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借問讓尼閣下,你們有什麼自信我會將我奪回來的城堡拱手相讓?」你自信地笑著說。即使這裏是別人的主場,你也不能自亂陣腳。

讓尼皺起眉頭,似乎這是他最不想聽到的事情。

「你想怎樣?有為閣下。」

「讓尼,你有聽過孔融嗎?」

「沒有。」





「他是我家鄉的一個人物......總而言之,如果你們想我歸還領土,也並非不行,只是我要和貞德道別,就這樣而已,領地我會拱手相讓,你們也盡可以大作宣傳,這些全是貞德的功勞,人民會自然會漸漸淡忘我這個外國領主。」

你微微一笑,讓尼顯然發現自己遇到了對手。你口中的「外國領主」,將他們這群皇室顧問所謀定的策略全都猜中了。

「很好,有為閣下,或許你的才智真的值得我尊敬,但只是為了和貞德道別?就這麼簡單?聽起來好像不太符合你的利益。」

讓尼眉毛一眺,用懷疑的目光看着你。

「就這樣而已。」你擺擺手,神情自若。





「那很好,我會叫手下的禁軍給你一個下午的時間,若果超過了,別怪我們不客氣。」

你在城堡外面等候着,你不清楚貞德在裏面發生著什麼,但你相信她正在做自己最擅長的事。

時間過得很快,即將入夜。

你似乎察覺到自己是中了一個陷阱,也許貞德和朝臣的討論根本不會在一個下午內結束,看來自己還是被讓尼算計了。

「哼。」你看見城內的禁軍看着你交頭接耳,知道他們正準備出手。





幸好不負眾望,貞德在太陽下山前最後一刻從城堡裏出來。貞德先是一呆,接著朝你跑過來。

「有為......你在等我?」

貞德來到了你的面前,你低下頭看着她,發現她的樣子像是成熟了幾分。

「他們說,你走了,我不相信。」

她堅毅的眼神看着你,似乎對你的信任像是某種信仰。

「還沒和你道別,我怎會走呢?畢竟我也是個紳士。」

你開着玩笑和貞德行了一個宮廷禮,你和她回憶起你們當初相遇的時候,貞德也做了同樣的事,現在算是回禮,你們都笑了起來。

「不過時間不太多,我真的要走了。在離開之前,有幾件事我想先告訴你。」





你話風一轉,神情認真起來。貞德欲言又止,似乎想挽留你,但還是沒有說出口。

「你切記,皇太子身邊的朝臣和顧問,是比英格蘭人更難纏的敵人。還有,你要小心勃根地的大公爵。接下來你會前往奧爾良,去解救那座城市,我們會在那裏再次相見的。」

你的眼神帶着淡淡的擔憂,貞德並不傻,她一聽就知道你在說什麼。

「希望下一次,我們不用再這樣匆匆道別。」

貞德對你微微一笑。你卻不知道,她只是不想讓你看到她不開心的樣子。但求在最後,你回憶中仍然是她的微笑。

你看到禁軍提着武器朝你跑來。

你揮手和貞得道別,就帶着你的軍隊急急離開齊農。





到了城外,你忽然感覺周遭的景物再次迅速移動起來,你又搭上了那輛穿越時空的列車,只不過,這次是回到綠色阿拉伯。

眼前的景象讓你震驚。

你的村莊不少建築物都遭到焚毁,村民的人數不但沒有增加,還比你離開的時候減少了。你跑進村子,尋找着格蘭達的蹤跡,但卻沒有找到。

你原本以為,她會是第一個出來迎接你的。

幸好湯米還在,你連忙向他打聽發生什麼事。

「是、是羅馬人,他、他們說要召集農奴去對抗匈奴的入侵,格蘭達和其他人都被他們抓了。」湯米惱悔地說。

「我要去哪裏找這些羅馬人?」不論是誰,竟然敢打你的人主意,你恨不得將他們先殺而後快。

「剛、剛好,匈奴人阿提拉派了使者,徵集軍隊共抗羅馬,你、你能夠在城堡那邊找到他的。」湯米自責地說。





你一拍湯米膊頭,告訴他這怪不得他,畢竟對方是正規軍,你也不想他們受傷。而你,會親自將格蘭達帶回來。

「慢著,什麼時候這裏多了一座城堡?」

你剛才也沒有注意到,現在抬頭一看,才發現村莊附近的山丘上,多了一座和先前你於法蘭克攻佔的勃根地城堡一模一樣的建築。

甚至連城堡的門,都帶被衝撞車撞過的痕跡。

「有、有為大人,這不是你佔領的城堡嗎?」湯米有點疑惑地說,似乎理所當然地覺得這座城堡一直就在這裏。

你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記憶出現錯亂,但對你的立場而言似乎不是這樣,而是在這一個世界裏所有的人記憶都好像可以被隨意刪改,包括你在內,而且就只是為了合理化某些事,例如眼前這座忽然出現的城堡。

你甚至細思極恐,自己是不是某個遊戲角色,只是被一群人引領着,走一條不屬於自己自由意志定奪的路。





不過這個時候,你也顧不得這麼多。

於商人那邊,你為了獲得晉升到封建時代的資訊,你還欠了他一個任務,聽說委托人是鐵木真,你必須前往蒙古。

但現在,你的村民和格蘭達被羅馬人俘虜了,若果不盡快去救他們,你不知道有什麼事會在他們身上發生。

你再次陷入了兩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