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張開眼睛,但刺眼的陽光讓你有點目炫神迷。好不容易習慣了光源,你發現眼前是一片茫茫的大草原。

剛起來的你,察覺自己又餓又渴,還被暴曬得頭暈轉向。

你掙扎着爬起身來,就連你腦海中僅餘的求生意志都告訴你,假如繼續躺下去,大概過不了多久就會死。

幸好,在地平線遠處你好像察覺到一些東西,也許是建築物,你決定過去碰碰運氣。

你拖着疲乏的腳步,步行了一段時間,身體每一寸肌肉都像是在抗議,你已經走不下去了,難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要死在這個地方?





「你看,那裏有個人。」穿着藍色衣服的女性有一把甜美的聲音,但你已經餓到眼冒金星,無法看清楚她的容貌。

「他、他、他不是穿藍色衣服的,他可能是敵人的奸細。」身旁只穿着藍色長褲的男人,手中帶着一把工具,可能是斧頭,說話還有點口吃。

「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看、看、看也好,如果不對勁,我要通知城鎮裏的人敲響警鐘。」

他們應該是發現了你。你忽然像是放下心頭大石一般鬆懈了,以致就這樣原地暈了過去。





你在迷糊的睡夢中聞到了肉湯的香味,聞起來不像是老媽煲的老火湯。陌生的環境使你掙扎着爬了起來,這個時候你感覺身體已經好很多了。

你身處一所像是由木材、乾草和染着藍色邊緣的帳幕混亂搭成的建築物當中,有着開放式的設計,能夠在透過木柱看到外面的景物。

依然是那片綠色的草原。

你注意到建築物的外部有條梯子,看起來很是熟悉,但又說不出是在哪裏見過。

「陌生人你醒來了嗎?湯還熱,你可以趁熱喝。」





一個藍衣女子從帳幕外面探頭進來。從她甜美的聲音聲音,你辨認出她正是發現你的人。

你在床邊找到了湯,二話不說就開始喝了起來。湯的肉味濃郁,但微微夾雜着野獸的腥臭味,不過你也顧不得這麼多。

「湯米,那個人醒來了。」藍衣女子叫喚着正在外面工作,赤裸上身的斧頭男子。

「你們是誰?這在哪裏?」你嗝了一口氣,飽足感讓你舒服不少,你開始提出心中的疑問。

「我是格蘭達,身邊的這位是湯米。」藍衣女子溫和地介紹着。

「你、你好,我是湯米,是個伐、伐、伐、伐木工。」

口吃的湯米伸出手來,但你沒有握上去。湯米意識到可能是自己充滿木屑的手太骯髒,於是悻悻的收了回去。

不過你沒有和他握手的原因、卻是你聽到他的自我介紹,心中忽然猛烈一跳,當下呆着了。





「至於這裏是什麼地方,我們也不是太清楚。」

「不過有個名字,是我們自己改的。」名為格蘭達的藍衣女子微微一笑:「我們叫這裏做綠色阿拉伯。」

你從床上跳了起來,連忙從建築物裏跑了出去。

跑開了一段路程,從外面望過去,你終於看清本來所身處建築物的原貌。

這是一座完美還原世紀帝國 II,黑暗時代的城鎮中心。

你估計自己是穿越到世紀帝國的世界去了。畢竟在原來的世界你看多了穿越小說,並不是很難接受自己穿越了的事實。

這一切自有合理的解釋,不過沒有旁述、神之聲,似乎需要自己一步一步找出真相。





「不好意思,我有點睡迷糊了。」你撓着頭,對被你嚇到而追趕出來的兩人道歉:「這裏和夢中的一個地方很是相似,我還不太敢相信這是現實。」

格蘭達和湯米對望了一眼,單純的他們似乎是相信了你的說話,微笑着搖頭告訴你沒有所謂。

「你呢陌生人,你叫什麼名字?是來自什麼地方?」

肖麗的格蘭達好奇地眨貶眼睛問,你注意到她的瞳孔是漂亮的天藍色。

你總不能說自己是一個世紀帝國 II的玩家,來自2021年的香港,於是你含糊地以自己來自很遠的地方敷衍了過去。

而正當你打算肓,編自己的名字時,忽然傳來一陣馬蹄的聲音。

「敵襲!敵襲!」

你朝那邊望去,一名騎着棕色瘦馬的藍衣人正朝城鎮中心急馳而來。





是斥候騎兵,你心裏想。錯不了,這裏絕對是世紀帝國的世界。

斥候不遠處,有數名凶神惡煞,手中抓着釘頭槌,身穿皮甲的紅衣男人正追趕着他!

當你從沉思中反應過來的時候,你發現格蘭特正拉着你的手跑向城鎮中心。

「快!敲響警鐘!」斥候慌張地說。

但是似乎來不及了,你眼見那幾名找着釘頭槌的惡漢,將你和格蘭達以及湯米包圍。

湯米怒吼一聲,丟下手中的斧頭,抓出腰間的小刀準備戰鬥。

你內心不禁屌了出聲,心想這個是世界是不是連這種細節也複製得這麼清楚。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斧頭比小刀傷害更高,不是嗎?

你也學過了數年跆拳道、劍擊和各種格鬥術,沒能找到合用的武器,只好赤手空拳對抗這幾個民兵。

但是來到他們面前,手剛舉到一半,你才發現自己沒有辦法揮拳。

你忽然明白這個世界是怎麼一回事,不過太遲了。

眼前的大漢詐笑着將釘頭槌揮向你的頭顱,頂門傳來一陣劇痛,你立即不支倒地。

另外幾人也毫不放鬆,將手上的釘頭槌朝湯米和格蘭達招呼。他們兩人勉力以小刀接戰,沒能堅持幾招便慘叫倒地,不再動彈。

你大口大口地喘着氣,雙眼之前一片血紅,漸漸無法看清眼前的事物。

最後,你斷氣了。

————————

你張開眼睛,但刺眼的陽光讓你有點目炫神迷。好不容易習慣了光源,你發現眼前是一片茫茫的大草原。

「你看,那裏有個人。」

「他、他、他不是穿藍色衣服的,他可能是敵人的奸細。」

「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看、看、看也好,如果不對勁,我要通知城鎮裏的人敲響警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