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看見你破門而入,格蘭德以為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還問你是否要立刻收集行裝,乘夜逃走。

你身上的衣服還沾染着血染,身上充滿了在戰場上被戰像所造成的傷。

「我們贏了。」你平靜地說。

「那為什麼,你這麼失落。」

格蘭達走上前來,她沾濕了毛巾,又拿了張椅子,讓你坐下。





「.......沒什麼。」

看到了她之後,你卻是不太想開口,雖然你趕回來,想見的就是格蘭達,也許見着她就很好了。

「那麼我們說點別的話題。」

格蘭達溫柔地說,她並沒有過問原因,只是輕輕地拿毛巾拭察着你身上的汗水和血水,又為你脫去戰衣。

「你說,要是這一切結束之後,我們到海邊去好不好。」





你感到格蘭德的溫暖手指掃過你的前額,她那雙像草原一樣柔和的美眸,彷彿就是你的歸屬。

「為什麼,是海邊?」

你稍微有點發呆,冰冷的毛巾順着你的脖子,又去到肩膊,在來到胸膛。

水滴串串以下,你感受着毛巾後面格蘭達手指的觸感,擦去了你的疲勞和神傷,水盆裏的水漸漸殷紅。

「我還沒看過海。」格蘭達有點羞怯地,悄悄的說。





你想來也是,綠色阿拉伯根本就沒有水域可以捕魚或者海戰,當然也不可能有海。

「那麼,我現在可以帶你過去。」

你想起在羅馬城外就有海,你內心彷彿想補償什麼,但又卻不知道是虧欠了誰人。

格蘭達搖搖頭,微笑着說:「還是等我們完成了你的開國大業,再算吧。」

她又是默默地,為你擦去了背上的骯髒,接着乘了一盆水來,為你脫下了戰靴,給你仔細地清洗雙腳。

你看着格蘭達橙金色的捲髮,忽然感覺到好像繼續這樣下去,也不錯。

「我不想要什麼榮譽,也不想要什麼大業。格蘭達,我只想和你......以及大家,在一起。」

你猶豫着說,察覺到自己和格蘭達的關係究竟還未是太親近,說了過分的說話也不是太好。





你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正當你低頭惱悔,你忽然感覺到額上輕輕地被碰了一下。竟然是格蘭達乘着你失神的時候,輕吻了你的前額。

接着格蘭特便丟下了毛巾,匆匆地離開了房間。

由於真實視界的作用,你看見格蘭達對你的好感度提高了20,現在是55。

也許你從波斯回來是對的,又有誰知道呢?

於是你接緊着清潔身體,那晚還算睡得可以。

第二天,你傳令集結軍隊,準備離開匈奴的部落。





臨行之前,你再次看見了亞曼德神父。

亞曼德似乎來去無蹤,你甚至以為他是不是學了某種輕功。

「孩子,在你離開之前,有一樣東西我想交給你。」亞曼德神父緩緩地說。

亞曼德神父已經送了很多東西給你,你也有點不好意思。

「不過這件東西,需要你自己去尋找,就在村莊以後,鐵野豬的巢穴。」

亞曼德神父遙遙地指向後方的森林,你忽然感覺到事情可能不是這麼簡單。

這次輪迴,你並沒有跟隨阿提拉進入森林,你並不知道森林裏發生了什麼事。

於是你為了安全起見,帶領軍隊進入森林。





你很快就發現了鐵野豬的巢穴,有幾隻龐大的生物就在巢穴附近徘徊。

你沒想過原來鐵野豬不只一隻,顯然是一個族群。

然而你也不想多作殺戮,於是你派遣了身形更為龐大的「象象」嚇牠們一下。

象象以為你打算介紹新的玩伴給牠,興高采烈地衝向鐵野豬的巢穴,幾隻野豬看見如此龐然大物向他們奔馳而來,也是嚇得不輕,立刻離巢逃生,結果餘下象象在原地失望地擺動着耳朵,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些沒見過的動物不想和牠一起玩。

你於是亮起了一支火把,走到巢穴探索。

你發現一具屍骨,而從衣着來看,那顯然是你認識的人。

從旁邊放着的一柄巨大的馬刀,你更加確認自己的猜想。





那是阿提拉的屍體。

你昨天才看見他攻入波斯城,現在卻看見他的屍體躺在這兒,已經接近屍骨無存,肉都被鐵野豬吃得乾乾淨淨,似乎已有一段時間。

你也是嚇得不輕。

在地上,你注意到還有一個盾牌。那是一面哥德衛隊的盾牌,似乎鐵野豬是肉食性,幾乎會攻擊所有經過巢穴附近的生物。

現在,你可以選擇取得阿提拉的馬刀,但由於你還沒有學習適合的技能,沒辦法同時持有兩把武器的關係,你只能選擇繼續做遠距攻擊,還是帶着馬刀近戰。

阿提拉的馬刀(稀有)
匈奴王阿提拉的武器,以當時的煉鐵技術來說不算很優秀。
攻擊力+13

不過,你還有另一個選擇,你可以獲取旁邊的哥德之盾,你能夠保有遠距離攻擊之剩,還能夠大幅地提高遠距防禦力。

哥德之盾(優秀)
哥德衛隊的盾牌,能夠擋住大部份的弓箭。
遠距防禦+5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