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城的佐敦谷公園,寬趟的草地,明媚的陽光裡,兩位稚嫩的小孩互相追逐。 忽然女孩停下腳步, 嬌聲道”智思,過來一下,我有一樣東西想送你”智思驚奇地說”徽因,你搞甚麼鬼啊?”徽因興奮地回道”你先閉上眼!” 智思照做般閉上雙眼·感覺好像被戴上精緻的鏈子”他隨後睜開眼精,發現自己被戴上一個月亮石般的鏈子。 好奇問道“這個是甚麼?” 徽因道”這是月亮石鏈子,可以保護你不受邪魔外道侵襲”智思打趣道“那麼厲害?那我就成為動畫片的超人啦哈哈!”這時候智思竟在雜亂的辦公室醒來,他才又發現又是南柯一夢,這不是第一次作夢見到童年玩伴了。
從小到大,這個夢境不停纏繞着智思的思憶,但作為傳染病學教授的他雖搞懂傳染病傳播的規律但始終搞不懂心理的這一道坎,他有嘗試問問爸媽究竟童年有沒有玩伴,但爸媽都愛莫能助,妹妹楚凝苦笑道”看來哥哥你要在現實世界找個女朋友了!”智思何嘗不想呢?但上帝從來沒有像賜予阿伯拉罕一個兒子般賜予他一個女朋友。然而他的確帶著夢境上的月亮石鏈子,但誰也解釋不了它的來源。他望望手表,是時候去參加跟博士生的面試。

走進面試室,他跟另一位面試官坐下後,一陣咚咚的敲門聲過後,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仔細一看,是一個中等身材,面容姣好的年輕女子,年齡好像跟智思不分上下。 智思仔細一看,跟智思夢中所見的身影不謀而合。那女孩不荀言笑並好像以一見如故的目光看著智思。 面試的內容就是讓女孩展述如何改善計算傳染病的即時傳播率,這個被稱為傳染病學研究最難的一道題,沒想到女孩卻有獨到的見解。智思和另一位考官對女孩的展述大為折服,覺得她冷艷的外表下卻學識淵博,是做研究的材料,卻馬上錄取了她,智思卻想借此探討女孩與自己夢境的關連

面試完結後,女孩回到一個陰深詭異的古堡裡,對著一個外貌可怖,面滿皺紋的女人說”媽媽,我已依照您的昐付,成功接近他了”那女人冷笑地說”很好··看來可以向可憎的女人報被打回原形之仇了‘’ 女孩疑惑地說‘媽媽,真的要這樣不留餘?’女人恐嚇她說‘’你若不聽我話,就會成為祭品‘’,說罷拿著一本散發妖邪之氣的古老書籍,正欲念難懂的咒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