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已經事前知道了羅馬人的戰略,這有助你更好地擬定策略。雖然有些對不起你的敵人,不過為了盡快拯救格蘭達,你無法不這樣做。

他們會選擇誘敵深入,讓你放棄高地的優勢,那麼你就將計就計,派出少量騎士佯攻他們的正面,然後主力部隊就直接摧毁他的側翼。

由於羅馬人的城堡位於海邊,東門靠海,所以你無法派遣軍隊在那邊偷襲,所以你只能夠從西面的森林突襲那面的包圍部隊。

對方依樣葫蘆地在城門前面佈了一個龜甲陣,你也派出了小隊的騎士引誘他們進攻。

有時戰爭就是一場守株待兔的遊戲。過了不久,可能是對方的指揮官按耐不住,真的派出主力出城迎擊。於是你的騎兵大隊從側翼進攻,而阿提拉的軍隊則牽制敵方從東面來的包圍網。





在安息人戰術的機動性下,羅馬人的步兵根本成了活靶子。有少量的,重裝騎兵企圖追擊你們的部隊,也被你拉風箏拉到上天上去了。

當敵人的主力被擊潰之後,你便派出部隊衝擊東面剩餘的包圍網。在你的騎士衝鋒之下,羅馬軍隊猶如哀鴻遍野,很快就敗下陣來。

而你損失了大概15名騎士。不過面對着軍隊質素和你十分懸殊的羅馬軍團,這已經算是不錯的勝利了。

接下來你們便是要圍攻城堡。你知道韃靼騎兵具有對建築物的額外破壞力,於是你便和阿提拉達成了共識,由他來摧毁城堡,你派出軍隊消滅城裏的羅馬剩餘部隊。

你在羅馬軍營附近,看見了一所應該是他們囚禁俘虜的監獄。





你的心臟卜卜直跳。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你隔了這麼多個春秋終於能再見到格蘭達了,你很是激動。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綠色阿拉伯的村民,他們都是你的臣民。

為了救回這10人,你幾乎屠光了羅馬要塞超過100名士兵。你差點以為自己是不是有點當薩諾斯(Thanos)的潛質。

你感覺自己也漸漸成為那種為求達到目的而不顧手段的人。你幾乎就要將自己手下犧牲這些騎士的性命,當成是自己和匈奴建交的禮物,一切都只不過是算術,你在此刻犧牲什麼,又能換到些什麼更龐大的利益。





「有為王,你是為不錯的戰士。」

匈奴王阿提拉留下這一句,他在這次戰役對你改觀,畢竟他這人沉默寡言,即使形容你為「不錯」都已經是天大的讚賞了。

不過也幸好他廢話不多,沒有耽誤你拯救格蘭達。

你手下的騎士攻入了監獄。在只有燈火搖曳的黑暗環境中,你看見了一個穿着藍色連身裙的身影。

「有為,你來了?」

格蘭達抓住欄杆,難以置信地說,想湊近來看清楚你的臉,你靠着監獄的燈火,看見她的眼圈泛紅,她期盼許久的你終於來了。

「是的,我來了。」

你立刻下令手下的人破開門鎖,格蘭達立刻投進你的懷抱之中。你憐惜地撫摸着她的面龐,她看起來憔悴了不少,看起來雖然日子不長,但也不好過。





「你沒事嗎?」你擦去她臉上的淚水,溫柔地問。

格蘭達搖了搖頭,你得知道她這幾天還只是被囚禁着,雖然間中有士兵言語上侮辱她,卻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你倒是鬆了一口氣,格蘭達沒事就好。

你將格蘭達送到了監獄外,重見陽光。你命人拿了披肩過來給她披上,以免受涼,格蘭達對你的體貼很是感動。

想到曾經迷失的陌生人,現在帶領村莊晉升到城堡時代,成為有為王,手下帶領着這麼多騎士,你們都慨嘆事過境遷。

你和格蘭特寒暄了一番。這個時候你注意到阿提拉正在搶掠羅馬的戰利品,包括一批武器、戰馬以及他們累積的財富。

阿提拉看見你和格蘭達,竟然笑着對你豎起了大拇指。

曾經有人看見過阿提拉笑嗎?





他將一批戰利品交給與你,你獲得了500黃金,以及一匹戰馬,名叫珀斯。

你也解救了其他的村民,而有一位騎士回報,在最後的監倉內,發現了一個異國的陌生人,他想和你談談。

「我是西徐亞的王子,如果你解放了我的話,我的父皇會好好地酬謝你。」

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任務NPC嘛。

「那麼我會有什麼好處?」你這樣問。

「只要你能夠提供10匹好馬,我們就會給你提供士兵,並且協助你進攻波斯城。」西徐亞的王子緊張地說道。

你搖了搖頭,緩緩地說:「那樣只是等價交換,不是好處。」

「那麼......我們額外提供500黃金,還有訓練欽察的技術。」西徐亞的王子敵不過你這個老奸巨猾,於是舉手投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