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決定向騎士胡安學習放飛刀的技能。

「這招保命絕招,我可是很多年都沒有用過了。」

胡安豪邁地喝下一口麥酒,隨手就在桌子上抓起一把餐刀,然後順手拋出。

說時遲那時快,格蘭達剛剛將收集好的鹿肉抬進城鎮中心。

咚的一聲,飛刀剛好插在格蘭特頭上三吋的木柱上。





胡安連忙裝作什麼都不清楚,別過頭來繼續喝酒。

「是誰在城鎮中心內放飛刀!」

格蘭德怒瞪着你,而你望向她,一臉無辜。

胡安看來武技了得,演技亦是一等一。

接下來,你和胡安就在森林附近練習飛刀。看來你和這招飛刀並不是非常契合,花了不少時間才摸熟投擲的基本工。





「飛刀的特性主要是在出奇不意,以致敵人難以用一般防禦遠距兵器的方式抵擋。」

胡安接連投擲出三柄飛刀,這就是他的技能:飛刀LV:3。

「我這招也是從摩爾人身上學習得來的,伊斯蘭世界有很多我們想像不到的東西。」胡安感概地說。

似乎來自西班牙的胡安雖然是基督徒,他並不對其他宗教抱有太大的反感。

正當你練習得有點無聊的時候,你注意到一隻野豬在森林附近尋找食物。





你靈機一觸,朝野豬放了一柄飛刀。

野豬吃痛,立即怒不可遏地朝你猛衝過來!

「湯米!格蘭達!帶上弓箭打獵了!」

你見狀拔腿就跑,立即衝出森林,朝城鎮中心的方向奔去。

發現你竟然在招惹野豬,湯米大驚失色,連忙找起弓箭前來救你。

目前村莊已經有17位村民,眾人一擁而上,追着野豬放箭。

野豬的眼中似乎只有你而已,一直將你追到城鎮中心底部。

「大家!就是現在!」你大吼道。





數人接連放箭之下,野豬很快就被射成了箭豬,倒地不起。

「你不要惹人擔心!」

格蘭達見你沒事,還是一臉擔心,提起粉拳就砸向你。

「哎喲!好痛!」你裝作吃痛,怪叫着跑開。

「已、已經很久沒有人敢招惹野豬,對上一個這樣做的人已經死了!」湯米悻悻地說。

「但是野豬的確能提供很多食物,這樣一兩隻下來,大概足夠我們升到封建時代了。」你被格蘭特追着跑,喘着氣回答。

「老闆,我們現在要先把手上的木材交回城鎮中心嗎?」新的村民漢斯問道。





「當然!不然木材會消失的!」

這幫新來的人現在叫你做「老闆」,這個詞語也是受你帶來的新文化影響。

果然香港人就是喜歡「返工」。

一連幾天下來,你們的村莊一共擊殺了兩隻野豬,終於集齊了500食物。據你所知,這樣就足夠升級到封建時代了。

那麼根據生產村民的邏輯,是不是只要把食物放到城鎮中心某一處就能升級時代?

你和格蘭特,以及湯米都討論過這個問題,但似乎他們都不清楚。

畢竟誰人都沒有嘗試過升級時代。

但正當你們研究這個問題的時候,在一旁等你的牧師卻是不耐煩了。





「你們什麼時候能夠啟程?」

他現在三天下來兩天,就沒好氣的擅自闖進來城鎮中心,查問你們的準備。

在某種程度上你也是心急如焚。你知道必須做好一定的準備才能夠參與任務。至少你了解,這個世界的任務可能並非遊戲中那麼簡單。

所以沒有訓練好一支軍隊,你是沒有絕對把握去支援貞德。

尤其是你現在還沒有找到方法升級到封建時代。

但從牧師的口風知道,貞德所剩餘的時間也不多,奧爾良陷入了重重包圍,而法蘭克的一支主要部隊,在偷襲英軍的時候受到重創,假如沒有奇蹟出現,奧爾良馬上就要陷落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