生中的事。作為調和者之一的我死去了,我本應要繼續輪迴,出生在世上,繼續擔當世界的調和者,這一次的自殺我擺脫了繼續輪迴的命運,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也忘記了,就像一場夢般。總而言之,兩個世界正逐漸靠近,單靠一個調和者再也不能維持平衡,就像如果那條橋只連接其中一個星球,根本不能阻止另一個星球的靠近。」
       「所以星球要相撞,世界末日了嗎?」
       「不,兩個世界會融合,創造者,調和者,破壞者也會融合,成為所謂的神吧我認為,屆時世界會如何則取決於祂的意思吧。」
        「融合?所以說我會死嗎?」
        「不,由於創造和破壞的對立性,創造者破壞者其中一位將會消失,其中一位將成為神吧,大概。」
         ……怎麼這麼複雜,這是我一直生存的世界的世界觀嗎?好累,不是身體上的疲勞,而是精神上的。
        現在身處的空間看似開始崩塌,開始變得朦朧,變得黯淡無光,直至一片漆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