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先前承諾了什麼,你沒有確切地答應時間,只要最後來得及完成任務就可以了吧,你心裏這樣想,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先做。

你必須解救你的人民,拯救格蘭達。

你馬上集合村民,點算人數。聽說你回來了之後,他們都是一陣欣喜,綠色阿拉伯的救星終於回來了,他們村莊的守護者。

你馬上恢復周圍農田的耕作,並且收採木材。經濟很快再次踏入正軌,你持續地生產着新的村民,直到30人為止。

你重建了村莊裏的軍營、馬廄以及兵工廠,並且點算了一下從法蘭克回來的軍隊人數。





胡安已經離開了,想必是已經回到西班牙,和席德一同征戰。

你麾下的軍隊不多,由於在任務裏徵召回來的法蘭克士兵,都跟隨着貞德,剩下來的都只有一些殘兵,所幸的是你的軍官還在。

你目前有5名裝甲步兵,以及5名矛兵。

你在上次的任務裏,殺死了任務委托人牧師,自然任務剩下的報酬你沒有得到,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你卻從任務裏獵殺強盜和勃根地軍隊,獲得了200黃金的賞金。

現在的你勉強能夠晉升到城堡時代,但看見村莊現在的樣子,你實在沒有心情舉辦一場慶典。





你決定先到城堡裏,召見匈人阿提拉的使者。

阿提拉的使者並不是一名野蠻人,而是他從一些歐洲國家召集而來的顧問,眼前這人是一位金髮碧眼的西羅馬人,對你顯得謙謙有禮。

「征服者,村莊的守衛者,綠色阿拉伯的有為,見過大人。小人是烏魯比斯,阿提拉的使者。」

烏魯比斯半跪在城堡裏的石地上,試圖過來親吻你的手,但你免禮了,有些禮儀對你來說實在太過隆重,你還是承受不起來。

「小人在此提出阿提拉的邀請,希望有為大人可以和匈奴聯合軍隊,共同出征東羅馬帝國,並且拯救被他們所俘虜的子民。在此,我們願意付出300羅馬黃金作為任務的訂金,看你意下如何。」





看到金燦燦的金幣,你差點一個不小心就答應了他。

「你確定就只有攻擊東羅馬的城堡嗎?沒有不小心要多打一、兩個周圍的敵人,或者順便奪個權之類的?」

你眯起眼睛,裝作懷疑地說。但其實你一早知道,這個關卡還有西除亞的蒙古部落,以及波斯人作為敵人,而阿提拉的實質目的,還要從現任匈奴王貝里達手中奪取權力。

烏魯比斯慌忙陪笑,他可能沒有猜想到你竟然連他們內部的計劃都清楚到這個地步。見他冷汗直冒的樣子,你卻開心不起來,格蘭達還等着你去拯救。

「我只要500黃金,但全部先付,尾款你們自己留。」

你立了一個下馬威之後,馬上對烏魯比斯提出你的條件。你的條件並非過分,烏魯比斯也不好拒絕,畢竟他剛好帶來的黃金就是差不多這個數目。

「那很好,有為大人,那麼啟程的日子.......」

「烏魯比斯,你先不急着走,我們今晚就舉行一場慶典為你洗塵,順道慶祝匈奴和我們建交,請你千萬要到城堡裏作客。」





你招了招手讓湯米上前來,你在他耳邊說了,要在倉庫裏拿出800食物和200黃金,舉辦一場慶典。

湯米沒有質疑你的說話,馬上便召集人手去辦。

烏魯比斯有點受寵若驚,他還不知道,你只不過是想晉升到城堡時代。

城堡時代的慶典幾乎可以以酒肉橫流來形容。你靜靜坐在壁爐的火之前看着眼前這一切,臉上不見任何情緒,腦海構思着如何盡快救回格蘭達,並且懲罰那群敢打你村莊主意的人。

那個晚上,商人用黃金打造了一頂皇冠給你。你在勃根地城堡內自封為王,是為綠色阿拉伯之王,有為王。

現在,你晉升到了城堡時代。你馬上急不及待地想試試你從法蘭克獲得的軍事加成。在世紀帝國決定版之前,法蘭克擁有全遊戲最厲害的騎兵,皆因為騎兵不需要研發科技,就有着免費的額外20%血量加成。

以你現在的黃金庫存量,再加上你於市場再兌換少量的黃金,你現在總共能夠生產7位騎士,足夠你建立一個威力不小的騎士團了。





你再打算補充幾位長槍兵和矛兵,就盡快出征。不救回格蘭達和其他村民,你誓不罷休。

正當外國使者還沉醉在酒水之間,你卻在城堡外的黑暗中加緊練兵,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第二天,你再次迎來了開始任務的時空穿越,你已經有點習以為常了。現在的時間大概是公元四百多年,比上次遇見貞德的時候,早了差不多一千年。這個時期西方還沒有黑火藥。

匈奴人依然處於游牧的狀態,城鎮建立在一片開墾出來的森林中央,你聽見馬匹的嘶叫聲此起彼落。匈奴囤養着大量的馬匹,他們無論是生活還有軍隊都離不開馬背上。

而羅馬人,主要依靠着訓練充足、裝備精良,而且制式化的步兵作為主力,重裝甲騎兵為輔助。

在村莊中央,你看見阿提拉正在挑戰貝里達,要是誰能夠殺死森林裏蟄伏已久的鐵野豬,誰就能接下來領導匈奴的各部落。

你卻知道,接下來如果阿提拉不在森林裏殺死貝里達的話,就是貝里達會派人殺死阿提拉。若果任務委托人在這一刻死掉,你也未必能夠靠一人之力攻陷羅馬的城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