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了床,打開了窗簾,冬天的早上令人有點灰,看不透的天空卻令人有點期待。我叉著腰,肚皮大叫著,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之後,我才拿起電話叫房間服務。「小然,醒來了嗎?」送房間服務的竟然是黎。
 
  「你...」黎不會轉了工吧?看他一身的打扮,又不像是酒店的服務生,似是經理級多一點。
 
  「現在是九點多,你要在十一時前退房,不然又要交多一天的費用了!」黎笑著說。
 
  「我...明白了。」在他的注視之下,我開始了正常的早餐。
 
  「昨天,好玩吧?」黎忽然的說,害我幾乎被雞蛋嗆死!
 


  「咳咳!你說什麼?」
 
  「沒什麼,只是看你的身體,昨晚你一定很快樂吧?亦迦的技巧應該很好才對,他那麼的有經驗。」黎說著,坐在我旁邊,從後的抱住了我。我僵住了動作,回答不出話來,看來昨晚為我清潔整理的人是黎。「怎麼了?」黎雙手溫柔把握住我的雙手,切割著食物,放進我口中:「吃吧!幸好,你只是模特兒而不是歌星,要不是像你昨晚那般的叫喊,你今天是沒辦法唱歌的了。」
 
  「...」默言,雖然黎的懷抱還是那麼的令人舒服,可是黎的說話卻是冷冰冰的令人不快。「你管我那麼多幹什麼?」
 
  「施小姐昨晚跟我說,要我成為你的經理人,為你展開你的模特兒事業。」黎說,細緻地為我送上早餐。
 
  「媽媽...媽媽,她終於答應讓我當全職的模特兒了嗎?」忘記了黎之前的冷嘲,我興奮地望著黎說。
 


  「是啊!不過,你應該不想再當模特兒才對,你都已經如願地跟亦迦上過床了。」黎邪笑著說。
 
  那感覺真的很難以形容,我把頭轉回叉位,咬下了一片煙肉。那煙肉不是酒店的水準,是黎煮的。只有他會知道我吃煙肉還要灑上少許蒜鹽,還有剛才的雞蛋是脆底生蛋黃的太陽蛋,那種的煮法只有黎才會弄的好吃。
 
  吃完早餐,黎還是抱著我,看看時間已經是十時多之後,我對黎說:「我還是想當模特兒。」由黎駕車,我們二人一起直接從酒店回到大學上課。黎其實也是大學生,他只不過是比我大上兩年而已,我們都是報讀時裝設計系的。
 
  認識黎,也是一種很難得的奇遇。那時我正要報考大學,在不同的大學校園穿梭,進入這所校園的一刻就看見了黎。黎微笑著的為我引路,他說他認出我是個模特兒,當時的我非常非常之高興......
 
  「當模特兒不是應該沒什麼時間讀書吧?你還報考大學?」黎這麼的問我,那時他比現在的笑容多了份陽光。
 


  「我還不算是專業模特兒,只是在雜誌上影硬照而已,時間很多啊!」我毫不在乎的說,保留了考大學的真正原因。
 
  「是嗎?不過看你的工作量滿多的,幾乎每本雜誌都有你出現。」
 
  「才不是,這些雜誌廣告模特兒貪新鮮臉孔,很快就會棄用我的!想還是當大牌子的模特兒,又或者當上什麼什麼代言人,這才叫模特兒,現在只不過是玩票性質。」
 
  「那,你是想當一個全職的專業模特兒吧?」黎問。
 
  「這個當然了!我很想當個像是亦迦般的模特兒!」我猛地點頭。
 
  「亦迦?」黎露出不明白的表情。
 
  我打開了我拿來的公文袋,公文夾上大刺刺的貼上了亦迦當PY代言的廣告照。「就是他啊!」
 
  「啊!」黎那時候眼睛閃過什麼,我不知道也沒留意。「你很喜歡他嗎?」


 
  「是的!我以他為目標!」我說。風剛好的吹過,黎就站在我面前為我擋風,我瞇起了眼睛抬頭看他,那一刻我有點心跳。
 
  之後,我們一直都有保持聯絡,黎充當我的補習老師,為考入大學而加強訓練,又也給了我很多面試提示,使我輕易地考進了這所大學。
 
  當我升上大一的時候,黎已經是大三生。本來想要問他要考碩還是就業的,想如果他要就業就問問媽媽PY有沒有位置給他,不過在我未開口之前,他就已經加入了PY成了我媽媽的第三位私人秘書。
 
  ***
 
  「又要工作又要讀書,好辛苦呢!」我說,在車子上看著窗外。車子內的氣味沒有改變,還是充滿了黎專用的古龍水味道。
 
  這車子是我發生第一次的地方,距今有半年了吧?是開學不久的某一天,我跟其他同學完成了一個大習作,輕鬆一下的跑去酒吧,喝到醉得快死時就看見黎出現說要載我回家就把我拉走。
 
  在車子內,我發酒瘋的說還要繼續喝,吵得很兇,黎就吻過來止住我的叫聲。然後,我們就做了,過程不太記得,因為我那時醉得厲害,清醒之後只知道後面痛得要死!
 


  「到了。」黎輕輕的拍一拍我的大腿說。
 
  「謝謝。」我在下車之前吻了他的臉頰。
 
  「下課之後在圖書館等吧!」黎這樣的說,走另外一個方向。
 
  自從那時開始,我跟黎的關係就不明不白起來。我們沒有交往,我們不是情人也不是朋友,更加沒有淡漠成同學,又或者是其他。可能是因為他在PY工作,而我也時時到PY找我媽媽吧?
 
  我不太清楚我們之間算是什麼,我們經常接吻、愛撫,興之所至的時候也會做愛。而且我很依賴他,他也很照顧我。不管我出了什麼事,他會第一時間出來幫助我,而我也常常把心底內的說話告訴他。
 
  為什麼我們不一起呢?有時候我會這樣想。不過黎有女朋友的,而我一直都暗戀亦迦。也許,我跟他只不過是性伴而已...不!絕對不是,因為我知道我們之間還有感情的存在...我拿出了手提電話,按下了亦迦的號碼:「亦迦,是我小然啊!」
 
  「怎麼了?小然。」亦迦很快就接聽了電話,可是他的聲音聽不出是什麼感情。
 
  「沒有...我想你而已。」我小聲的說。


 
  「晚上,你有空嗎?我們出去吃飯。」亦迦說,滿心的溫暖。
 
  「好!」我對著電話猛點頭。跟亦迦約好時間跟地點之後,才想起剛剛黎說等我放學,但亦迦也有說要來接我下課的。
 
  「黎!」我再打電話找黎。