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蘭達太過惹人憐愛,你沒忍住心中的情感,有可能是因為喝了酒,一把將她抱住。

格蘭德嬌小的身軀微微掙扎了一下,但是沒有反抗。

你很清楚這種情感還遠遠談不上喜歡,只是對你眼前這位示弱的女性提起了保護慾,但你內心無處卻燃起了另一種小小的慾望,抱着格蘭德似乎能強烈地滿足你。

你的胸膛感覺到格蘭德像一隻小兔般,正微微顫動,你的心跳正在直接和她同步。另外你還感受到一股異樣的柔軟,似乎格蘭德的身材遠比外表看上去有料。

你輕撫着格蘭特的頭髮,有點貪婪地吸聞她的頭髮香。





「我不會去別的地方。」你許下了承諾,反正你又能到哪裏去呢?

「有為,你當了領主之後,就能擁有初夜權......」

這句說話像一盤冷水般,忽然潑熄了你心中的慾火。

這出乎意料的回應,揭示着中古時代人和你價值觀的差距。抱着格蘭達的你有些忍俊不禁,心裏默默知道你現在也不急着去得到什麼,而且也怕是酒精的作用會讓你壞了大事。

「有為,你笑什麼。我知道我很天真、很傻,但你不要笑我。」格蘭達聲細如蚊。





「沒什麼,我們還是回去吧,其他人不見了我們可能會很焦急。」

你和格蘭特像是有了某種共識,前後腳回到了城鎮中心。

但是這個時候外面又能有誰呢?你們這種默契彷彿也像是多餘的隔膜。

這個時候,你會到了城鎮中心開始點票。

「第一票:有為、第二票:有為、第三票:有為......第十七票:有為。」





雖然你從一開始,你根本沒有將自己放進考慮之中,這也是你只做了17票的原因。

或許格蘭德就是從這個數字敏感地了解到你的心事,猜想可能你有一天總會離開他們,所以才向你表白心意。

不過眾望所歸,你必須留低,畢竟你也承諾了格蘭達。

你感覺有什麼不得了的事情要發生了,城鎮中心忽然冒出一陣光,難道是升級的節奏?

「恭喜你升級到封建時代。」

「你啟用了新的建築物、科技以及單位。」

和世界之聲第一次出現的時候一樣。周遭的景物再次緩慢了起來,然後在聲音消失的瞬間,事情再次回復正常,彷彿像刻意提醒你,在這個空間格格不入。

第二天,胡安和你以及幾位村民着手訓練新兵,而格蘭特和湯米繼續領導村民採集資源。





你和格蘭達之間多了一點微妙的默契。在她離開城鎮中心,或者回來的時候,總會默默的微笑着,看看你的眼神總是柔和。

你吩咐村民建設了軍營。並沒出乎意料地,軍營的中央有一座小型祭壇般的東西,甚至有一位關聖帝的雕像,你只要將資源放在祭壇上,就能生產出相應的士兵。

這些士兵也是裝備齊全地,不知從外面那處忽然冒出來的,他們還穿着藍色衣服。

讓你有些意外的是,軍營第一位產生出來的士兵,竟然帶着英雄光環,而且頭銜是民兵(長官)。

你仔細地查問民兵長官,發現涉及軍營科技的升級,都可以從他身上得到。於是你升級了「裝甲步兵」,花費200食物,65黃金。

民兵長官成為了裝甲步兵長官,而且他身上的裝備更好了。

這個時候你才發現,黃金量吃緊,而且在城鎮中心附近似乎找不到金礦的存在。





難道在這個世界,黃金收入只能夠從委托任務中獲得?

