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有時間去搞清楚復活的原理,甚至不能讓自己暈倒。

你可不想再讓頂頭槌砸中,然後在劇痛之下慢慢失血過多而死。

這種經歷一次都嫌多了。

不過由於劇情需要,你可不能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例如讓格蘭達和湯米省略自我介紹之類,否則只會讓他們起戒心。

格蘭達和湯米分別自我介紹,似乎和上次並沒有不同。





「我是格蘭達,身邊的這位是湯米。」藍衣女子溫和地介紹着。

「你、你好,我是湯米,是個伐、伐、伐、伐木工。」

口吃的湯米伸出充滿木屑的手來,這次你沒有猶豫,使勁握了上去。

果然是伐木工,湯米手勁很大,你心裏就在想他攻擊力不可能只有三。

「你呢陌生人,你叫什麼名字?是來自什麼地方?」





肖麗的格蘭達好奇地眨貶眼睛問,你注意到她的瞳孔是漂亮的天藍色。

你們快要回到城鎮中心了,你知道時間並不多,於是打斷了格蘭特。

「格蘭達,你知道織布技術嗎?恐怕我有個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們。」

格蘭達和湯米面面相覷,似乎對你口中說出的「織布技術」感到驚訝。

「在城鎮中心是有商人推銷過這東西沒錯,但是要50金幣,實在太貴了,於是我們便沒有買。」





格蘭達眨眨她疑惑的眼睛,似乎不太明白你提起織布技術的原因。

「雖然這樣問有點唐突,但是很快有人會襲擊這條村莊,你們能夠盡快買回來嗎?花掉的金幣我會想辦法幫你們賺回來。」

你內心的焦躁在言語間表露無形。兩人也是比較單純,又或者是被你的真實情感所動,他們並沒有對你的說話抱有太大的懷疑。

「但是織布...和被襲擊,有什麼關係?」格蘭特小聲地咕嚕着。

「我、我們還有之前留下來的100金幣,應該夠了,我、我立刻去找商、商人。」

湯米雖然口吃,但是他為人務實,立即就舉步跑回村莊。格蘭達和你緊隨其後。

你們在一倆牛車旁邊發現了商人。他似乎正忙着和另外兩個客戶斤斤計較。

「商、商人,我們想買織布技術。」





「你沒有看到我在忙着嗎?先站一邊去!」商人似乎有點不耐煩,朝湯米擺了擺手。

「但是...」

「300黃金,不能再多了!」在旁邊身穿白衣,帶着一支木拐杖,像是牧師裝束的人舉起三隻手指,面紅耳赤地說。

「這可是關乎法蘭克的命運,這麼一點價錢怎麼可能買得到?400黃金!」商人略為不屑,刻意背向了牧師,朝向他身邊那位騎士。

「我們這邊願意出500黃金,請協助席德(El Cid)大人贏得比武審判!」

那位騎士下馬作了一個鞠躬,隨即將一個沉甸的袋子從馬背上解下來,似乎是在等商人接受。

商人咪起了眼睛,舉起了一隻手指:「再加100,不議價,我可沒有太大興趣糾纏在桑喬和阿方索的內戰中。」





這時,騎士似乎也有點面有難色,似乎他除了身上帶着這個袋子之外,並沒有額外的黃金了。

你聽得出這些人似乎在向商人尋求某種軍事協助,類似於提供黃金來換取佣兵服務。而且其中一個還是你熟悉的世紀帝國戰役「席德:兄弟鬩牆」。

但這三人這樣討論下去也不是辦法,村莊很快會受到襲擊,你必須盡快迫使商人提供織布技術。

於是你嘆了一口氣,行前打斷了他們。

「你們這裏其中一個任務我接了,報酬用於支付另一方額外的100黃金以及織布技術的費用,你們有沒有異議?」

格蘭達、湯米、商人...五對眼睛同時間注視着你,有疑惑、怨恨、感恩。這麼多情緒讓你不太反應得過來,你還是強裝着自信的樣子,盡量無視他們算了。

「這裏50黃金,我要織布技術。」湯米給你帶來了裝着黃金的布袋,你趁着商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一把將金幣放在了他的手中。

不管是因為這個世界的劇情設定,還是因為商人早已經開了盤口,實在沒有好意思在這麼多人面前改口,尤其是身邊還有一位拿着手半劍的騎士。





他接受了你的交易,交出了一個箱子。

格蘭達和湯米打開箱子,裏面是一大疊格子布般的東西,以及一本書《從零開始的織布技術》。

「喲,我感覺自己好像強了不少。」湯米將格子布披在身上,說出了像是遊戲台詞般的虛構對話。

偏偏這個世界連陽光的熱力也真實如斯。

「真的!」格蘭德驚訝地說:「沒想到這東西這麼有用!」

或許是對你們這種未見過世面的反應不太看得過眼,牧師連忙走過來,他打斷了你的思考,沉唸說道:「你說你會幫助其中一位,是協助上帝預言的貞德(Jeanne d'Arc)去到齊農,還是糾結在卡斯提爾的無聊內戰?」

「你說誰無聊?我不准許任何人侮辱席德大人!」騎士憤怒地將手放在劍柄上,顯示他受到了挑釁,也是一種具有挑戰意味的警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