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亦迦說著,下了床:「等一下,你的男朋友可能會上來,要是給他看見,我就大麻煩呢!」一邊的說,一邊的穿回衣服。
 
  「什麼男朋友?」我抓住了他,把自己依在亦迦的身上說。
 
  「就是黎彼得。」亦迦被我用身體綁得動不了。我施一點小力,把他重新推回床上,壓在他的身上。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說,心情不太好的。
 
  「是嗎?」輕輕的說,手重新在我背部的敏感點遊走:「那你剛才哭什麼啊?你不是在想他麼?」
 


  「我不是哭,只是感覺太累而已。」而且,我想的人是亦迦而不是黎。我伏在亦迦的懷內,悄悄的發現他對我竟是一點慾望都沒有,原來只是我自己在一頭熱。
 
  「小然,你是不是跟男朋友有什麼問題,就想拿我來氣你男朋友呢?」依亦迦的說法,我在他眼中只不過是個未成年的小朋友。
 
  「不是!我跟黎什麼關係都沒有,他只不過是我媽媽的一個下屬而已!」我說罷抬頭強吻亦迦,太不乾脆了吧?亦迦不似是會這樣的為別人想。
 
  似乎是這一強吻有點奏效,手握住的長棒又再硬了一點。從剛剛開始,亦迦的東西,只是半起狀態,然而如今終於有點進展了。我做著主動,再次把他的衣服拿走,還隨著動作把頭慢慢的向下移,直接的含上他圓柱體。起初,半軟半硬的感覺很是怪異,只是不消一刻就硬了起來。
 
  雖然不想承認,但在黎那邊學來的技巧終於大派上場,一下下急速的節奏是盡我所能的快。一直保持速度去吸吮之外,還要使用舌頭在內面翻動。頭部被亦迦抓住的時候,我知道亦迦真的發情了。
 


  「不用那麼急。」亦迦小小的用力握住了我的下巴,把他的慾望從我口中釋放。回復他有點狡猾的眼神,亦迦從浴室那邊拿來一支潤髮露說:「用這個代替一下吧!」說著塗了些在他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套上了安全套的手指頭上。
 
  我自然的伏在床上,把自己的後方暴露於空氣之中。亦迦先是用手再撐開我的腿,冰冷冷的感覺從後面的洞口傳來,身體不由自主地抖了一抖。「嗚...」似是小狗的悲鳴,不知道亦迦的表情,但他的手指很明顯的已經插入。
 
  手指明顯的比他的那個東西要幼很多,可是後方的小洞天生就不是用來作這方面的行為,感覺還是有點的疼。「放鬆點!」亦迦如是說,在我後方又再塗多點潤髮露,本要放鬆的身體因那冰涼的潤髮露又再繃緊些。
 
  「嘩!」亦迦在我繃緊的一刻把手指再插入一點,我忍不住呼叫起來。不由自主地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再放鬆點吧!」亦迦說,鬆開我握住他的手,一隻保持插入的姿勢,而另一隻按摩似地揉搓我的屁股。
 


  亦迦的手指隨著我的放鬆而再深入一點,我已經閉得留著滿頭的細汗。感到後方傳來那刺激,我想我是再也忘不了。聽不見亦迦的聲音,手無力的捏著床單,只有的是我濃重的呼吸聲。
 
  忽然感覺後方異樣加劇,似是亦迦動起了手指頭。「呀...」我忍不住的喘息,點點地扭動起我的身體。
 
  「三根手指都已經插入了,是時候加點別的意思吧?對嗎?你也有點等不及了吧!」亦迦用惡質的語氣說。他那本是在按摩我屁股的手,偷偷的伸到前方去。把玩起我最不能騙人的地方,那高舉已經如箭在弦。
 
  「呀!亦迦,別!」想要推開他惡質的把玩,可是後方又來一個翻動,我就像個玩物,任他擺佈。
 
  「是不是這樣比較有感覺?」跟著亦迦的說話是後方另一陣的翻動,我無力的呻吟著,快感令神經擴張。
 
  「嗯?」突然的撤離感令我有點的失落,半仰起頭看見亦迦套上了安全套之後,我似是小狗般伏在床上。
 
  「不是這樣,這樣子做愛,我就看不見你高潮的樣子。」亦迦一邊說,一邊把枕頭放在我腰下,大大的分開了我雙腳,當著我的面前把我灌穿。
 
  「呀!呀...呀!」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亦迦卻沒有了先前的溫柔,一點都不等我適應過來就猛地抽插。


 
  「不...呀!嗚!」快速的抽動令我全身繃緊的很,前方的慾火在亦迦壯碩的小腹中陣亡。然而,亦迦沒有停止他的抽插,一下一下的都是插得最深最狠最快。
 
  「小然,張開眼睛看看你自己的東西吧!」亦迦說著,不知那裡閒來的手,把我的精液塗在手指上,放在我的眼前搖晃:「很有黏性呢!很久沒做愛吧?」
 
  手指的搖晃令精液掉在我的臉上,下身小洞仍是被亦迦抽插著,我連伸手抹掉精液的力氣都沒有。「嗚!呀!」強忍著大聲叫喊的衝動,發洩過後再被人那麼的抽插,根本再沒有快感可言,至少在短時間內不是。
 
  「小然,你說,你喜歡我嗎?」亦迦忽然把臉靠得很近,下身的動作停止了,卻沒有拿出來的意思,還隨著他的呼吸而輕鬆的上下移動。
 
  「你問這些幹什麼?」我喘噓噓的說,眼睛對上他琥珀色的玻璃眼,就是這雙獨特的眼睛令他在模特兒界非常吃香。
 
  「你說黎不是你男朋友,不過你們有做愛吧?」
 
  「這個時候你還問這些做什麼?還是,你想跟我說,你已經不行了?」我別過了臉,不去看他的眼睛就不會被他迷住。
 


  「小然,那是因為我愛你。」在我想呆住都沒有時間之下,亦迦像小貓咪地舔下我臉上的精液。對我燦爛的一笑,又再活動起他的下身。
 
  「呀!」我閉上眼叫了起來,亦迦的氣味很近,就在我面前,鼻息一下下的噴在我臉上,我的命根子又再蠢蠢欲動。
 
  接下來是一連串費力的活動,我們之間不停的親吻又親吻,他的下身還是堅守進攻的岡位,像是過了一世紀長的時間,亦迦的一聲低吼,濃重的喘氣之後,我們才停下了這種成年人的劇烈運動。
 
  已經有好幾天沒吃過東西,剛吃了幾口又再做那麼激烈的運動,我累得很,停下來不久就睡著了。起床的時候,我身上整齊地穿著酒店的睡衣。摸上已經被清理過的床單,要不是腰酸得很,我會以為昨晚只不過是個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