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為,你能夠想想辦法拯救這些人嗎?我知道這要求可能太過分了,但他們都是我敬愛的同胞,上帝的子民。」

貞德自責地低下頭,這個時候以她一個人的力量實在做不了什麼,也沒辦法接受自己的無能。

「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貞德,我們來擬定一個方案,不過前提是能夠保障你的安全。」

你記憶中,歷史上的貞德經常身先士卒,又總是在撤退時殿後,而且不時在戰場上受傷。也許在這個平衡時空,你能將她保護得更好一點。

貞德朝向你的眼神有點茫然,恍惚心事重重。





你與手下的軍官謀定計劃,貞德在一旁聆聽。聰明的她學得很快,有時還能夠舉一反三,提出一些對你戰術上的疑問。

貞德有點反常地保持着凝重的神情。你想也許是這場戰爭導致她不能釋懷,但你卻不知道是有其他事情在困擾她。

「有為,你不要接近那輛投石車......有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貞德的眼神憂心匆匆,似乎是沒忍住,說了出來。

你略為一呆,腦海中激靈,彷似意識到些什麼不對勁。不過你並沒說出口,只是神情謹慎地點了點頭。





於是,你前往警告法軍指揮官。

他們聽取你的情報之後,也是一臉無奈。就算知道這是一場必敗的戰鬥,作為指揮官他們責無旁貸,也不能臨陣退縮,但士兵卻是無辜的。

「爵士,希望你能協助部隊撤退。我們死,也須做法國的鬼魂,而不是被人當成膽小鬼。」

戰爭很快打響,法軍指揮官發起了騎兵衝鋒,企圖佔據高地。你任重而道遠,守護唯一的撤退道路,以防被英格蘭人佔領。

你相信英軍的策略就是守株待兔,長弓兵在高地以木樁佈防,阻礙法軍騎兵的前進,然後灑下致命的箭雨與落石,摧毁主力,接着再派重騎兵掃平潰逃的部隊。





貞德手中捏了一把汗,似乎是有某種不祥的預感。

你看見她緊握的拳頭,內心有種衝動想抓着她的手,告訴她沒事,有你在,但是你們的關係還遠不到這種程度。

法軍衝鋒部隊很快被擊潰,英格蘭人枱出了投石車,指揮官被擊倒落馬,眼看是不活了。周遭的人正在傳令撤退,大群慌張的步兵正在向你的方向潰逃。

這時候,英軍派出了重騎兵追擊,你知道現在是你上場的時候了。

你下令由長槍兵和裝甲步兵布成鬆散的陣型,方便法軍撤退之餘,也能防範英格蘭騎兵衝鋒,守住唯一的道路。

你只希望在下一輪箭雨之前,能夠安然撤退。

下一刻,你只看見數量不少的英格蘭騎士衝散了你的部隊,裝備和訓練的質素差距實在太遠,你的人幾乎毫無招架之力。

「撤退!馬上退回森林!」





你注意到前線的形勢不對,英軍正在調動着投石車,你腦海中浮現貞德的警告,當機立斷。

你全部的長槍兵在這場撤退中陣亡,有數名裝甲步兵亦身負重傷,而成功逃離的法軍,也只不過寥寥。

森林的泥濘以及斷木阻礙了英格蘭騎兵的進一步追擊,但亦可能是你這些殘兵敗將,並不值得對方再深入。

你全身冷汗直冒。遊戲可以重來,但是在這裏可不能隨便的save & load。

這是你附上了極大的代價,而且這場撤退亦不算成功。所幸你保住了自己和貞德的性命。

「這是我的錯...」貞德喃喃地說,淚水打濕了她的長裙。

「怎麼會呢?」你不解,想上前安慰她,她卻迴避着你。





「我看到...」貞德雙目無神,眸子深處帶着恐懼,斷斷續續地說着:「剛才在森林的時候,我就看到...你死了。」

你見過不少奇怪的事,甚至你自己在剛進入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已經死過一次。但這是死亡卻不是有你自己的經歷,而是從別人口中聽回來的。

難道貞德也擁有着系統的技能?

「我看見你被落石打中,你抓住我的手,好久...才斷氣。」貞德雙手掩着了臉,似乎還是驚魂未定。

你並不是十分感到意外。說起來,以前你玩某些困難的關卡時,也需要從來幾次,摸熟敵人的攻擊方法。

但是這次,你是毫無記憶的。到底貞德的能力是看見可能的未來,還是曾經發生的過去,你還不敢斷定。

這個時候,你在貞德面前半跪下來,微笑着朝她伸出了手。

「沒事的,我不是還在這裏嗎?我吉人天相,才不會那麼容易死呢,何況還你在我身邊。」





貞德破涕為笑,掀開了你的手。

「我們走吧,我們還要救濟那些餓着肚子的農民。」

你帶領著軍隊再次前進,夜幕低垂,強盜有幾次嘗試朝你們發動襲擊,但是也被貞德識破,你還刻意露了一手飛刀的技能,把對方一名斥候騎兵射下馬,嚇得他們不敢再攻過來。

不過貞德這次還是嚇得不輕。你花了好些時間,才勉強讓她進睡。

第二天,你們找到了鹿群,以及在森林中一座荒廢的磨坊。你們在附近的法蘭克村莊雇傭了兩個獵人,負責幫你們收集食物。

在森林附近是一座被勃根地所佔領的法蘭克城鎮。你在附近打聽,有些農民告訴你,英格蘭的軍隊炸毁了通往齊農的橋,已沒有其他經由陸路的方法前往。

你記得在城鎮北部,有一條村莊可以為你建造攻城武器,你於是打算讓獵人繼續採集食物,自己和貞德帶領軍隊到北面碰碰運氣。





路上還是不時受到飢餓的狼群騷擾,但這些對你卻沒有威脅。你很快到達了北部的村莊,那兒盛產優質的木材和工匠,怪不得你能在這裏找到衝撞車。

村中的牧師看見你疲累的軍隊,馬上為你們的傷員進行治療。村民們看見貞德,亦熱切地拿出了物資。

看來,有關貞德預言法軍會在鯡魚戰爭中戰敗的傳言,已經廣泛流傳在附近的村落。而且他還知道貞德昨日掩護法軍撤退的消息,看來貞德的地位提高了不少。

村莊裏的一些退伍軍人聽過了貞德的演講,他們打包了行裝加入你的行列。你的隨行隊伍增加了6名重裝長槍兵,以及4名裝甲步兵,他們還送了你一輛新做的裝甲衝撞車。

你從牧師口中得知,勃根地人所佔領的城鎮是一座漁獲重鎮,你可能會在那邊找到適合的算前往齊農。

而這幾條村莊附近,是一座勃根地領主的城堡,由重兵把守。附近幾條村落到受盡他們的折磨,不但過冬的糧食被搶去,婦女還隨意被掠奪。

若果你能使城堡落入法蘭克的控制之中,或許這幾條村莊就不用繼續受苦。

但是你亦有一條捷徑可以前往齊農,只需要奪回城鎮即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