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晚上,你們在破敗的羅馬城堡紮營。其他的羅馬人已經棄城逃亡,城裡只餘下你和阿提拉的軍隊,當然還有格蘭達以及其他綠色阿拉伯的村民。

你們有幸品嚐韃靼騎兵所攜帶的生牛肉,他們稱呼為「他他牛」。當你腦海中想着法式料理裏的他他牛肉,而眼前是一團碎掉、半濕潤,從某種動物的胃袋拿出來的生牛肉時,你幾乎吐出來。

還有他們隨行帶的馬奶酒,那股腥臭味也是你承受不過來。

可是為了得到這些人的承認,你還是勉強吃了一些。

希望明天不要腸胃承受不起來才好。





反而你們從羅馬城堡裏搜刮回來的食物,更合你的口味。他們有時令的水果,一些摻了水的紅葡萄酒,還有着一些比較乾硬的大麥麵包,以及風乾肉。

找天,你真該叫格蘭達學一下這些新的食物製作方法,能夠讓大家的夥食質素都提升不少。

乘着夜色,你測試着新學習的系統技能,產生物件 LV:1。

「般若波羅蜜!」你憑空幻想着戰象的外型,試圖召喚世紀帝國中除了英雄以外最強大的單位出來。

接着,藍色的光線勾勒出巨大的象形線條,然後在夜色中巨大的身形憑空出現,你眼前兩層樓高的身影,正是遊戲中大名鼎鼎的波斯戰象。





戰象親暱地用象鼻撫摸你的頭。雖然你在遊戲中多次見過這些巨大的戰爭機器,不過在現實撫摸着這頭動物,你卻又不太忍心讓牠上戰場去了。

你打算回到村莊後,就把牠養在城堡裏,充當你的寵物和守衛。別人養狗,你養戰象。你在想要不要在欄杆上寫上「內有惡象」,那麼就沒有敵人敢再入侵你的村莊了。

在寸金尺土的香港,這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發生的事,在家中養一頭象,簡直是天方夜譚,但是在世紀帝國的世界之中,你卻做到了。

你還偷了一座勃根地的城堡回來當你的家。回到村莊之後,一定要好好向格蘭達介紹你新帶回來的玩意。

第二天,阿提拉親自來邀請你前往西徐亞,會見西徐亞王,討論結盟的事務。





眼看你的營地多了一頭戰象,他也是有點被震驚到。聽說在附近的波斯帝國,才有辦法控制這些暴怒的生物,沒想到在自己昨晚唾的營地附近就有一頭,還是你麾下的軍隊。

大概一天的路程,你們抵達了西徐亞。

珀斯的腳程很快,的確是一匹好馬。牠的毛色是健康的棕色,身形矯健,還有一條漂亮的尾巴,每日可跑八百里。以上這個package,放在人的標準,就是180cm,30cm,徒手游出公海,fresh grad 50k。

聽說西徐亞的祖先曾經征服了亞述帝國。而他們的血脈就在匈奴西征之後消失,成為早期斯拉夫人的一部份。

在他們的營地中,你看見了大量由馬弓騎兵和輕騎兵組成的軍隊,看來現在的西徐亞人也具有強大的軍事實力。

相對來說,他們能提供在城堡訓練欽察的技術,那麼他們應該也是優秀的騎射民族。

不過要是和強大的蒙古突騎比起來,應該還是遠遠不及。

「有為王,有失遠至。」





西徐亞王分別單獨召見了你和亞提拉。雖然你對此安排感覺有一點奇怪,但畢竟你不是匈奴人,有關他們的外交事務,和你的關係也不太大。

「西徐亞王好。」

你對他作了一揖,畢竟你們地位相等,禮數也不宜過多。

你們便是簡單地寒暄了一番,他感謝您拯救了他的兒子,並且拿出承諾的禮物,你看見了裏面包含一本羊皮冊子:《欽察騎兵101》。

好個錯漏百出的世界,你感覺建造這個世界的人是不是太隨意,還是要做的事情太多,盡是把這些細節都做得一塌糊塗,包括這本書名極具現代化色彩的士兵訓練指南。

「有為王,本王亦有事相求於你。」

這時,西徐亞王打斷了你內心的碎碎唸,向你作了一揖。你連忙請起請起,心裏卻是想,又有任務事件出現了。





「我們這裏有一個預言,有個在東方草原冒起的部落,將會屠殺我們的後代。」

那麼你們的預言還真是準確,你內心這樣想着。

「聽說只有攜帶着綠色阿拉伯王稱號的人,才能夠拯救我們,免於災難。」西徐亞王接着說,又是深深一揖。

你內心咕嚕着,你當然知道這是什麼事件。那就是在成吉思汗關卡中,你所要面對的斯拉夫人。

實話實說,他們甚至不是成吉思汗親自摧毁的,而是速不台的軍隊。

不過,相隔一千年,其實你能做的事情也不多吧。再加上如果你答應了的話,可能無法破解成吉思汗第四關。

「我們能提供這把金羊角弓作為信物。」

西徐亞王命人拿出了一把鑲了金手柄的羊角弓,顯得華麗非常。作為一個沒有自己文字的民族,西徐亞人的打金工藝卻是不差。





你用真實視界仔細參詳這把武器,它能夠將你的攻擊力提升4,射程提高1。

「要是我們的子孫看到它的話,就會聽從你的命令,希望你拯救他們,免受生靈塗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