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使,知道你有機會在不遠的未來得失蒙古人,但正確的是還是要做。不過,歷史上每天都有這麼多人因為無妄之災而犧牲,你又能救得多少個呢,你不禁這樣想。

你從西徐亞王手中獲得了金羊角弓,這是你現在的能力值:

生命值:125/125
攻擊力:10
遠程防禦:0
近程防禦:0
射程:6





感覺現在你的戰力終於有點看頭,比重裝馬弓騎兵略強,甚至勉強可以和城堡時代初期的騎士打上一架,不過,對比起世紀帝國裏大部份的英雄來說,還是不太夠看。

你和阿提拉在與西徐亞人結盟之後,阿提拉提供了10匹馬給他們作為禮物,西徐亞人亦將你10名射箭好手交給阿提拉作為回禮。

現在阿提拉的軍隊達到了20名韃靼騎兵和30名馬弓騎兵。

不知不覺,這個關卡已經過了一半。你們擊敗了羅馬人,並且和西徐亞人結盟。接下來只要在洗劫東面的波斯城,就可以獲取最後的勝利。

回到營地,你察覺已經累積了不少資源,完全足夠你訓練一支進攻波斯的部隊。你記憶中,波斯人除了會訓練戰象,還有弓箭手、弩炮、長槍兵、騎士等混合部隊。





營地裏,你看見格蘭達在森林裏伐木,不忍心剛回來的她這樣操勞。你感覺這次救了格蘭達之後,你們都沒有好好聊天,於是你偷偷讓她放下工作,和她到森林裏散步。

你目前有一個閑置村民。

格蘭達之前應該還沒有騎過馬。你伸手邀請她到馬背上的時候,她有點不知所措。

「是我想得不周。」

你帶着歉意地說,從珀斯身上下來。





「可以嗎?」

格蘭達肖紅着臉,點了點頭。於是你將她抱起,又教她如何踩到馬蹬之上,接着你也翻身上馬,騎在了格蘭達身後。

「有為,這個姿勢......」

格蘭達沒有回頭,你從側面看到她微紅着臉,甚是可愛。

「是否很不妥?」

你有點緊張地說,原來你還是想得不周度。

「不,很...有安全感。珀斯很高大,但是有你在我就不怕。」

格蘭達輕撫著珀斯的鬃毛,修長白皙的手指不似平時做開粗重活,反而像一雙藝術家的手。





格蘭達平時身穿着藍色的連身長裙,但現在騎在馬上,你看見裙子搭在大腿上豐盈的線條,不期然在遐想下面風光明麗。

「有為,我感覺這裏有個硬硬的東西......不知道是不是馬鞍不好,要是壞了,我幫你修補一下。」

格蘭德好奇地說着,說罷就想拿出腰間的鎚子。

「不,這只是......我放小李飛刀的口袋......」

你連忙解釋,將飛刀的口袋從馬鞍下拿出來,繫回腰間。

「對了,格蘭達,我這趟去格蘭法蘭克回來,佔領了一座城堡,到時我們回去,帶你去看看。」

「是嗎?聽說你這次在法蘭克之行,是護送貞德,她是個怎麼樣的人?」





你沒想到格蘭達開口就問貞德,心中暗叫不好,隱隱感覺到類似的修羅場問題之後會接踵而來。

「她......我也不太清楚怎麼形容,就是很有抱負的女孩子。」

格蘭達像是對你的答案有點不滿,回過頭來瞥望著你。

「我是說你和人家相處了差不多一個星期,你的評價就只是『有抱負』?那麼她漂不漂亮?」

你沒想到格蘭特的攻勢來得這麼快,你幾乎就要招架不住,想班師回朝。

「哈哈!到時有機會,你也和她認識一下不就知道了。」

你決定以生命值硬接,打算就這樣矇混過去,同時拍珀斯的屁股,暗打着訊號叫牠製造一些情況。

「怎麼,珀斯開始跑起來了?」





格蘭達顯然有點被嚇到,珀斯忽然小跑步起來,一陣顛簸讓格蘭德慌忙抓着了你的手。

「應該是牠餓了。珀斯,你是不是餓了?」

珀斯敷衍地嘶叫了兩聲,又是點了點頭,同時眼神有點不屑地看着你。

你感覺回去之後不給牠兩條蘿蔔吃,這次一定過不了關。

怎麼現在連馬都懂得向你討價還價了?簡直比那些NPC是還真實。

好,你決定結束這個回合。

過了兩天,你重新訓練了騎士部隊,並且和阿提拉將軍隊集結在波斯城外。





在匈奴軍隊勘察着地形的時候,波斯曾派出使者過來,勸說你們不要再在他們的領土玩征服遊戲,於是亞提拉將他的舌頭割了出來,並且寄回了給波斯的沙阿王。

你這兩天所採集的石頭都派上了用場。你下令在波斯城外建立一座軍事基地,修建堡壘。

這個時候,波斯派出了他們引以為傲的戰象部隊來阻止你。

匈奴的軍隊認為這樣正好,他們比起直接進攻的人的城市,更想把波斯的軍隊引到平原上殲滅。

而你卻知道波斯的軍隊除了戰象之外,更有可怕的攻城器械和波斯弓兵輔助,阿提拉的騎兵部隊不一定能沾到便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