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一個月前。
 
 
餐廳內的一群人在慶生,令店內洋溢著歡樂的氣氛。然而,有一對戀人神色凝重地坐在一角。二人的面色,與現在店內的歡騰氣氛構色強烈的對比。
 
少女留著一把烏澤亮麗的長髮,眼角下有一顆淚痣。
 
她的名字,由紀。


 
坐在她對面的就是俊夫,他面上那詫異的神色足足掛著了數分鐘之久。良久,他才握著由紀那冰冷的手,道﹕「傻瓜,別嚇自己嘛。月經這回事,受很多方面影響的。……才不會這麼……容易懷孕呢,我們一向都很小心啊﹗」
 
說著,他自己都慌了起來。回想上個月的纏綿,明明用了保險套呢﹗
 
「俊夫,你該知道我的家……很忌違…未婚懷孕的事。」由紀擔心得抖著嘴唇。
 
俊夫一口氣喝了桌上的綠茶,強藏出笑臉,道﹕「傻瓜。這本來是該值得高興的事啊﹗我們有孩子了﹗大不了就……結婚吧﹗由紀,我們結婚吧﹗」
 
只見,由紀垂下頭來,掉著剔透的淚珠,道﹕「俊夫……事情不是透過結婚便可以解決的﹗」


 
俊夫道﹕「怎麼不能?現在你肚裡可是我們的孩子。總之,我們結婚吧﹗ ……由紀,你是介意我甚麼都沒有準備吧?不……不要緊,你等我一下。」
 
俊夫取出桌上的餐紙,左摺右摺的,由紀都不知道他在做甚麼。
 
然而,葬撞的俊夫卻看不出由紀的眼內實是充滿說不得的千言萬語。
 
跟見俊夫那笨拙的雙手,居然把餐紙摺成了一隻戒子,然後跪在由紀面前,叫道。「沼田小姐﹗求求你嫁給我吧﹗」
 
由紀也想不到他有這一著,表現得有點不知所措。店內的人看見這樣的畫面,也屏息以待,像欣賞電視劇一樣。


 
「俊夫……我…」
 
「由紀,我愛你﹗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愛你﹗由跟你一起開始,我選定你是我的終身伴侶了﹗我今生今世都不會再愛另一個﹗由紀,你嫁給我吧﹗﹗」
 
旁觀的人聽見俊夫的深情告白,也一同拍掌叫好﹗
 
「不……不…這件事,不是單憑結婚便可以解決。」
 
「怎麼不能?難道……難道由紀你不愛我麼?」
 
「不是﹗」
 
「那嫁給我吧﹗」
 


看著二人互相拖拉,旁觀者看得很肉緊,不停大呼「嫁給他吧﹗」
 
最後,由紀放聲哭著,緩緩伸出右手。俊夫喜上眉梢,把紙戒子套在由紀的無名指上。
 
店內不論食客或是老闆也立時歡呼拍掌。
 
俊夫邊哭邊笑抱著由紀。
 
由紀挨在俊夫的肩膀,但是……
 
 
「…這不是結婚便可以解決得到…」
 
 
她內心糾結的是矛盾的情緒。


 
 
 
 
= = = =
 
 
 
 
「未……未來…岳丈,岳母大人請用茶。」
 
翌日,俊夫隨由紀回到鄉下,向由紀的父母提親。
 
每每去到這個地方,俊夫的焦慮症便發作。由紀出身傳統的教書世家,她的歷代祖先也是受人敬仰的教書先生。雖然由父親一代便沒有教書,但沼田先生也承襲了祖先的名聲,在村內也得到不少人的敬重。
 


也因此,沼田夫婦面上有著不怒而威的嚴肅。現在坐在俊夫面前的他倆,像極了廟內的大神像,讓俊夫流得滿額是冷汗。
 
沼田先生呷了一口茶,濃眉下的眼睛瞄了俊夫一眼,便道﹕「俊夫,你有多愛我女兒?」
 
「呃﹗」簡直被他突擊了,俊夫嚇得坐直了身,道﹕「很愛……非常的愛。」
 
沼田先生白了他一眼,道﹕「那你做好了愛我女兒的準備沒有。」
 
「都……都準備好了。」
 
「聽說你只是個小職員啊﹗俊夫。」沼田太太向來都瞧不起俊夫。
 
「他是從事保險的。」由紀也忙著替俊夫答道。
 
「誰叫你隨便出聲的﹗」沼田先生厲了由紀一眼,再向俊夫道﹕「俊夫,由紀嫁給你後便是你的人了。由紀的下半生都由你照顧,你別指望她可以打工。我們沼田家的女兒都只可以相夫教子,否則就視為不孝。你該不會要讓由紀背上這樣的罪名吧?」


