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帶領部隊,在匈奴人的村落裡集結。

你注意到匈奴的士兵面目猙獰,身體上充滿疤痕,似乎全都曉勇善戰。部落裡共有14名韃靼騎兵,其中一員是他們的長官,看起來比其他人更強。

「你挑戰我的每一個決定,看來你是想自己來帶領匈奴人了。」

一名身上穿金帶銀,看起來頗具地位的騎士說着。他就是現在的匈奴王貝里達。而他面前穿着樸素,面上有着刀疤的中年人,應該就是阿提拉。

若果不是騎在馬背上,阿提拉應該比你還矮小,他並沒有想像中那般凶神惡煞,但沉默寡言,看起來似是一個頗深謀遠慮的戰士。





「很好,鐵甲野豬的巢穴就在附近,如果誰能夠殺掉這頭野獸,誰就能領導我們的人民!」

貝里達喝了一聲,策馬而去。而阿提拉似乎也知道其中有乍,但也不得不硬着頭皮跟去。

這個時候,你和匈奴人的指揮官打了個招呼。

他傲睨著你,眼神彷彿在說他瞧不起一個在地上行走的士兵。

也許是時候找匹馬了,你心裏這樣想。





幸好你身旁是烏魯比斯,他連忙前去和匈奴指揮官點頭哈腰,充當你們的翻譯。

你立馬看得出這些顧問和士兵的地位差異。在匈奴族之中,戰士高於一切。

指揮官看你的神情稍為改變,但還是充滿了不屑。他無論如何也難以相信一個沒騎着馬的戰士,是一個王。

「現在的國王死得像蒼蠅一樣快。」

那個匈奴指揮官說着,抬頭叫烏魯比斯和你這樣翻譯。雖然你不認識他所說的語言,但你卻聽懂了他說的話。





「他說,叫你小心一點自己的安危。」

烏魯比斯面不改容地陪笑着說。你心中喑忖,這人還真是面面皆圓。

看來你要在這個部族贏得尊重,還需要一些契機。

正當你心中還在盤算着要怎麼煽動匈奴人支持阿提拉,你忽然注意到一群弓箭手正偷偷跟隨着打獵的隊伍。

你想到了一個好主意,立即指示手下的騎士隨你而去,跟蹤着那些弓兵。

「貝利達會帶我們走向毁滅!或許他去獵殺野豬就不要再回來了比較好,打獵本來就可能發生意外......」

你聽到了一些匈奴的村民這樣說。

你和騎士們賣伏在森林裏,注意到阿提拉和貝里達正和鐵甲野豬纏鬥。鐵甲野豬是一隻非常巨大的生物,似乎連作為英雄的貝里達也並非牠的對手。





這個時候阿提拉決定冷眼旁觀。

「阿提拉你在做什麼?快阻止牠!」

你聽見了貝里達的慘叫。

阿提拉果然也不是什麼好人,他的臉上一點情緒波動都沒有。

這個時候,貝里達的弓箭手沖了出來,將阿提拉包圍了。你見時機正好,便派遣騎士前去解救阿提拉。

你的出現是意料之外,阿提拉沒有想到在這密林之中也會有人相助。你們很快就解決了那些烏合之眾。

阿提拉並沒有說話,他只是靜靜地看着你,眼神依然沉靜得可怕。接著,他便策馬回到部落。





你除了目擊貝里達打算暗殺阿提拉之外,你也看到了亞提拉刻意讓貝里達被野豬咬死。而事實的真相如何詮釋,把握在你的手中,這樣你的籌碼就足夠了。

你的軍隊和阿提拉一起回到部落,匈奴的騎兵見貝利達沒有回來,便是朝你質問了起來。

你告訴了他們貝里達打算暗殺阿提拉的事,只不過貝里達本人卻不小心被野豬咬死了。本身那些騎兵還打算起哄,逼你說出事實,但這時阿提拉策馬前來。

「有為王說的都是事實。」阿提拉沉靜地說,他這樣一開口,那些騎兵立刻無話可說,也間接承認了你是王的身份。

你朝阿提拉點了點頭,他只是靜靜地看着你,眼裏沒有一絲波瀾。

阿提拉指派了8名韃靼騎兵和4名村民,協助你於匈奴人的營地北方建立基地,並且準備好部隊進攻東羅馬人的要塞。

這裏的資源十分豐富,有着天然的狩獵場以及果樹,沿岸河流更有豐富的漁獲。而且你還發現了一個金礦。

你在這裏建立了一個城鎮中心,開始收集資源。同時你亦建造了一個馬廄,訓練了兩名斥候騎兵探索附近的地形。





斥候回報,在不遠處發現了一個羅馬人廢棄的營地,那裏也有一些食物和金礦。

而在南方,就是羅馬人所建造的道路,通往他們的要塞。那座要塞由城牆保護,還有訓練新兵的能力,你的斥候還在那座要塞外圍,發現羅馬軍團兵駐扎的痕跡。

這個時候,阿提拉派來了使者,說是提議使用突襲的戰術,先解放羅馬要塞中囚禁的俘虜。

據你所知,現在阿提拉一共有12名韃靼騎兵和8名馬弓騎兵。

而你的部隊,一共是8名韃靼騎兵,7名騎士,5名裝甲步兵,10位長槍兵和10名矛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