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點1 卓天焚 7月3日
      石榴的父母從那間房走出來,與我碰過正著,我知道我被認了出來。
      本來溫文爾雅的面龐,忽然燃起火來,隔外地恐怖。指著我的鼻子,發洩著他們的怒火,把一切過錯都往我身上推。看得出來他們沒有絲毫悔意,繼續理直氣壯地發表偉論,和我校的校長無異。
      理所當然,警察把他們拉走,他們一邊詛咒著我,一邊奮力掙扎。
      不幸地,我並沒有權利進入那間房。
      回家吧,我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