 
「不會……其實我只要每個月開三份保單,基本上都沒有多大的問題的。」
 
「哼……難道一生都要在小公司當跑腿嗎?沒有大志﹗」沼田太太冷哼道。
 
沼田先生接著道﹕「嗯。那麼俊夫,我們談一下禮金的事吧﹗我們希望有——」
 
 
 
 
 
 
「三十萬?」俊夫的好兄弟吉村把眼睛瞠得很大﹕「簡直是開天殺價啦﹗」
 
「是啊﹗」俊夫喝了一口酒﹕「他們不是嫁女,是賣女。這家人除了由紀外,統統都是怪人。」
 
今天提親了後,俊夫便找好友吉村來到酒吧,吐吐悶氣。
 
「天啊﹗兩個月內那裡來的三十萬啊?」俊夫抱頭大叫。
 
「兩個月?」吉村比出兩根手指,表現得難以置信﹕「喂﹗你怕由紀會跑去嗎?」
 
「不是啊。」
 
然後,俊夫向吉村吐出由紀已經懷孕。
 
原來,由紀的姊姊幸紀也是未婚懷孕,可是幸紀卻因此被指有辱家聲而被趕出家門。去年在村內樹下吊頸自殺。
 
「嘩哈哈哈哈﹗你好玩唔玩,玩中出?﹗抵撚你死啦﹗」人生很長久,偶然會交了幾位賤人朋友,吉村便是其中一位。
 
「死吧。」俊夫心下一氣,便賞了他一記耳光,道﹕「是意外啊﹗……唉,我不想由紀步她姊的後塵才這急著跟她結婚。」
 
「哎…很痛。喂,好兄弟,錢而已,不用愁啊?」
 
俊夫亮起雙眼﹕「你有方法?」
 
「當然,嘿嘿。」
 
 
 
= = = =
 
 
 
 
「向井太太。你好。」俊夫穿上僅僅遮著私處的丁字內褲,頸上結著煲呔,來到胖得像母豬的向井太太的腳前﹕「準備好嗎?我們開始囉。」
 
他脫下了向井太太的高跟鞋,以舌尖刺激著肥大的腳趾。向井太太頓時像觸了電,打了一個哆索,便開著雙腿,指著中間那漸漸變得濕潤的私處,道﹕「這裡。」
 
俊夫笑笑,那是天下間最難裝的、最痛苦的笑。他栽到兩腿之間,嚐著屈辱的汁液。
 
 
原來,這便是吉村所謂的「快錢」。吉村除了有一份正職外,也是兼職的A片男優。但賺得最多錢的,還是當「爸爸生」。
 
起初,俊夫接受不了要當「男妓」。認為是背叛了由紀。
 
可是,俊夫外型俊朗又年輕,深得富婆寵愛。初初第一次接客時,令俊夫難受得想立即自殺。但是,當他收取到可觀的肉金後,而且也想到有一天由紀的事會穿崩時,他卻明白當「男妓」是惟一一條賺「快錢」的方法。
 
所以他愈幹愈忘我,為了由紀,他知道這就是犧牲。後來,他更接了男同志的生意,甚至大玩同志多P的玩意,肉金可是比服待富婆高得多。不出一個月,他很快賺了二十多萬。
 
 
 
「只欠六萬﹗」俊夫閉著眼,肉身被向井太太玩弄,內心卻想著將來跟由紀的幸福日子。
 
「今晚,是最後一次了﹗」俊夫微微一笑,但這笑卻不是滿意向井太太「功夫」。然而,這笑,卻刺激了向井太太的情慾,讓她起勢地吸啜著俊夫的陰莖。
 
向井太太是俊夫的保險客戶。為了滿足向井太太的慾望,今晚俊夫特意選在辦公室服務向井太太。
 
「最後一次了﹗」轉換體位,俊夫從後拍打著又肥又噁心的屁股,心想﹕「以後都不用再——」
 
下身,頂﹗
 
「幹﹗」
 
抽插,抽插。
 
「不用再幹﹗」
 
鐘擺,鐘擺。
 
「由紀﹗我們的幸福——」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來吧來吧﹗﹗插死我吧﹗﹗啊﹗呀……哇呀﹗」
 
 
 
 
這時俊夫急促的吐著濁氣,正要完事之時,忽然聽見一聲大響﹗
 
 
砰﹗
 
 
他停上鐘擺,隨聲一看﹗
 
 
 
「由紀?」
 
 
由紀這時候……她怎會這個時候來到公司啊?
 
