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陌生人,法蘭克不會忘記你的貢獻。你已經知道了我的名字,作為一位紳士,請你也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貞德臉上滿是感激的神情,但她並沒有願意在眾人面前放下架子,還是很有禮貌地回應你的宣言。

「我叫有為,綠色阿拉伯的有為,是位外國的領主。」你神情自若地說着,內心卻也無法接受這個中二病的封號,偷偷在竊笑。

「貞德,你都已經多次嘗試了,這個軍營裏的士兵都很頑固,我們還是嘗試用其他方法來集結部隊吧。」

你想到了一個不錯的主意,雖然有點兒作弊,但在這種情況下亦無可厚非。





「有為,你有其他方法嗎?」貞德一臉好奇地湊近過來,你能夠嗅到她髮上淡淡的鳶尾花香味。

「恰巧我掌握了一個資訊,也許我能利用這個訊息差,造成類似神預的效果......」

貞德顯得一臉不願意,似乎並不希望你以宗教來蒙騙百姓。

「......當然這是為了正義,一個必要的謊言。」你這樣勸說道。

貞德沉思了一下子,有點勉為其難地同意了你的做法。





「剛剛在奧爾良的圍城中,有一支偷襲軍被不列顛的補給部隊重創了,那支英國補給部隊攜帶着大量的鯡魚。」

你根據從牧師身上所得知的資訊,作了一點加油添醋告訴給貞德,貞德似乎亦很聰明,很快就明白如何利用這件事件加入她的演講當中。

你看見貞德很快就放下了剛才與你的分歧,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你明白到為何她願意在這個滿是臭男人的軍營裏,屢戰屢敗地說服着這些人支持她到齊農的事業。

她本應是一個樂觀,而且充滿自信的女孩。但在這種陰暗的大環境下,或許大多數人都會被折磨得體無完膚。

你從一些士兵口中打探到軍營附近有幾條村落。由於附近都是勃根地人的佔領區,這些農民亦無法遷離。





「貞德,最好地散播這些傳言的方法......」

「是從這些農民口中說出來吧?有為爵士。」

貞德有點玩味地朝你行了一個宮廷禮。

「我知道怎麼做的了,你等待我的好消息!」

貞德向你調皮地道別後,便頭也不回地朝附近的村莊跑去,幸好村莊並不遙遠,只是在軍營外。

於是,你和手下的軍隊長官,分析着附近的地形訊息。

你根據遊戲中的記憶,指出了在離開軍營不久,法軍和英軍交戰的地點,斷橋的位置,勃根地城鎮的區域,以及能夠獲得補給的村莊。

這些亦是你們旅途需要經過的地點。





此刻,你感覺自己和開了全地圖視野也不是相距太遠,不過戰役還是需要自己來打。

「有為,我回來了!」

貞德很快便跑着回來,她在附近農民的口中獲得了很多資訊。

原來,位於幾條村落附近的勃根地城堡正在入冬前儲糧,大量搶略附近的法蘭克村落,這些農民都在捱餓。

而附近還有強盜和勃根地的士兵徘徊,不過以你現在這個規模的部隊,這些小嘍羅並不算什麼。

「這也是湊巧得知的,也許這真的是上帝的安排。我在來到這軍營之前,注意到森林有很多鹿群,也許我們只要為這些農民湊集食物,就能獲取他們的信任,進一步動搖軍營裏的士兵。」

你還是繼續以作弊能力開路。你並沒忘記遊戲中,貝爾特朗爵士還說過「唔,好個野味」,你當然記得鹿群在哪裏。





「嗯,也感謝上帝,將你帶來了我面前。」貞德合起眼睛微笑着,雙手合攏,像是在禱告。你並不意外這個時代的人宗教信仰非常濃烈,尤其是歷史上的貞德,也是靠着許多神諭來獲得人民和統治階層的信任。

而你作為一個作弊般的存在,當然要好好利用這種宗教的力量。

「不過,再找到鹿群之前,我們還有一些麻煩需要先處理。」你稍作凝重地望向貞德的眼睛,她的眸子是漂亮的天藍色,和格蘭達碧水般的綠,又是另一種景色。

貞德靜下來傾聽你接下來想說的話,像個乖巧的學生。

「路上有一些強盜需要先清理,為了你的祖國,並沒有意見吧?」

貞德點了點頭。她告訴了你這些強盜人頭上都有懸賞,假如你能處理,你們也會獲得戰功和黃金作獎賞。

聽到黃金兩個字,你的眼睛忽然發亮。

你離開軍營之前,守衛給了你們一些提點。







你帶領你的部下離開軍營,穿越一條林間小徑。路上你遇到狼群,並不難對付,而且大多數都是落單的飢餓老狼。想來你軍隊的人數,已經對這些野生動物造成一定的震懾。

接下來,你們在軍營南方數公里的地方,遇見了一場法軍與英軍的戰爭。

英軍有着大批的長弓兵在佈防,而且還有一些騎士佔領着高地,,準備衝鋒。在軍隊後方,法軍見不到的位置還放置着兩台投石車。相對地,法軍在低地泥濘上布陣,雖然軍隊人數也不少,而且帶着長槍兵和十字弩手。

「必須警告他們!若果不列顛人徉攻,引誘法軍進入射程,他們會全軍覆沒的!」

你明白這些人的生命,不過是為了演示給你看,但對於貞德而言,卻是確確實實的人命。

不過干預這場戰役,很可能對你的部隊造成毁滅性的打擊,甚至還沒可能活着逃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