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已倒出,唯有喝下。你絕無可能在城堡興建到一半的時候放棄。

對方的15頭戰象鋪天蓋地而來,和你只相距一段淺灘的距離。你以真實視界洞察牠們的能力值:

戰象
生命值:470/470
攻擊力:15+2
近程防禦:1+2
遠程防禦:2+2





你手中揑了一把汗,急忙下令幾位村民在城堡周圍建設石牆。木場已經無法阻擋這些狂暴的生物,他們能夠輕鬆破壞。

遠處還有混雜着波斯弓兵和弩炮的軍隊,他們很快就會進入射程範圍,你的村民必須盡快撤退回後方,集中建設城堡。

匈奴人雖然對你的策略不滿,但也知道這個時候需要為你拖延時間。

阿提拉帶領他的騎士部隊衝鋒,企圖繞過戰象群偷襲後方的弓兵,燉淺吞區域並沒有足夠的空間讓騎兵發揮,不少韃靼騎兵不是被戰象踩成肉醬,就是被後面的弓兵射死。

但是龐大的馬弓騎兵隊,對波斯的戰象造成了一點傷害。乘着這場混亂,你也獲得了一個機會。





「長槍兵進攻!」你說着,從綠色阿拉伯帶來的長槍兵終於派上用場,你將他們升級到了重裝長槍兵,希望能對戰象隊進一步重創。

幸好有阿提拉的騎兵作騷擾,敵方的弓兵和弩炮沒辦法完全發揮起來,你的部隊成功地配合馬弓騎兵,殲滅了敵方4頭戰象。

不過也只是4頭戰象而已。

你派出去的軍隊很快遭受到毁滅性的打擊,亞提拉的騎兵也受到嚴重損傷,迫於無奈地撤退。

你感覺由戰象組成的城牆簡直堅不可摧。





目前城堡的建設狀況大概在38%,你還需要再拖延一段時間。而這個時候,敵方的遠距離部隊已經進入了射程,開始對你的村民投放致命的箭雨。

「波野波多咪!召喚爆破船!」你決定使用難得一次的產生物件能力,不過由於受到等級限制,你無法召喚重型爆破船,不過能夠對敵軍造成110範圍傷害的爆破船也不錯。

敵方的遠程部隊在淺灘上進攻,剛好你的爆破船能夠在淺灘上召喚出來。

轟然一聲,敵方中央的弓兵部隊和弩炮被你一下摧毁,大概15名弓兵2支弩炮在爆炸中損失。

敵方的軍隊顯然是被忽然出現的包破船嚇到,陷入了慌亂,他們不知道周圍是不是還有類似的陷阱,但你知道這不過是緩兵之計,能力你只能使用一次。

「有為騎士團,進攻!」你拉起了珀斯的韁繩,向前衝鋒,你的騎士團伴隨着你形成一個雁行陣,嘗試從敵方遠程火力最薄弱的中央一點突破。

來到戰象群之前,你感覺這些動物並不像「象象」那麼溫馴,牠們怒叫一聲,群起來攻擊你,你馬上受到了嚴重的損傷,你連忙叫珀斯回頭,又射出了不少箭,甚至放出了飛刀,也無法損傷這些動物多少。

也是,1隻戰象幾乎等於1個阿提拉。





短暫的騷擾過後,你的軍隊也殺了4頭戰象,但卻造成了8位騎士的損失,你自己也受了傷,現在剩餘的生命值,你不敢再禦駕親征。

生命值:48/125

你手頭上可用的牌已經用完,城堡目前的建設進度是78%。

而對方也見勢色不對,派出了他們的騎士部隊衝鋒。

這個時候,你看見有一人出現在戰場的後方。他上前來和你打招呼,然後舉起手中的骷髏頭,朝敵方的戰象宣讀一段你不認識的語言。

有三頭戰象由紅色轉換成黃色,投入了阿提拉的陣營!

竟然是亞曼德神父!





戰象最大的尅星除了長槍兵,就是僧侶,戰象非常容易受到招降,而且牠們由於會造成範圍傷害,只要少量被招降,也能夠對敵方本身的軍隊造成嚴重混亂。

「孩子,我們又遇見了。」亞曼德神父慈祥地說,敵方的戰象正在互相毆鬥。

「沒想到你會來前線的,感謝您,神父。」

你忽然記起在,阿提拉的關卡裏根本沒有亞曼德神父這個角色會在戰役單位裏出現,他只是故事的敘述者,並不是作戰單位之一。

你感到有些疑慮,不過無論如何是神父解救了你們。

戰象阻擋了敵方騎士的衝鋒,甚至衝入了攻城武器群裏造成了不少的損害。

而你的城堡終於建成了,在戰象軍隊已經被嚴重削弱,對方有沒有衝撞車的情況下,根本無法在你的城堡前有任何作為。

於是敵方下令撤退,你乘勝追擊。





阿提拉補充了一些韃靼騎兵,配合戰像群對波斯城門發動進攻,你和他的馬弓騎兵隊幾乎都沒有損傷,便集中在敵方的城牆下投放致命箭雨,讓對方守軍無法出城應戰。

波斯的城門很快在戰象和韃靼騎兵的攻勢下被摧毁,這些兵種都對建築物有額外加成,破門一流。

接下來便是單方面的屠殺。

你下令在城堡後方建設了五座馬廄,不斷地訓練着騎士。

騎士團湧進波斯城內,將一切付之一炬。

城內燃燒起來,不論是軍營、房屋、城鎮中心、碼頭、箭塔,匈奴人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匈奴人將敵方的士兵頭顱切下來,當成了他們的戰利品,然後將屍體隨意地丟棄在城內。





波斯的婦女被他們俘虜,甚至在城內直接就地正法。而他們的孩子,就被找回去成為匈奴人的僕人。

你有點不敢想像你做了什麼。

因為你,這座城市內的所有人,他們平靜的生活在一晚之間被摧毁,陷入了水火之中。

也許這樣是錯的,但是為了拯救格蘭達,你無法不完成整個任務,你這樣說服自己。

晚上,你們在城內紮營,匈奴人分配着波斯的戰利品,吃着貴族和國王豐盛的美食。你看見匈奴人在宴會上放肆地姦淫着波斯的女人,你實在無法忍受眼前的景象。

你乘着夜色,快馬回到基地,離開這場無比的混亂。

在這裏,有格蘭達在等着你。

在這裏,沒有對與錯,血與淚。

在這裏,世界和時間都靜止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