你不太信邪,集合了足夠的木材再建設了一個市場。

市場建好的時候,你發現商人也帶齊家當,在市場裏擺攤。於是你上前問他是否可以交易資源,果然你並沒有猜錯,確實是有這樣的功能。

你用食物和木材兌換了200黃金,但由於之後的交易費用漸趨高昂,你沒有再用這個方法增加黃金的存量。

於是你最後訓練了5名裝甲步兵,並且請胡安訓練他們。你帶領村民,在另一處建起了射箭場。

剛上到封建時代你就有點猛烈地花費着資源,甚至沒有額外的木材來開墾農田,當吃完了最後一隻綿羊之後,你發現連食物來源也枯竭。

為了盡快開始貞德的任務,你有點矯枉過正了。

不過沒辦法,只能讓村民們在你任務進行是集中採集木材來發展田地,而你只能帶着目前資源勉強生產出來的部隊參與任務。





由於黃金存量很少,你只生產了兩名弓兵和五名矛兵湊合着用用,至少能在對抗敵方弓箭手的時候,你有更大把握。

然後,第一位在射箭場出來的弓兵(長官),亦擁有英雄光環,你可以向他詢問一切有關科技升級的事務。

你在射箭場所見到的雕像,也是關聖帝。

你回到軍營,檢視胡安訓練的成果。你發現士兵們似乎更加驍勇善戰,但也許你真實視界的等級不足,無法看清楚他們現在的能力值。

你接緊着生產了5名長槍兵。

充分準備之後,你向牧師說明你準備好出發了。

你察覺景物忽然快速倒退,你猶如搭上高速列車,但沒有任何不適感。





你感覺周遭的空氣不同了,你聞到了某種燒焦的事物,一場大雨正在使周圍的環境更令人不適。

天空瀰漫着硝煙與雲霧,你和你的部隊出現在某座營寨之中。

你不難從這裏士兵的外貌,辨認出他們是歐洲人。而幸好,他們並沒有對你忽如其來的出現產生任何懷疑。

你應該是來到公元1425年,某座法蘭克的軍營附近。

而這裏,也是貞德結識讓·德梅斯和貝爾特朗·德普朗吉,並且讓他們兩位帶到齊農的地方。

一個令人感到期待的背影出現在你眼前。

那人身穿着簡樸的棕色長裙,黑色的長髮帶點蓬鬆,但還是整理的梳理好。她的身形感覺非常嬌小,實在難以相信在世紀帝國二中,她是一名能夠砍翻遊俠的英雄。

貞德,這是你們第一次對上視線。

在這亂世之中,你發現貞德和尋常人也沒有太大分別。雖然看起來瘦削的她,還是隱藏着難以置信的美貌,但是眉宇跟本身看起來應該俊美,現在卻充滿着憂心。

她的眼睛充滿着疲累。你有點不太忍心讓一個17歲的女孩在這座軍營裏頻頻撲撲,於是上前去。

「我們親愛的法國正陷入水火之中,你能夠帶我去齊農嗎?」貞德見你朝他走去,像是找到了希望似的,便是抓着不放。

「抱歉小姐,我不是法國人。」你不羈地笑道。

貞德的臉上閃過失望的神情,她似乎是因為糾結於不能找到相信她的士兵,所以在這座軍營中顯得疲累,只當每一個經過的人都是希望,但每次都是失望。

「但若果是你要求的話,我們絕對會幫助你,貞德。」

你就在奇怪,這和遊戲不一樣,這個世界果然不會那麼簡單。

讓·德梅斯和貝爾特朗·德普朗吉兩位英雄並沒有出現。

而眼前這位貞德,哪裏像一個充滿自信的少女?簡直像是抱緊着自己的夢想,但還在泥潭裏掙扎的人。

看來自己的出現,使遊戲世界也產生了平衡時空。

貞德在這個軍營裏沒有招募到任何士兵,而你是她唯一的救命索。

滿滿的使命感從你心頭一擁而上。

「但若果是你要求的話,我們絕對會幫助你,貞德。」

你微微一揖,你身後的士兵們也一樣。

也許是因為你帶着一支並不少的部隊,讓軍營裏的人注意到,不少是兵向你投來好奇的目光。

「喲,那個每天都在關懷法國的女孩嗎?」

某位裝甲步兵帶着戲謔的口吻說道。

「對啊,要不是還有點美貌,我才不會每天聽她囉嗦呢。」

旁邊的守衛回應着,這一切你都聽在耳裏。

「這就是一場打不贏的仗嘛,女人上什麼戰場呢?還是乖乖回家做飯好了。」

你彷彿身同感受到貞德到底誕生在一種怎麼樣的環境之中。這樣你回憶起自己在香港讀書的時候,作為一個不起眼的學生,如何備受欺凌。

你決心要帶貞德踏上一條絕然不同的路。

「你、你願意幫助我?到齊農?」

貞德帶着英氣的面龐充滿着驚訝,稍稍回復了一點血色。似乎她也沒有相信,自己忽然會在這個噏耷的軍營裏成功招募到支持者。

「是的,女士,我和我的部下會無條件地支持你的事業,就算是拯救法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你刻意大聲宣布着。

軍營裏立即沸騰起來。

大多都是戲謔,但也有不少人抱着好奇。你所帶着的部下並不少他們也以為你的身份,大概是軍閥或者領主的後代,也許是看上了貞德的美貌,也或許是某個無可救藥的愛國者。

總之你的舉動似乎一瞬間令貞德的關注都提高了不少。

你忽然了解到,為何你要在這個時間點出現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