 
不﹗
 
 
她腳旁是一翻了的熱湯。這個體貼的女人,知道她所愛的男人每晚為著自己的幸福努力著,所以煲了保身的湯水。還……還親自送上來呢﹗
 
可是,卻被他看見如此令她心碎的荒誕畫面﹗
 
由紀哭不出聲,她轉身便跑,空中飄著她的淚水。
 
 
「由紀﹗﹗」
 
「來啊﹗為甚麼停下來,來幹多一次。」向井太太死纏著俊夫叫道。
 
撞﹗俊夫用力打出一拳﹗
 
「滾開﹗死肥豬﹗」
 
俊夫連衣服也不穿,就追出街上去。
 
然而,甫一踏出街上,便撞到巡邏的警,因而被拘捕。
 
 
十日後,他看到一篇新聞寫道
 
「日前城南河口發現發脹女腐屍已證實身份為姓沼田的22歲女生。警方估計死者在鄉村內投河自殺,隨水流飄至城南河口……」
 
 
那天,俊夫精神崩潰。他一生的幸褔都被自己毀了。
 
 
 
= = = = = =
 
 
 
後山的墓地。
 
 
由於由紀墓前稻草人不知何故長出了頭髮,令眾親友都被這個畫面嚇得不知所措,認為非常邪門,連忙把稻草人拔掉﹗但是,對女兒難以忘懷的沼田太太卻偷偷的把稻草人插回女兒的墓前。
 
沼田太太天天都來到墓前「探望」女兒,竟發現到稻草人非旦長出了女兒的長髮,以毛筆勾畫出的五官亦漸漸化得像真人一樣,露出由紀的面貌,就連她的淚痣也模彷也出來呢﹗
 
到底是顯靈或是別的原因,總之,這麼怪異的事情著實恐怖﹗然而,即便如此,在沼田太太的心裡是卻糾結著又驚又喜的情緒。
 
「女兒啊﹗女兒﹗」
 
甚至還把它當作真人看待。
 
 
 
這個消息很快便傳遍整個村落。
 
眾人也紛紛效法沼田太太把稻草人插在墓地前,讓這遍本來杳無人煙的、陰森可惜的墓地,四處飄揚著稻草人。
 
 
「啊﹗真的很像啊﹗」
 
「是呀﹗是爸爸的樣子呢﹗」
 
「嗚……伯爺婆,這二十年我很想你呢﹗」
 
「小光,來叫爺爺啦﹗」
 
 
每個稻草人也漸漸地長出了死者的樣貌。
 
不知怎地,這本來是極為詭異、恐怖的事情,這刻卻成了追憶先人的事。
 
到底是因把先人的愛投射在稻草人上,因而令它變成了死者的樣子?
 
還是死者心中有未了的願望?
 
只知道,人們這刻的愛,未勉彰顯得太遲了。
 
 
由紀的墓地旁邊,是她姊姊幸紀的墓。同樣地,幸紀的墓前也插著跟由紀一模一樣的稻草人。
 
今天,沼田太太把女兒生前愛穿的和服掛在稻草人身上,她展現了久違了的笑容。
 
 
「幸紀,由紀,媽媽很想你。」
 
稻草人的面目甚是呆濟。
 
「真的很像呀,如果爸爸在的話,他會很高興的。」
 
 
 
嗚——嗚——
 
 
突然間,天地間刮起了陰風,吹散了擱在樹上雨水。剛好落在幸紀和由紀的稻草人的面上。
 
沼田太太面上欣喜的歡笑漸漸扭曲、變異成吃驚的樣子。
 
「幸紀、由紀……你們的樣子——?﹗﹗」
 
 
 
稻草人那原本呆濟的面目,被雨水一化,竟變得猙獰可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