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根究底,是你錯估了情況,是你害死了貞德,以及那些跟隨你們的人。

只是你想不到,貞德竟然會捨身拯救你。

在新的這個輪迴,一切都重置了,她當然也不會記得這些事。

不過,你心頭仍是一陣暖意。

貞德開始着手訓練她的追隨者。經常看你排兵布陣,她亦似乎掌握了基本的兵種相剋,開始在排練長槍兵和裝甲步兵交錯陣型。





貞德忽然對騎兵和攻城武器提起了某種特別的興趣,經常會問你有關這兩者的知識。

可惜你還是沒辦法生產出騎士,否則要是貞德能夠掌握
騎士和火炮,兩種法蘭克最強大的單位,以她的天份,絕對能提早成為一位卓越的戰略家。

你身體康復之後,再次和你的軍官以及貞德統籌策略。這次,你吸取上回的教訓,知道勃根地城堡的守軍,並不是你現在這個數量的人能夠打敗,所以你決定派兵奪回防守比較薄弱的城鎮。

你其實也預先知道城裏有伏兵,但伏兵的數量威脅不到你現在的軍隊,更何況要是戰況不對,你也能立刻上船逃走,前往齊農完成任務。

你將收集好的鹿肉交付給附近的村莊,有10名裝甲步兵以及5名弩兵,相繼加入了你的行列。





你在這一帶的影響力和民望繼續提高,甚至連勃根地人都聽聞你的名號而備受關注。

「魔女貞德」和「綠色阿拉伯的有為」,你的敵人是這樣稱呼你們的。

甚至,當你們行軍到勃根地城鎮的時候,森林裏的強盜主動讓路給你們,以免招惹上帝的使者。

城鎮的守軍注意到你們靠近,立即下令放箭,但城牆上的弓箭手很少,很快被你和手下的矛兵擊敗。

裝甲衝撞車近乎無堅不摧,城鎮脆弱的城牆,不過幾分鐘就被你撞開。你的士兵泉湧而入,但城市寂靜得像一座死城。





「這是空城計。」你分析著說,下令軍隊謹慎前進,並且開始在城鎮中的房屋佈防。

「那麼我們進來不是中計了嗎?」貞德有點不解地問。

「我這樣也叫將計就計。」你對貞德買了一個關子,並且開始和她介紹在村莊中打狹路戰的好處。

過了許久,也許是埋伏中的勃根地人按捺不住,終於魚貫而出。

你派人仔細地點算過他們的人數,大約有4名輕騎兵,12名重裝長槍兵,8名裝甲步兵。

而你的手下,若果不計攻城武器,大約有7名弓兵,5名矛兵,9名裝甲步兵和6位重裝長槍兵。

雖然在人數上不見得有很大的優勢,但你佔了防守的先機,而且在軍隊的訓練和裝備質素上,也是你稍勝一籌。





「有為,我勸你投降吧。」

勃根地人的軍隊見你沒有出來迎戰,派出了一人向你勸降。

你忽然感到心神一陣不穩,這把聲音竟然帶有一陣魔力,若果不是你謹守着意志,可能就要萌生出投降的念頭。

你跑出屋外,定睛一看,發現聲音的主人你也認識,竟然就是當初在綠色阿拉伯村莊委托你的牧師!

「有為,我沒有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將貞德的名氣宣揚到這種程度。要是我們立場相同,一定大大地重用你。」

牧師緩緩地說,臉上卻露出了凶狠的神情。

「可惜,只有勃根地的大公爵,才能夠成為法蘭克的統治者。本來我打算培養貞德成為亞馬尼克派(皇太子派)的希望,然後再將這個希望握碎,不過我實在是小看了你。」

你感覺到心神又是一陣侊惚,忽然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眼前這位牧師竟在對你實施「招降」。





你知道若果在這樣聆聽下去,事情就大大不妙。貞德也看出了你神情飄忽不定,過來扶住了你,連聲慰問。

這個時候,你注意到不遠處的碼頭,有兩艘運輸船,足夠20名士兵乘船離開,若果你們移動夠快,或許能逃過一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