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你這樣的理解,還是太小看我了。」你冷靜地說,同時盡力穩定心神,兩指之間暗暗夾着一柄飛刀。

「此話何解?」牧師果然起了懷疑,你感覺離漫在自己身邊的魔力氣息逐漸消失,他停止了招降。

就是現在!

「因為你不應該站在我六格範圍之內。」雖然你的真實視界技能,還沒清楚到可以看見距離間隔,不過你還是目測這樣判斷道。

「小李飛刀!」





你略帶中二病地大喊,飛刀疾飛而出,牧師慘叫一聲,馬上倒地不起。

果然擒賊先擒王,見長官死亡,勃根地士兵陷入一陣慌亂。你馬上下令長槍兵將敵方的騎兵刺下馬,並且派裝甲步兵結成方陣,保護你和貞德。

似乎這個牧師,是勃根地大公爵身邊的親信之一,你竟然成功將他暗殺了。

戰鬥很快就結束,你已無損一兵一卒的代價,將24名勃根地士兵全部擊殺。

你將這些士兵和先前擊殺的強盜上繳到軍營,,法銀特的軍官認可你的戰績,並且將200黃金作為上金提供給你。





你也將漁獲重鎮重奪了回來,附近的人民終於可以靠着捕魚獲得過冬的食物。法蘭克的人民都在感謝你和貞德。

至於你也獲得了兩艘運輸船,可以安然前往齊農。

這晚,你的軍隊在重奪回來的村莊裏休整。法蘭克的士兵和農民在野火會慶祝,他們將鹿肉和肥美的白魚烤好,作為晚宴的食物。

你終於吃了一點比較像樣的食物,他們竟然還記得下鹽,你幾乎感動得哭了。

「有為,你怎麼了?」貞德看見你眼角濕潤,走過來好奇地問。





她坐到你旁邊,你能感覺到她肩膀的衣角就在你的手臂旁,還有奇妙的體溫。

「沒什麼事,只是這些人民終於重奪了他們的東西,我覺得有些感動而已。」你推搪過去,決不能告訴貞德你在香港的時候可以每天大魚大肉。

「離那樣子還差得遠呢。」貞德嘆了口氣:「要是不把英格蘭人趕回英倫海峽的對岸,法蘭克的人民是不可能過上好日子的。」

你略帶認同嘅點了點頭,心中卻是想這個女孩心中的抱負還真大。可惜,如果是根據歷史,她應該沒能親眼看見那個時候。

「你有想過如果這場戰爭打贏了之後,你會有什麼打算嗎,貞德。」你不忍心去想將來的事,於是轉移話題。

「我......我不知道。」

貞德看向你的神情有些迷惘,似乎她亦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也許她認為百年戰爭並不是這麼容易結束,但事實上只花了兩年時間,貞德帶領的軍隊就幾乎將英格蘭人踢回英倫海峽對岸去。

「如果有一個機會,讓你在一切完結之後能夠放下一切,你會不會想去綠色阿拉伯看看?」你試探性地問,貞德望向你的眼神似乎有點出乎意料。





「但是......我還不想離開我的祖國。」貞德輕咬着唇,你說的話似乎對她有一定的吸引力,但在她心目中還是及不上她的祖國。

「那麼有為,你會留下來嗎?你是戰爭的英雄,法國一定會好好重視你的。」貞德向你眨了眨略帶英氣的大眼睛,海藍色的眸子恍如洗發露廣告形容的飄逸海洋味。

「英雄?我還差得遠了。」你呵呵大笑:「反而是你,貞德,你才是我的英雄。」

你回憶起貞德為你擋刀的畫面,不經意的說溜了嘴。貞德又是疑惑地對你眨了下眼晴,看向你異樣的眼神,她也似乎像是察覺到什麼,眸子裏帶着一點恐懼。

「那個......我們......是不是......」

貞德的神情有點慌張,你連忙握住她顫抖的手,輕聲安慰。

「我們沒事,你只需要知道這是此刻的事實。」





貞德沉思了一會兒,勉強地向你點了點頭。你一直握住她的手,沒有放開,而她只是更用力地握着你。

第二天,你攻佔漁獲重鎮的消息傳了開去。一些曾經在戰場上被你掩護撤退的士兵聽聞了你的事蹟,更多人朝這個城鎮集合而來,投奔你的軍隊。

你獲得了4名裝甲步兵,2名弩手,還有1名法蘭克騎士。

除此之外,工匠的村莊,也將一台裝甲衝撞車,和一輛投石車交付到你手中,說是新趕製出來,是要和你餞行,也可以在路上保護你。

此時,你感覺你和貞德的部隊已經稍為有爭霸之勢,或許連勃根地城堡的守軍,也不再是你的對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